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阴毒的邪恶之徒也应揭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对于存在于邪恶黑窝中的警察其情况也是不同的,如有的对大法有着正确的认识,不主动迫害大法弟子,有时还可能起到一点正面作用,有的对工作没有热心,对安排其迫害大法弟子的工作也是没有热心的,所以不是有强制命令或下达强制的指标时,也不会主动迫害大法弟子,有的是被邪恶欺骗,对大法及大法弟子有着不正确的认识,但人的本质不是那么坏,由于其对工作的一种积极态度,会使其在大法弟子面前表现很恶,如果其明白真相后就不会行恶了。

还有的就是明知道大法及大法弟子是怎么回事,为了个人利益要跟着恶党行恶到底的,对于这样的人也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粗暴行恶,主要是从肉体上迫害大法弟子,这种人好象在各个邪恶的黑窝都存在的,对于这样的邪恶之徒被曝光的也很多;还有一种表面上表现的很“文明”,态度给人感觉也很好,主要是从言谈上来迷惑大法学员,这种迫害形式很隐蔽,好象对这种邪恶之徒曝光的较少,而他们所起的作用是非常坏的,有一些曾经在各种酷刑下都没有屈服的大法学员,却被他们给骗倒了,下面着重谈这种阴毒的邪恶之徒的表现及对其曝光的必要性。

在长春的朝阳沟劳教所有一个叫高仕禄的恶警(一般人都叫他高罗锅,因为他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恶报,被卷入车下,可能因为其对旧势力有着很重要的作用,而被保留了生命,伤好后就有些罗锅,就这点也被其利用来迷惑大法学员,意思是这么大的难都没有死,这是“做善事”的结果),他当着很多人的面在肉体上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很少,即使打人也要找一个很充份的理由,往往打完人后还让被打的人向他“认错”(如有一次他与大法弟子辩论贴真相资料是否对时,被大法弟子问的理屈词穷了,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没话可说了,这时有一名大法弟子为同修的精彩表达而鼓掌,就被其抓住了借口,把鼓掌的大法弟子叫出来打了一顿,然后又让其承认没经过同意就鼓掌是错的)。他为了在思想上迫害大法学员而专研究过大法的著作,师父讲法中的很多内容他都看过,并且能说出来,他对大法学员也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并且发表过这方面的所谓“论文”,如他把大法学员分为几种类型的,有为治病的、有做好人的、有曾信过宗教的等。平时他很注意与大法学员的接触,并且一般都很和善,但他很能抓住大法学员的根本执著,如有怕心的,他就恐吓或背后安排人对其進行肉体迫害;想做好人的,他就讲大法学员哪些地方做的不好,恶党也让人做好人等,经常拿一些佛教的东西来迷惑人。大法学员一点点的极端行为都会被其利用。他为了迷惑一个大法学员有时间就会找其谈话,有时会整夜的谈,但劳教所不会因为晚上谈话了白天就让你休息,时间长了人就会变的疲惫,思路就会不清晰,他的那些邪说就有机会起作用了。他找你谈话时间长了,话题也轻松了,很多时候会谈一些关于家庭、社会、信仰等各方面的问题,但他说出来的东西都是有目地的,他是在找你的弱点或执著,如他会和你谈他们一家三口出去逛街呀、买东西呀、吃饭呀等事情,往起勾你对亲情等的执著,一旦被他发现你在某方面有执著心,他就会在这方面下手,如对亲情执著他就会找到你的亲人,让他们从中起不好的作用,而亲人往往还会感激他。如你对宗教感兴趣,他就会给你一些佛教的书看,当时有一些人就这样被迷惑了。

吉林监狱的王元春也是起这种作用的,每年恶党都要组织一次或两次对于迫害法轮功的经验交流,他们也会写出如何迫害大法学员更有效的交流文章,然后回到各地行恶。

如果大法学员在肉体上承受不住迫害而写了所谓的“保证书”,那他本人心里是清醒的,一有机会就会声明;而被这种从思想上進行迫害的大法学员,往往表现出是邪悟的状态,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明白过来,而有的即使离开黑窝后还在起着不好的作用,所以这种迫害实质是更严重的,但因为其表现出来的状态不直接,所以曝光很少,也是目前邪恶所愿意采用的手段。由于层次及经历有限,涉及内容不多,这里仅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希望有此经历及认识的同修来曝光这方面的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