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大法的威力就能展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工人,一九九七年七月喜得大法的,得到宝书后,我几乎有时间就看书。那时也不懂的什么叫“法”,只知道按师父说的去做。后来我开始背《转法轮》,背到八页,有这样一句话“不然的话,根本就无法修炼的。”就这一句话我记了好几天,一背到这就忘,等我能记住时,我对“法”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知道了什么是“法”,好象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九八年三月的一天,我去车间维修电器(我是电工),看到有块大刀闸的一个螺丝有点松,我拿着扳子就去紧,(带电作业)一下子就短路了,嘭,一个大火球,我下意识的把手松开,扳手粘在螺母上了,我当时思想被控制了,也没想有电,伸手就把扳手拿下来了,因当时我没有一点触电的感觉,电弧光把扳手烧了一个豁口,我连绝缘鞋都没穿。

接下来就停电了,我去发电,送完电我去洗手,一下把我吓一跳,我的右手除捏扳子的地方是白色,其余全让电弧光给熏黑了,越想越后怕,正象师父说的:“这个学员当时也没有害怕,凡是遇到这种情况都不害怕,可能以后会后怕。”(《转法轮》)如果不是师父保护弟子,今天我就没命了,是大法的师父救了我,使我安然无恙。

九八年十一月份的一天,北方习惯腌菜,我洗芥菜想用电工刀子刮皮,就在打开刀子时,因不小心,刀子尖从右手外侧肉厚的地方一下子拉下去了,我伸手一看,好深的大口子,就象小孩的嘴唇一样,两边是白的,因我丈夫也在场,我怕他着急,一下把手握成了拳头,流了好多血,我根本没把它当回事,晚上到学法点与同修说了此事,同修出于关心,要我裹上棉花,怕早晨炼功冻坏了。我说:“没事,如果冻坏了,我就有这方面的业力,否则是冻不坏的。”第二天早起床后,我试着结印,没事还能行。于是,我还象每天一样去炼功点上炼功。第五套功法做完,“双手合十”,出定,这下可坏了,合十手一张开,大口子就开了,还很疼,我当时想:“我是学大法的,我有师父保护,大法无所不能,没事。”心一横合十了。接下来炼动功,我也坚持下来了,根本就没流血。血出来把大口子填平了,一点也不往外流。没几天就好了,我继续洗芥菜。如果不是大法的神奇,恐怕一冬也长不好。

几天后去外地开法会,我讲了大法的神奇,我说:我是看着大口子长上的,因我看到血流出来把口子填平了,就不流了。回来后看见谁就跟谁讲大法的神奇,一天,我这只手不是口子疼,而是手心疼,用手摸手心还不疼。当时我知道不对了,怎会会手心疼呢?我想:“我走哪说哪儿,是出了显示心。”我没遭罪好的那么快,心里高兴,出了欢喜心。悟到就不疼了,这也是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二月,大年初五我来例假,流了半个多月。(九六年六月,那时我还没得大法,来例假只多流了两天,我身体就支持不住了。)师父说:“以前你有过病的地方可能觉的练气功练好了,也可能哪个气功师给看好了,但又从新翻出来了。那是因他没给你治好,只是给你往后推了,还在那个位置上,叫你现在不犯,将来犯。我们都得把它翻出来,都得给你打出去,全部从根上去掉。这样一来,可能你觉的病又犯了,这是从根本上去业,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会有局部的反应,这么难受,那么难受,各种难受都会上来,都是正常的。”(《转法轮》)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从根上给我去业。这次虽然流了很多血,但身体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只是白天多去几次厕所,晚上多起来几次。只因心里有法,没有害怕的念头,(因我原来是个体弱多病的人,身体只要有一点不好就害怕)我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太多太多了,到第十三天,我去厕所坑里流半坑子血,(因是冬天,厂里其他女职工都放假了,厕所没别人去)心想一个人能有多少血呀,我流了这么多,还在流。这个念头一出我立即想到师尊讲的“泥土造人”的法,连人都是神造的,造血不就更容易了,又过了两天,过去了,我如果不学大法,就这“病”足以能要命,我们村就有一个得这病去世的。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把我的生命交给了大法交给了师父。

得法前我是个体弱多病的人,生第一个孩子落下的“产后虚脱”,治也治不好,就这样好两天,坏两天,过了十多年,开始我很发愁,我刚二十多岁就这样什么时候是头呀。想不到得了大法,我一身的病不翼而飞,到今年已是十一个年头了,我一片药没吃过。我五十多岁身体比年轻人还好,不知道什么叫累,我就说人没有病就是最大的幸福。

我愿世人都在大法中找到真正的幸福,在大法面前人人平等,你只要坚信师父,大法的神奇就能展现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