一个孩子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九日】作者的话:因99年7月20日大法被打压后,本人因有执著心,加之在父亲被迫害时的心情,所以放下了大法修炼多年,在2006年才从新走入大法修炼。

那是在97年的一天里,我们家幸运的接触到这万古以来最正的功法“法轮大法”。自从修炼大法后,我们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以前的脾气不好,动不动会发脾气,而且身上大病小病不少。自修炼以后,脾气和大小病不翼而飞。以前母亲也有很多的病,晚上失眠,白天头晕,学法后,这些病全消失了。我和姐姐从小身体就很弱,总是感冒发烧,修炼后从未感冒过,一片药没吃。修炼后,我们家成立了学法点,父亲是辅导员。同修们每天到我们家学法炼功,交流心得体会,每天过的非常充实、祥和。

但突如其来的一场迫害,使这一切平静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恐怖与黑暗。电台、电视台、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说炼法轮功死了多少多少人,还诬蔑说我们可敬的师父敛财。我真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谎言,荒谬至极。

99年7月20日那天,父亲与一些同修去了省政府,向政府讲修炼大法是因为这个功法是教人向善的等等,电视上说的都是谎言,要求它们无条件释放被抓的学员。然而,政府并不听劝,反而弄来了许多恶警,将大法弟子团团围住,把大法弟子带入警车,拉到一个大操场上,挨个问姓名、家庭住址,然后,再由当地公安局接回,送入看守所拘留。

当我听父亲说他们所经历的这一切时,我知道了政府并不关心民众的发言权,而是在迫害着这些善良的修炼者们。当我看到电视上的谎言时,当我看到老百姓受谎言欺骗后对大法弟子那“鄙视”的眼光时,我流下了悲愤的泪水。

父亲一看,省政府不是说理的地方,还关押善良的大法弟子。与同修交流后,于2000年去了北京上访。听父亲说,在北京天安门上访的大法弟子特别多。大法弟子们手里打着横幅,嘴里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等等。

当时北京天安门附近布满了警察与警车,他们只要看到有可疑人士,就上前盘问,只要看到有学员打横幅,就冲上去抢下横幅,并连踢带打的推到警车上,送往前门分局,再送往各地公安分局。父亲被送回了我们当地拘留所,经受了许多非人的迫害,并勒索了一千多元钱,才将我父亲送回家中。那时我们家的钱已经相当紧缺了,而且我和姐姐正在上学。姐姐看家里这样便辍学了,在家中干活挣钱。当时心里的滋味真是酸酸的、苦苦的,一行行不知名的泪水在脸上流淌着。

2001年时,中共又导演了“天安门自焚案”,说大法弟子用汽油将自己点燃,并说了许多诬陷大法的话。当我听说有许多老百姓听信中共的谎言,并攻击大法时我对众生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记的那是2003年的4月份,那天父亲与同修们一起开交流会时,被恶人举报后,警察在楼下将父亲与几位同修抓走了,那天是父亲的生日,我们一家人包好了父亲爱吃的饺子,正准备给父亲过生日!可正当我们期盼着父亲赶快回来吃饺子时,电话铃声响了,是同修告诉我们——父亲被抓了。当时,我们的心都凉了,被震惊了。之后又有许多恶警到我家来抄家、搜书,还恐吓我们说父亲会被劳教。记的那时我和姐姐发高烧,连续躺了好几天。吃,吃不下;睡,睡不好。正当我和姐姐未好时,母亲又连续躺了好几天。当时的境况我不知应怎样描述,我哭了,悲痛的泪水不尽的流着。

因我当时正上初中,是急需用钱的时候,唯一的收入又没有了。母亲与姐姐又无工作,所以很是为难,这时,有许多同修看到我们家这种困境,都伸出了援助之手,将此难关度过。在亲戚都不管,反而用嘲讽的语言对待我们时,同修们能帮我们,这要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零四年将要过年之时,我倍感想念父亲。我知道在“铁窗”里一定很冷,所以给父亲织起了围脖。可我当时不会织,所以东问西问,终于学会了。每一针、每一线都是我对父亲无尽的思念。我记的我是哭着织完那条围脖的。当织完后,手上已不知被织针刺了多少针了,刺的通红通红的。

还有一次,我在路上看到了一个人的背影,好象是父亲,真的好象。虽然我知道父亲那时在劳教所中,但我仍抱有一线希望,一直跟着那个人,跟了好远好远,最后那人一回头,我才发现自己真傻,那个人根本就不是父亲,但我多希望父亲能在我身边,跟我说几句家常话呀!于是我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哭啊、哭啊,这是思念的泪水。

2004年10月,劳教所的恶警找到了我们家,告诉我们,父亲已绝食很长时间了,身体很虚弱,让家人去劝劝,劝父亲吃饭别再犟了。于是他们将我们接到了劳教所。当我看到父亲时,父亲瘦的脸都脱像了,但眼中坚定大法的眼神,使我觉的父亲的伟大,我流下了敬佩的泪。

然而,邪恶并未因为父亲的虚弱而无条件释放,而是用各种非人手段折磨父亲,让父亲坐在冰凉的铁椅子上,几个犯人轮流给父亲灌食,灌的都出血了,可他们都没有一点点人性在,良知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后来,父亲被转到了五大队。当时五大队是它们所谓的“严管队”。在五大队,恶警们用各种酷刑折磨着大法弟子,电棍电,老虎凳,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在五大队,父亲的一个耳朵被打聋,于是父亲一级一级的向上告,但无人管,官官相护嘛。当我听父亲说出这一切时,我流下了伤心的泪水。警察本是保护民众的,可中国警察却在迫害这些善良的炼功人。

现在《九评》洪传,退党如潮。已有许多明白真相的人,纷纷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现已有2000多万人退出恶党,并且许多人都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知道法轮功并非恶党所言的那样,而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且有一些人已走入大法修炼。这使我流下了高兴的泪水,许多世人终于明白了真相。

现在许多同修正在很好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而我却因种种执著心,并未更好的做着三件事,从而流下惭愧的泪水。

有许多同修应该也流过种种心情之泪,不过我希望无论是哪一种泪水,都能使我们认识到三件事的重要性,从而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因本人脱离大法修炼多年,近期才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