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鸡西看守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我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从二零零二年开始,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鸡西市看守所和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三年多。在此期间,我和我的亲人都承受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我要把恶警、恶人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曝光于天下,让人们看看当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情况,从而认清恶党的邪恶本质。

二零零二年我和几名同修一同被黑龙江省鸡西市西山派出所绑架并非法关押在鸡西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中国新年那天,我在看守所里炼静功,黄鹤和田田就告诉了铺头邓忠焰。于是她们抓起我的头就往水泥墙上撞,象发了疯一样,一边撞着一边打我的耳光并大骂着。为了反迫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绝食。看守所里的恶警对我们又打、又踢、又踹,还给我们灌高度浓盐水,当时就有一个同修(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被迫害死了。我的肋骨也被恶警踢折了。

看守所的恶警还乘机从我父亲那里以“接见费 ”名义讹去六百元钱。

鸡西市西山派出所的恶警在审讯大法弟子中采取了多种打骂的流氓手段,“打”只不过是他们用的各种卑劣手段的总概括而已;“骂”是他们用的污言秽语无法令人学出口的代词罢了。

二零零三年,我们被鸡西市公安局国保秘密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监狱的集训队里,恶警王晓丽、王雅华、刘志强、肖林、左某等仍是采取打、踢、踹等迫害大法弟子,还强迫我们蹲了五-七天。他们罚我蹲着,我不蹲,他们就唆使几个刑事犯按着打我并把铐在暖气管子上。开饭时,有的刑事犯就把菜盛到刑事犯的碗里,只把汤给法轮功学员。饭少时大法弟子就没有饭吃。一碗粥里能有一大把老鼠屎。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监狱甚至动用了防暴大队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進行疯狂迫害。五、六个刑事犯包夹一名大法弟子,不准我们上厕所、睡觉、吃饭,更不让大法弟子之间说一句话,哪怕是互相看一眼,说一句关心对方的话,都不准。有一次,海林的同修给了我一个眼神,那眼神是告诉我要精進不“转化”,被刑事犯发现告到恶警王晓丽、左某处。我被左某叫去,一進门就挨打。她让我蹲着,又给我戴上手铐子对我一顿恶打,一脚踹在我的心脏部位,头被撞在椅子上,脸上也被他们抓出血了,留下了一道伤痕。他们不让我上厕所,使我尿了裤子。不让我吃饭,不让睡觉。当她看我还不“转化”时,就用虚伪的一面跟我说话,假装关心我,说什么我们同样是二十四岁,我是一名警察,而你是一名犯人。我义正词严的说:“我不是犯人,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是学真善忍的。”她听我说这些话气的脸都发青了,只好叫几个刑事犯把我带走了。之后我听说海林的同修被恶警、恶人打的口鼻流血并晕死过去,又被恶警用一盆冷水给泼醒了。

后来我被调到三大队,刑事犯称三大队为“狼队”。在那里,恶人们每天强迫我们干十多个小时重活,强逼我们看诽谤大法的录象、书,强迫洗脑。监狱一来各种检查团、参观团,他们就把我们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藏起来,让那些顺着邪恶说话的邪悟者们出来接受采访。

在监狱里邪恶对大法弟子精神上的摧残、肉体上的折磨、各种各样的侮辱真是罄竹难书。外面的人是永远都无法体会中国大陆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是多么的黑暗、多么的惨无人道!可他们竟自称是什么不打人、不骂人的“文明监狱”,多邪恶啊。

中国大陆每个大法弟子在这风风雨雨的七年迫害中所经历的是前所未有的,但是,我们闯过来了。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
王晓丽(女),王雅华(女),刘志强(男),肖林(男),左某(女),
杨华(女),胡某(女)

黑龙江省鸡西市西山派出所恶警:
王某 (男),唐某 (男)

黑龙江省鸡西市看守所恶警:
高所长(男),徐所长(女),王管教 (女),王管教(男)

恶人(刑事犯):黄鹤 (女),田田 (女),邓忠焰(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