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党迫害我的父亲和我们一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1999年春,第一次读《转法轮》的时候,我才只有14岁,虽然当时不能深刻理解它的真正含义,但是我知道《转法轮》是教人学好的,做好人的书。那个时候,“真、善、忍”在我心中已经烙下了深深的印记,我真想象众多的大法弟子一样,成为一名虔诚的修炼者。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邪党政府竟然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肆镇压,动用所有可以动用的国家机器来诬蔑迫害法轮大法,《转法轮》也被列为禁书的行列。我惊呆了,为什么教人学好的法轮大法在中国却被镇压?为什么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却被列为镇压和打击的对象?为什么所谓的“为人民服务”的警察,会用武力,用非常残忍的手段镇压自己的人民?这一切的一切,使小小年纪的我,逐渐认清了共产邪党的真实嘴脸。

我的父亲——书法家高宗震也在他们迫害的范围之内,共产邪党利用舆论压力,使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在生活和工作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在学校里,老师和同学们由于受到中共邪党的蒙骗,都对我冷嘲热讽,说我是法轮功的女儿。许多北京恶警为了捞到一些“政治资本”,经常到我家里来进行骚扰,软硬兼施的让我母亲劝说我父亲背离“真、善、忍”的信仰,并且威胁我母亲说:你丈夫高宗震炼过法轮功,你们一家人以后都很难找到工作,孩子上学和今后工作的问题都要受到牵连。如果你们能让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以后他的工作我们来负责,家人也不会受到牵连。

由于我的母亲曾经读过《转法轮》,深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把这些恶警赶出了家门。但这同时也激怒了这些恶警,父亲和母亲都被单位开除了。恶警们见捞不到什么“油水”,又去威逼、利诱我年迈的爷爷,在他们的恐吓下,我的爷爷由于经不住这些压力,于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离开了人世。

每次父亲出去发传单,向受蒙骗的人民群众讲真相的时候,我都在一旁观察有没有被恶警发现。在如此恶劣的社会环境下,一旦被恶警抓到后,迎来的将是心灵和肉体的折磨,就连家人也会受到牵连。在中国,学生如果被发现修炼法轮功,将会被学校除名,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在家里偷偷的修炼。

父亲被非法抓起来后,恶警强迫我家里交两万元罚款,母亲向他们索要收据时,遭到那些恶警的无理拒绝,真是强盗本性。因为担心恶警不给父亲饭吃,我和妹妹买了许多方便面和香肠,带上父亲换洗的衣服,送到了(北京市)天竺派出所,却遭到拒绝,而且受到了那些恶警们的辱骂。记得那天北京刮着很大的风,仿佛在诉说着共产邪党的罪行。从天竺派出所出来后,我看着这些人面兽心的恶警,下定决心一定要向所有人讲清真相,揭露他们的罪行,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二零零六年底,恶警怀疑我家里藏有法轮功的宣传资料,把我父亲抓走了,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迅速将家里的宣传资料转移到了一个同修家,果然,几个凶狠的恶警像强盗一样来抄家了,家里的东西被他们扔得乱七八糟,花瓶、水杯被他们砸了粉碎。当母亲上前阻止时,恶警们恶狠狠地将弱小的母亲推了一个跟头,指着母亲吼道:“小心点儿你!”我对他们喊道:“你们这些坏人,早晚会有报应的。”结果却遭到恶警们的一顿毒打,就连年幼的妹妹也被他们狠狠地扇了几个耳光。由于我将资料转移得及时,恶警们没有搜到任何资料,却搬走了家里的电脑和电视。

现在我能够在澳洲这片自由的国土上,向全世界的人讲清真相,曝光众多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