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用人的观念衡量师父的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因为我们在常人中修炼,身体从微观到宏观都有生生世世形成的各种观念,掩没了我们的本性,也就支配了我们的一切,从吃、穿、住、行到对世界,对时间,对空间,物质等等都有在人中形成的观念。因为师尊给我们去这些东西是分层去的,随着我们不断修正自己,就在不断的去这些东西。现在虽然修炼了大法,觉悟了这层法理,但这些东西附着在我们的思想中已经根深蒂固,如果在正念上稍一松懈,仍会被它左右,就象师尊讲的:“有许多心放不下,有许多心已经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觉察不到。”(《转法轮》

最近师尊的许多新经文都提到了“最后”这个词,目地是激励和警醒我们做的更好,可我发现许多学员现在说话也爱带上“最后”这个词,一说就是:“都到了最后,还怎么怎么样。”好象一切都无所谓了,可以放松放松自己了,理解老师的话有些偏激。

执著于时间的问题也是老生常谈了,以前是执著什么时间结束,可现在却执著于“最后”这个词。有的学员说:“都到了最后了,还有什么可怕?”听不进学员的劝阻,一意孤行,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被放大,不注意安全,做事不理智,给自己造成损失还连累其他同修。

也有人说:“都到最后了,也不用存钱了,有钱全部做资料。”造成家庭矛盾。我觉的我们不能用人的观念去理解老师所说的这个“最后”,也许老师这样说本身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考验。我们人的观念理解“最后”这个词的含义也许就是“几天”“几个月”“几年”,可这些时间在神的眼里却只是一瞬,那我们又怎能用人的观念去衡量师父讲的这个“最后”呢?过去和尚的修炼,终其一生,谨小慎微,不敢有一点的懈怠,而我们修了有十几年,心就开始浮躁起来了,这样对吗?

师尊说过“我说在末法时期,我们法轮大法的学员心性比和尚还要高。”(《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关于正法的意见〉)。那我们自问心性达到师尊的要求了吗?那些浪费做资料的钱,与同修争斗的心,是否潜意识中也有执著于最后而放松自己的原因呢?人的观念中有希望就会有失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那么我们在修炼中越执着某个结果时,就越容易被这个结果所带动,当达不到这个结果时,就会正念减弱,人心泛起,信师信法上做不好,从而使自己沉沦下去。

个人所悟,我们就踏踏实实做我们自己该做的,放下一切心,就踏踏实实做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不问付出,不执着结果,一切尽在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