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修炼中的神奇体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小时候受到家庭环境的影响,对神佛的敬仰总是伴随着我的人生成长。但受到邪党无神论的欺骗,在有神无神的困惑中,充满了麻烦和苦恼。背地里敬天拜地,却不敢让人知道。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走过许多名山大川,逢寺必拜,虔诚的希望能够找到人生的真谛。八十年代气功热的兴起,多种气功门派象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遍地开花,一九八二年开始,我先后习练的几种功法,却没有什么效果,一九九二年末想到佛门中寻找解脱之路,请了三尊佛像到家里供奉,一尊弥勒佛,一尊观世音,一尊地藏菩萨。供奉的当天晚上,超常的奇迹发生了,在夜里似睡非睡中,元神离体飞了出去,看到现实空间的房屋建筑穿过身体,就象孙悟空的穿墙破壁一样,那天晚间下了好长时间的绵绵细雨,我出去时天空突然开朗,在东方启明星的方向,碧空如洗,美景如画,好多穿着华丽服饰的仙女,花草树木晶莹透明如宝玉,近处站着一位道长,身旁站着一尊菩萨,菩萨穿着唐装的服饰,挽着发髻,特别美丽。她对着我微笑时心中觉的非常舒服,直觉的以为那个道长就是元始天尊,他指我的身体,在身体里就出来了两个金盔金甲的护法神,告诉我他们已经看护我多年了,接着又给我换了两个护法神,给了我三件宝(三个字),当时看到好多人站着队在等待着回家的路,却没有回家路的宝贝,当时我心中想把我自己的宝贝分给大家,道长指着东北方向告诉我“佛在长”,并用手指着身旁不远处的一个山丘,山丘显现出两个大字“公主”,当时我心想能飞到那个道的世界该多好,他看出了我的心思,手指东北方向的上空很遥远处,我心里十分茫然不解。

那时在修佛教时,烧香拜佛吃素,做了很多形式上的事情,没有寻找到真法。有一天晚间,梦中点化我练的功和修的佛都不是我要找的真法和真正的师父,当时还以为是考验,后来有一天,有一尊大佛出现了,说了我一声名字,我身体的周天就全部打开了,我才知道这么多年没有真正得到功,这尊大佛究竟是谁,我苦苦的寻找。一天梦中,看到东北方向有一个修炼团体很多人在快速的飞向天空(境界升华),心里疑惑人间怎么会有这样好的修炼功法我却没有得到。

机缘巧合,一九九六年五月偶然间我得到了法轮大法宝书——《转法轮》,被其中性命双修的功法特点和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吸引,也解开了我多年不解的迷惑,原来师父就是“在长春”的“大佛”(“佛在长”),那山丘(岭)就是师父的家乡——公主岭。到公园炼功看到同修们一起打坐的情景与梦境不谋而合,修炼大法,升华最快,是其它的功法无法比的。而那三件宝就是最高佛法——“真、善、忍”。

从此我就开始了大法的专一修炼,回到家里请师父为家里的佛像重新开光,其中的弥勒佛像发出耀眼的光芒,充满了我的房间,虽然重新开了光,把师父的照片放在佛像前面,但看到第二遍《转法轮》时,还是觉的应该每天拜师父而不是拜佛像,后来就把三尊佛像送到寺庙中去了。

得到宝书的当天晚间,在梦中就见到师父来了,问我为什么要学大法,我说要圆满得正果,带体飞升。师父就领着我往天上飞。第二天,梦中带着女儿坐火车买票到北京,看到气功研究会里很多人在排着两行队登记,我站在师父的一排登记,女儿站在师父的女儿一排登记。醒来后悟到自己已经是大法的真正的弟子了,女儿也因此受益成为大法弟子。

得法前的点化,得法后的点化,使我对大法的正信非常坚定,也明白了自己就是为大法而来的生命。

随着学法,大法的一切修炼机制师父都下给了我,乳白色的飘带每天都在二十四小时不停运转,炼功时运转速度就会加快,机制会加强,看到自己三~七天就会突破一个大层次,功的颜色都会按照赤、橙、黄、绿、青、蓝、紫、有色、无色的顺序变化,到无色时这个层次就突破了。下一个层次功的颜色会变的越深越透明,鲜明透亮,不象前一个层次混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邪党非法取缔法轮功,大有天塌之势,一时间炼功点和学法小组都不能正常活动,大部份同修被当时的形势干扰,不敢出来与同修交流,在这种情况下,我悟到旧势力就是怕我们形成整体。力量分散使我们不能有力的清除邪恶。没有交流的机会,同修之间对天象的认识无法统一,每个人都面临走出人来的考验,因为怕心,都躲在家里不出来,邪恶猖狂一时。我悟到,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掉怕心,而去北京上访和恢复学法小组尚待同修的心性提高后才能实现,于是,我就组织了一些比较熟悉的同修以到外地旅游的方式出去交流,交流中大家互相谈对当前形势的看法和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如何做,并提出一些具体可行的办法帮助大法弟子整体提高。

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中旬,我们决定以联名签字的形式,将联名信递交联合国人权组织(当时还没有现在的邪恶形势,所以这样的事情在现在做是不合适的),申诉大法受到广大国人拥护的情况,每个签字的同修都在不同程度上触及自己的心灵,心性得到了提高,整体在升华。虽然挨家挨户的联系,十分劳累,还受到学员的指责,冷落,我还是坚持了下来,过程中有几件神奇的事鼓舞了我,也坚定了我的信念,略述如下:

因为同修都不能聚在一起,只能挨家挨户的签字,虽然辛苦,但身体却十分舒服,身轻如燕,好象要离地似的,上楼也是轻飘飘的。

同时身体的变化也反映到表面空间,那个时候,智慧特别明朗,反应特别伶俐,别人提出问题都能举一反三的回答,更奇怪的是,头部会变化,有时候刚進人家里的时候,额头深深陷進一个坑,感觉到有不好的东西被拿出来,交流中,额头的坑就鼓出来,感觉有好东西填進去就鼓起来了,就变成个包,但一点没有头部难受的感觉,耳朵也会变大,一会又恢复正常,同修看着我的变化都感到神奇,头上的坑一会鼓起来,一会陷進去的,常人中的动手术也没有这么快啊,。

虽然亲身感受到许多大法的神奇,但在心性的提高方面离大法的要求却差的很多,有时候做事情很情绪化,爱激动,不能接受别人的意见,以自我为中心的心十分强烈。在这种情况下,师父在我前额的空间场给我下了三个法轮,分别代表“真”,“善”,“忍”,如果“真”没做好,代表“真”的法轮就不见了,如果“忍”没做好,代表忍的法轮就不见了,如果都没做好,三个法轮就都消失,如果都做好了,三个法轮就会变大,明亮。如果做的不到位,三个法轮就会高低不平的排列。

我所经历的这些只是大法神奇的一点点,希望通过我的经历能够增進同修精進的信心,大法的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

个人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