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在农村讲真相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我叫水莲(化名),是农村大法学员,以种地为主,兼做收废品生意。我利用收废品做买卖,走村串户,几年下来,方圆几十里的人(我们这里村子稠密)都听我讲过真相。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我们这一带修炼环境越来越好,明真相的人越来越多。下面是我几年来的几点做法,愿和同修交流。

一、从离开修炼到敢于散发资料

我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学员。“七二零”这场迫害一来,一下子把我打懵了。我出身富农,父母在村上曾挨批斗、扫大街、游行,受尽恶党的迫害,从小就被人叫“狗崽崽”,吓的颤颤惊惊。当时乡村干部一找我,吓的赶紧将法轮功的书籍全部烧毁了。家境贫穷,是我节衣缩食才买来的书。我的心在流血。我知道师父好,大法好,可我惹不起这个邪党啊,从此我逢人便说:“不炼了。”

后来,同修们给我看师父的新经文,给我讲真相,我又回到大法中来了。

师父让做好“三件事”,怎么做呢?首先是学法,几年来,我坚持去本村同修家学法炼功。妻子不修炼,有时还反对,夜里十二点发正念时,发现我坐着就打我骂我。我不断的给她讲真相,脏活累活抢着干,多体贴她。现在家庭修炼环境好了许多。

特别是到外面讲真相,开始我很害怕:一怕妻子阻挠,二怕别人知道我又炼功了。开始怀里揣几张真相资料,晚上走好几个村才散发出去。随着学法,发正念,怕心不那么重了,发的真相资料也多了。我发现农民的大门底下、门房的灶台上、自行车的车筐里、田间地头的三轮车上、拖拉机上……都是放资料的好地方。亲朋好友可当面给。

有时,农村真相资料少,写字好的同修就自己往彩纸上写标语去贴。这个活两个人配合着干最快。一人涂浆糊,一人贴。需要大量浆糊,同修就自己用面粉加上红糖做浆糊,贴上后,等干了,揭都揭不下来。我们做过很多次,都是选在晚上,专找田间公路的电线杆和村里的板报上贴。有一次都贴到凌晨三点才回来,走了一百来里路,满身都是露水,冻的直打颤,鞋在庄稼地里踩成了泥坨子。但我们很高兴,因为这次平安的贴了好几百张。

有个同修还在橡皮上刻上“自焚是假的”等话,印到彩纸上,我们把它放到村子里或田间公路上,同修说:让真相到处都是,让人们抬头看的见,低头看的见。

在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遇到过多次干扰和考验。有一次,有个男人从胡同突然出来,一把抓住我,搜我的身,我边发正念边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希望大哥你也要做个好人……。”他从我衣兜里拿了本小册子就走了。这时又出来一个女人,对男人说:“就是他,抓住他!”但男人并未抓我。这样化险为夷的事经历过好几次。只要正念正行,师父就在保护我们。

二、发真相资料与口头讲相结合

我种地、收废品、养牛,一天下来,又累又困,加上文化水平低,读书困难,我很少去看这些真相资料,总觉的没时间。经文《快讲》发表后,我更加认识到了口头讲真相的重要性,我开始认真看真相材料、光盘、《明慧周刊》,再给别人讲。师父给我开智开慧,觉的没费多大劲儿,就记住了很多迫害真相、预言故事、传统文化故事。

平时为了方便发资料,我总是骑着自行车去收废品。开始只给一个人讲,人一多就发慌,怕人多讲不好,让人嘲笑或坏人举报。有时,骑着车也想:怎样把真相讲明白,他们常提哪些问题,怎么回答好……。时间长了,我对不同年龄、性别、身份的人总结出了不同的讲真相方法。

我的职业使我经常跟农村妇女打交道,她们的男人大多在外打工,我就一边做买卖一边跟她们拉家常:现在农民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凡是农民种出的东西卖的都贱,凡是农民用的东西都贵,如买化肥、农药、种子、地膜等。他们也跟着说:不光贵,还有假的呢!我说:农民累死累活一年下来,有吃的没花的,所以男人不去挣钱这日子就没法过。是共产恶党用国民经济的四分之一的钱去迫害法轮功了。现在农民什么都怕:打工怕拖欠工资,买东西怕假货,卖东西怕假钱,家里有辆三轮车,养几头牛,晚上睡觉都不踏实,为什么?怕小偷。现在是家家养狗防贼。偷东西有理,丢东西有罪。让人偷了,村干部知道了,还得说你没防范意识,连个家也看不好。你报警,嘿,不管给你找着找不着,先要钱。现在是善恶不分,好坏不分。遭了雹灾,报上去谁管?农民只有在地头哭的份儿。只有炼法轮功的人不偷、不骗,因为他们讲真善忍嘛,你说要是炼法轮功的人多了,这社会不就安定了嘛!可共产党愣不让人家炼,炼就劳教判刑。我的一个同学某某就被判了五年,你说共产党恶不恶?!这样的党还能要他吗?他们听了真相一般都能接受,最后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还送她们“护身符”。

对于年轻人,我尽量用例子破除邪党灌输给他们的“无神论”,从而相信“善恶有报”

我们这里有个退休教师,也许是因为有宿命通功能,知道上一世的事,大家都叫他“两辈子人”。我经常举这个例子。还有“红眼狮子的故事”、“猪蹄手的来历”(东北有个六、七十岁的老光棍,一生中,一只手总是用红布包着,从不让人看,谁看跟谁急。到了晚年,他却在大街上当着众人把红布揭了,人们大吃一惊,原来包着的手是一只猪蹄。他说,大上一世他年轻时是个屠夫,且无恶不做,危害乡里,死后,不配转人,就转生了一只猪。猪死后,负责转生的神对他说:你曾罪业深重,须吃苦遭罪继续偿还,还是继续去做猪吧。他一听连忙跪地求饶,请求安排他转生成人。神说:这世尚且让你转一回人,但为了让你记住善恶有报,给你一只猪蹄手,只是这事不得隐瞒,以示世人,否则,来世继续做猪。)讲这些,让人们明白善恶有报的道理。

我还结合《烧饼歌》、《推背图》等预言讲真相,大家都爱听。

我做买卖时,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从不在斤两上做手脚,不和顾客斤斤计较,即使是对方的错,我也一笑了之,所以尽管讲真相占用了很多时间,生意也不受影响。

有几个废品收购站,我常去交货,有好几次老板算错了帐,多给了钱,我总是把钱如数退回去,他明白了炼功人的真诚和善良,很愿意听我讲真相,还帮着散发真相光盘。如今,方圆几十里的好多人知道了我的身份,见了我就说:法轮功来了,快来说一段吧。

因为讲真相打下好的基础,所以发《九评》,劝“三退”做起来就比较容易了。

我经常发正念想:请师父的法身和正神叫有缘人到我跟前来,我要利用一切机会多救世人。

有一次,我刚来到一个村子,发现有个四、五十岁的汉子站在村口,向远处望着,我从他跟前路过,他象是对我又象是自言自语的说:“今儿个怪了,吃了早饭,什么也不想干,就想站这等个人,至于等谁也说不上来。”我笑着说:“就是等我呀,等我给你把党团组织退了。”于是我就结合贵州“亡党石”的故事给他讲起了“三退”。最后,他家退了好几个。

有个老太太,知道了“三退”的好处,她什么也没入过,说儿子是团员,可现在在外面打工,等他回来给他退了。后来,几经周折终于见到了她儿子。可他却说:我不当官,不贪污,凭力气挣钱,天灭中共我没意见,灭也是灭坏人。我说:正因为你是好人,才遇着我来救你,一个好人怎么能陪着坏人去死呢?你必须声明把你向恶党发的誓言去掉才能保命。最后,他明白了不退面临的危险,终于退了。

当然,也有不顺利的时候。一次,一位小学校长对我说:你说的老百姓信了还行,可在我们学校就行不通。我们要教育学生爱党爱国爱民,你偏说法轮功好,叫人退党,我们怎么给学生上课?当时,我也不知怎么回答他。只觉的没救了他,心里怪难受的。直到再次见着他,我主动回答了他上次的问题:法轮功首先要求炼功人做好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时候都做一个好人。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得为别人着想。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不是爱国爱民吗?共产党从夺权以来,运动不断,搞假恶斗,杀死中国人八千万,搞得现在贪官泛滥,道德败坏,百姓对它已是骂声一片。江泽民利用共产党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专管好人,不管贪官,不治腐败,这算爱民吗?江泽民因为给前苏联当过间谍,就出卖国土给俄罗斯,拿国家的土地送人情。这是爱国吗?这样的党完全是一个邪恶的组织,现在天要灭它,退出来就是远离邪恶,不跟它一块去送死,有什么不好?他听后陷入深思之中,我再一次感谢师父给了我讲真相的智慧。

几年来,我散发传单、小册子、护身符、光盘、《九评》、贴标语等数以万计,劝“三退”多人。给同修送经文、资料,从未觉苦,感到的只是救人的快乐和身体的健康。当得知城市同修不辞路远来农村讲真相时,更加体会到农村大法弟子责任的重大,不能拖整个正法的后腿。为了坚持在农村讲真相我好几次放弃了出外打工多挣钱的机会,艰难的支撑着这个家,供两个孩子上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