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铸就的道德丰碑(上)

“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万人和平上访八周年访谈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记者荷雨采访报导)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赴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四十五名天津法轮功学员,保障法轮功学员的合法修炼环境,允许法轮功书籍出版发行。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等官员与法轮功学员代表进行了会谈,在问题得到基本解决的当晚,法轮功学员们各自离去,整个过程安静祥和,秩序井然。这就是震惊中外、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的“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万人大上访。法轮功学员所表现出的和平理性和对正信与公义的坚守,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

然而同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罗集团悍然发动了一场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性迫害,“四二五”和平上访也被歪曲成“有政治图谋”的“围攻中南海”,而成为镇压的主要借口。

事隔八年后的今天,让我们与海外学者和时事评论人士们一起,再对“四二五”大上访的真相及其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做一些反思和探讨。

*  “四二五”上访决不是导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原因

对于“四二五”事件是否象有些人所认为的是导致中共打压法轮功的诱因,加拿大康可的亚大学学者竹先生认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实际上从一九九六年《光明日报》的舆论攻击开始就有预谋的系统实施了。

从禁止出版大法书籍,到中共江罗一伙扣押人大委员长乔石、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对法轮功的正面肯定批示;从一九九八年七月公安部内定法轮功为“×教”,四处派特务收集“罪证”未果,再到动用公安强行驱散炼功群众、非法抄家没收私有财产……三年中,打压不断升级,最后终于由警察殴打及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天津事件”,引发了“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万人和平上访。

而且,法轮功学员是因当时事态紧急在天津无法解决,而依宪法规定的上访权利,去位于北京府右街中南海西门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上万人在上访过程中,既无游行示威,也无标语口号,也没有影响交通和民众生活,平静离开后地上无一片纸屑,甚至连警察扔下的烟头都被他们清扫一净。当事的警察就感慨地说:“看,这就是德!”如此文明理性的上访请愿在世界上可能也绝无仅有。这算什么“围攻”?

“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万人和平上访不仅合情合理,而且合法。因此,“四二五”法轮功学员集体上访决不是导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原因,而是中共开始公开镇压的一个借口。

那么,中共为什么要迫害这群手无寸铁、按“真善忍”修心向善的普通民众呢?

按理说,多一个人愿意按“真善忍”做好人,社会就多一份安定因素;有更多的好人,贪污腐化、偷盗抢劫、杀人放火、卖淫贩毒的恶行也就自然会得到抑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对“真善忍”信仰的诉求在任何一个正常国度,对当政者都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

可中共的统治是建立在对人民的思想控制和暴力的基础之上的。随着法轮功迅速在中土大地上流传,越来越多的民众明辨了是非,选择了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中共对民众的精神控制就开始失灵了,这是中共的最怕。因此,无论“四二五”上访是否发生,中共都会采取灭绝性手段迫害这上亿的“真善忍”修炼人,这是中共的邪恶本性决定的。

* “四二五”上访与“搞政治”

有人说,“四二五”法轮功上访是“搞政治”,中共当然要镇压。

对此,美国学者叶先生指出,“政治”一词在西方社会本是个很平和的词,人们将“大家关心的公众事务”叫政治,除宗教、商业外的社会活动都可视为政治活动;在中国,古人也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从正常意义上讲,参与政治绝非哪部份人的特权,是公民的正当权利。而中共把“政治”一词异化为“政治权力的斗争”。

在《狼与羊》的寓言中,狼要吃羊,总要先找个借口;历次运动中,中共要打倒谁,也得先给戴上几顶“帽子”;中共要镇压法轮功,不罗织几条莫须有的罪名谁能跟着干呢?“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上访的诉求不过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和强身健体的基本权利,与中共所定义的以“夺权”为诉求的“搞政治”风马牛不相及。但“欲加之罪”的中共还是以“怀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的“莫须有之辞”,把“搞政治”的帽子扣到法轮功头上后大打出手了。

时事评论人士欧阳非先生认为,中共惯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不跟它整人害人,它说你不关心政治;它撒谎,你揭露它,它整你;它诽谤,你去澄清时,它迫害你;你讨公道时,它说你反政府……总之,你跟它不一致了,它就说你“搞政治”,就要实行迫害。中共执政以来弄的人们已经习惯于这样一种怪异的思维,它没整到你头上,你得对它感恩戴德;它整你了,你得忍着等平反。中国人无时无刻不颤颤噤噤的在中共的“党政治”里讨生活。由于“党政治”与欺骗、杀戮和暴政相联,带给人的是厌恶和恐惧,“政治”一词在国人心目中成了肮脏的代名词。

于是,中共造就了一个政治怪圈。许多中国人变得讨厌政治,回避政治,不关心政治,不但丧失了反迫害意识,还产生了“良知错位”——一旦谁被贴上“搞政治”的标签,人们就会不管中共用如何卑鄙流氓的手段残害无辜,都不去同情受迫害者,不去谴责施暴者,而反过来责备受迫害者,指责受害者的反迫害努力,仿佛“搞政治”比中共杀人害命更“罪不容恕”,甚至有些人参与迫害而求自保。

面对中共长达八年的造谣诽谤和灭绝性迫害,法轮功修炼人不向邪恶势力妥协,始终坚持对“真善忍”的正信,和平的向世人澄清事实和真相。如果非要把这也说成是“搞政治”的话,那这种“政治”不是“搞”的越多,越对人民有好处吗?我们何不堂堂正正的“搞”,以揭露和制止迫害、解体邪恶,彻底从中共“党政治”的迫害中解脱出来呢?

* “四二五”上访与“忍”

有人说,法轮功不是讲“真善忍”吗?为什么要“不忍”去上访呢?也有人说,你明知中共的邪恶,还偏要坚持、要去上访,这不是“鸡蛋碰石头”,自找迫害吗?

从修炼人的角度看,美国学者曲先生认为,“真善忍”是生命的本性,放弃本性不是“忍”而是蜕变。就象一潭清水,一旦放弃了“清”的本性就意味着同流合污,也就不再成其为清水了。

对于“真善忍”的诋毁,是对人类普世承认的道德标准的公然对抗,就等于告诉人不能做一个好人。若邪恶势力对“真善忍”的信仰镇压得逞了,人类将生活在“假恶斗”之中,走向毁灭。“忍”不是对毒害人、毁灭人的罪恶的无视,更不是对邪恶的妥协和纵容,而是修炼人为维护宇宙真理所体现出的无私无我、坚韧的意志和祥和的心态。以“忍”为借口,回避道义责任、纵容邪恶,这不是修炼人的大善之忍。

叶先生指出,当社会群体之间产生矛盾冲突的时候,澄清事实、理性的沟通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走入修炼的人,没有一个是为了自找迫害而炼的;当面对不公、诽谤和迫害时,他们没有“以牙还牙”,而是带着诚意依法上访,正体现了高度的隐忍和自制。

他说:“在一个正常、宽松的环境下,如果问大家:人与人之间都真诚、善良、宽容相待的世界好不好?‘真善忍’的原则好不好?该不该去实践和展现他?可能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但是,当他遭到打压和诋毁,面对失去个人的一切的可能时,还要不要去坚守和维护他?不同的人,答案可能就不同了。

“有人将见义勇为当成‘傻’,将苟且偷生当成‘尖’,对持这样选择的个人我无可厚非,尤其是这发生在中共用暴力和谎言系统地摧毁了正统的价值观的背景下。但我想,至少还是存在一个底线,如果一个人若做不到为他人而舍尽自己,但看到别人为了众人而牺牲自己无私付出时,至少不该在心里反对这种义举吧。

“当然,也有在压力面前喜欢站在‘强势’的一边,以找‘弱势’者的‘碴’来抵挡良心的拷问的人。我还是希望这些人至少能在自己的内心中好好思考一下这些问题:上访和迫害谁该受到谴责?如果一个政权要剥夺人民修心向善的权利,要人民在做好人和生存之间选择,这个政权难道不邪恶吗?人的内心该站在这个迫害无辜的政权一边,为邪恶迫害推波助澜呢?还是站在坚持道义、抵制邪恶的人们一边呢?”

他指出,世上的生命存在是有一定的标准要求的,天理在制衡着一切,丧失了起码道德的生命还能堂堂立于天地之间吗?法轮功弟子上访争取做好人的权利,也是为所有人开创一个好的生存环境;他们坚持不懈讲述真相,不是为了求得同情,而是出于对生命的慈悲,希望能唤醒沉迷的心,使之脱离险境。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