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劝退需要突破观念和怕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我最近出门,经常徘徊于遇到中国人是否上前劝退的挣扎。虽然总是能遇到三言两语就能劝退的人,但是也常遇到态度不好的人,什么表现的人都有。

这对我的人心难免有所触及,所以我那执著的人心总是想找各种理由去避免开口。而每次都有很多“客观理由”不去开口,比如,觉的某人可能不是中国人,象是亚洲其他国人;有时候会觉的那人是坐着,而我是站着,应该都坐着说话才自然;有时候觉的那人坐在我后排,应该坐旁边才好搭话;有时觉的是两个人不如一个人好劝;有时候觉的那人在赶路,怕打扰人家,林林总总什么想法都有。而我发现其实这些都不是真正阻止我开口的原因,真正原因还是有怕心,所以找借口不说话。

今天出门一趟,和十个中国人讲了真相。其中劝退了两人;有两个人拿了三退的资料;有一个人说没有加入过党团队,也看过这份资料;还有五人不接资料。其实遇到的中国人不止这些,由于我自己的观念和怕心还是错过了一些机会。

刚上地铁就看到旁边就坐着一个华人,我递给他关于三退的表格,上面有关于三退的简单介绍,请他签名,他看了后说不感兴趣又还给我了。我就说已经有2000多万人退了,又给他看了一份资料上印的“藏字石”的图片,然后问他是党员吗?他表示是团员。我说看您很面善,我替您起个化名叫“平安”帮您退团退队吧,对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也不用您花钱。他说:那我倒没意见。

后来又遇到一次很好的机会,可惜由于我的观念及顾虑给错过了:是在车上遇到一个学员,他身边有个华人。我在那个华人身边,由于我知道那位学员平时不在路上劝退的,他可能不习惯这种方式,所以我就一直顾虑。什么心都有:怕那位学员觉的不习惯、怕他觉的我有显示心、怕对方不退我很尴尬等等。虽然当时自己都意识到了这些人心,但终究未能突破,错过这次机会。

后来又在路上给很多华人发三退的资料,有的人接,有的人不接,有的人态度不好,反正什么人都有吧。最后一个人最有意思:我去商场,出来时,看到一个华人坐在一个西人旁边吃东西,他们坐在商场的休息椅子上。我脑子中又想出很多“现在不适合上前去讲”的理由。诸如:怕打扰人家、怕那位华人如果拒绝我,会让旁边的西人有想法、又觉的那人也许不是华人等等。我发现我每次不想讲时理由都非常充份,完全能够说服我自己。后来我就离开了。但离开前又看了那人一眼,心里总觉的还是没做到位吧。后来一路走,我在想自己的心不够纯净,救人的念头也不够强烈。我就发正念,让自己的大脑完全充满救人一念,而不是其它的面子和观念及做事心。后来都走了好远,后面有人叫住我。一看,居然是那个人,他向我打听路。我正好借机和他聊起来,他很爽快就退了。感觉真是主动来得救的人。他的表现提醒了我,众生都是等待得救,其它都不主要。去救他最重要,而且也完全不是打扰他。

这些年我在路上讲真相也是时断时续地做,感到随时随地讲真相其实对自己的修炼要求是很高的,那就得随时都保持一颗慈悲祥和的状态才能做到。我感到自己去资料点讲真相不难,在大型活动中向路人讲也不难,可能因为自己那时心里有准备,所以能在整个几小时内保持一个良好状态。而随时在路上讲真相一旦有人心时往往就容易退缩,根本不想开口了。

网上看到国内很多同修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下还随时向路人讲真相及劝退,那我们海外环境这么宽松就更没有理由做不好了。记得前一阵子我刚开始发愿向路过的华人劝退时,被很多心阻碍着,那时候想到师父的一段讲法:

“行不行一念之差,你能不能走出来证实法,也不是随着人多势众就可以过关的。有人想在天安门广场等着,大伙都出来我就出来;一看没有大伙出来,他也溜一圈回去了。因为大伙都出来的时候呢,是那个气势带你出来的,不是你发自你自己放下生死那个心走出来的。修炼是个人的事,不是大帮哄啊,每个人的提高必须得是扎扎实实的。(《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我想以师父的这段法与大家共勉,让我们除了做好整体活动外,也不错过身边的每一次救人的机会吧。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