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看守所酷刑折磨叶秀娟八十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日】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看守所追随江氏集团(江泽民集团)镇压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堪称是一个黑窝,我要把叶秀娟在满城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八十天所遭受的非人的折磨揭露出来,让世人明白真相。

叶秀娟是一名教师,二零零零年在邪恶诽谤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猖獗的时候,叶秀娟因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而被非法抓捕到满城县看守所。到看守所的第二天,强迫劳动拣辣椒,叶秀娟想我不是罪犯,没犯法,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集会、结社、言论等自由,劳动是改造坏人的,所以我不拣。管这个监号的副所长贾瑞琴就气急败坏的连拉带拽,别的干警也气势汹汹的嚷:不拣,铐上她,他们就硬把叶秀娟的双手反背铐在了铁栏杆上,直到把她铐到不省人事,才放下来。

在看守所里,每天强迫叶秀娟劳动,拣辣椒,辣椒又干又呛,呛得人直打喷嚏,嗓子疼,象得了感冒一样,从吃过早饭一直拣到中午吃饭,一拣就是整半天,超强度劳动。有一次叶秀娟抗议,我不是罪犯,我不应该被劳动改造,李管教拽着叶秀娟的胳膊用他们刑罚坏人的刑具—— 一根四棱四角的木棍狠狠地打胳膊和大腿。一会儿叶秀娟的胳膊上肿起一个像小包子一样的包,有青又红又紫,疼痛难忍,大腿上青一块紫一块,晚上睡觉不知道把胳膊放在哪儿好,大腿上的伤不敢挨床,碰一下钻心的疼。和叶秀娟同时被折磨的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打得腿上青的紫的一块块的,把他们打倒在地,这个李管教又打他们的脚面,一会儿脚肿起老高,穿不上鞋。

人应该是正直和善良的。法轮大法弘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世界各国的欢迎,唯独在中国被镇压,我们是按“真、善、忍”的原则去做事,师父让我们在各种环境下都要做一个好人,而我们却被非法抓捕、被非法监禁。我们是无辜的,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叶秀娟发自内心的喊出真心话,于是就大声喊。

看守所的恶警们就硬把叶秀娟囚在一个放在太阳底下的一个铁笼子里,只能坐在里边,当时正值麦秋时节骄阳似火,叶秀娟脖子被夹板夹着,双手背铐在一起被夹板夹着,不能站不能动,被暴晒在太阳底下,叶秀娟仍在喊,要让看守所里所有人知道大法和师父是被诬陷的。他们就打叶秀娟耳光,打得嘴角流血,牙龈出血。

有的看叶秀娟被折磨得可怜,很同情,叶秀娟就给他们讲真相,讲法轮功是咋回事,是干啥的。恶警刑事犯们就又是一阵毒打,还骂的不堪入耳,这其中就有管教李某和贾瑞琴,最后到吃午饭的时候,他们才把叶秀娟放出来,脸被打得肿老高。

无辜被关押、强迫劳动、非人折磨,叶秀娟要抗议这无理的迫害,开始绝食。他们执法犯法,不但不悔悟,还对叶秀娟强行灌食。叶秀娟不配合,贾瑞琴把叶秀娟从监号硬拽到院子里,劈头盖脸就打,打倒在地,又扒下叶秀娟的鞋,打她的脸,边打边骂,不知打了几十个耳光,只听“噼啪、噼啪”打了一阵子,之后又叫犯人把叶秀娟的手反铐,硬按在地上。有的犯人揪着头发,有的踩着腿,不让叶秀娟反抗。贾瑞琴强行给叶秀娟插胃管,叶秀娟不配合,她就又伸手打耳光,边打边骂,还说这是对你们的仁慈。贾瑞琴就象疯了一样,毫无理性和人性,这还不算完。有时在强行灌食时,姓李的管教,还用刑棍打她双脚的踝子骨,直到打肿了、打青了。

强行灌食之后,胃管不给拔,(医学上不允许的)像一条大虫子在嗓子里,很难受又恶心,反铐着的双手不给开铐子,晚上睡觉不能躺下,叶秀娟只能蹲着坐着睡觉,洗漱、吃饭、上厕所、流鼻涕等事情都不能自理。就这样日日夜夜的迫害持续了十几天。

有一天,叶秀娟在暖气阀上把胃管拽出来,贾瑞琴发现后又是一顿毒打,致使叶秀娟遍体鳞伤、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就这样遭受灌食四十六天,叶秀娟的体重由原来的116斤下降到79斤,只剩下皮包骨。在看守所的八十天,遭受毒打是家常便饭,被铐子铐是常有的刑罚。

在看守所的八十天,不仅叶秀娟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家人也饱受痛苦,当时孩子只有五岁,一下见不到妈妈,不停的哭闹,喊着找妈妈。爷爷奶奶哄不下来,丈夫也跟着掉泪,晚上该睡觉了,孩子硬是不睡觉,哭着非找妈妈不可,爷爷奶奶难啊,孩子难啊。不光这样,当时人们受了电视台的蒙蔽,家人还要遭受别人的白眼和冷嘲热讽,丈夫在工作单位上少言寡语,忍受着精神上的痛苦折磨。家里没了家的样子,家人就这样忍受着精神上的沉重打击,一天天的煎熬着。

看守所的警察啊,善良的百姓啊,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拯救众生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切不可为一时之利而不明辨是非,毁了自己的未来。珍惜你们的自己的生命吧,这是一个大法弟子对你们的发自内心的真心劝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