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林斯顿大学研讨会再揭中共活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下午,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先生和法轮功学员杨景端医师、李祥春先生一起应邀在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大学举办的中共活摘器官研讨会上演讲。而在同一天的中午他们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研讨会上进行了演讲。


大卫•麦塔斯先生在研讨会上发言

普大的研讨会由普林斯顿大学“中国研究协会”主持;哥大的中共活摘器官研讨会由哥伦比亚大学法轮大法俱乐部和大赦国际哥伦比亚大学分部联合举办。

研讨会内容丰富

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先生是“血腥的活摘器官——关于中共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调查报告”的作者之一。他重点介绍了他和大卫•乔高先生所作修订版调查报告中新增加的证据。他建议对该报告持有怀疑态度的人自己认真读一下这份最新报告,报告中提到的结论是每个人自己都可以从中得出的。

杨景端医生介绍了一九九九年以前法轮功在中国弘传的盛况及给民众带来的身体健康和心灵升华,以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和给普通民众造成的精神创伤。李祥春先生以亲身经历讲述了在被中共关押期间监狱对他进行的肉体上和精神上的迫害,比起无数被迫害的中国法轮功学员,他作为美国公民在中国受到的遭遇还是幸运的,至少是活着回到美国。

中领馆操纵少数学生干扰,主讲人沉着讲真相

研讨会的消息通过传单、校刊广告通知和电子邮件等方式广为告知这两所常青藤名校的师生。少数学生以中国学生会的名义发电子邮件煽动仇恨情绪,并到现场干扰研讨会。在哥大,有少数盲目媚共的学生在中领馆操纵的「联谊会」的煽动下带着中共血旗到现场干扰,被哥大校警严厉制止。进入会场的肇事者多次试图打断主讲人发言,也被警察制止,在论坛进行到一半时悻悻离场。

在普大,接获消息的联邦调查人员前来盘问了带头模样的青年,并查证录名。另有两名学校警察也全程在会场内监督这些人的行为。其中一位女生不断高声叫喊,反复打断主讲人讲演,完全不顾其他西方裔师生听讲权利和提问机会,其怪异表现和思维行为方式令普大西方裔的教授和学生们瞠目结舌。最后一位西方听众,正在普林斯顿大学做客座研究的佛罗里达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Alan Petigny忍无可忍让她住嘴,请主讲人继续回答问题。另外一些中国学生样人士也是情绪激昂,反复以法轮功是否叫人不工作、法轮功创始人是否富裕等话题来分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研讨话题。

尽管研讨会现场有少数人不够理智的叫喊甚至进行语言攻击,几位演讲人平静而理智的回答不断赢得现场观众的掌声,并把普大两小时的研讨会延长到三小时。

在哥大,部份华裔学生和其他与会者一起听完主讲人发言后,与几位主讲人探讨了对中共活摘器官报告真实性还存在的疑问。有个别华人学生表示,担心这样的论坛活动是否会影响华人学生的形象。杨景端医生认为,帮助中国成为一个尊重人权的国家,华人才会真正赢得尊重。一些华人学生表示,他们心里明白,但顾虑自己的处境,不便公开用真名接受采访。据介绍,哥伦比亚大学华人学生学者联谊会很多活动的资金是由中领馆提供,联谊会的网站上也将两名中领馆人员列为顾问。

在普大,一位中年华裔向麦塔斯先生提问:是否还有其它独立的调查?麦塔斯回答:明尼苏达大学人权和医学项目(Program in Human Rights and Medicine)副主任Kirk Allison几乎在我们作出调查报告的同时,进行了完全独立的调查,证实了我们的调查发现。现在国际上已成立了专门调查活摘器官的组织,我们还不是他们的成员。这个组织分布世界上多个国家,他们试图进入中国大陆进行独立调查。我在日内瓦同国际红十字会提出这一问题,如果国际有关组织能进入中国的医院、监狱和劳教所进行独立调查,将会十分有利。但问题是中国政府一概拒绝。

一位华裔女生向主讲人大声呼喊要更多的证据证明活摘器官的真实性。杨景端医师说,“在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大陆,人们不会容许有自己独立的信仰,否则你就会被关押或被杀害,中国人似乎已习以为常。但中国大陆以外的国家却完全不同,现在世界上有将近八十个国家的人可以自由的修炼法轮功,为什么只有在中国被禁止并受迫害?我听的非常清楚,你在攻击他们的信仰,你也在攻击他们的老师是否富有。但你是否就赞同他们只因为有自己的信仰而被迫害、受折磨甚至他们的器官被活摘?”“我真得为你们感到悲哀,你们在美国受着教育,你在这样一个著名大学里,你们最起码要学会尊重人权,尊重别人的信仰和集会结社自由。你们在这里享受着自由,你们真正要学会如何真正成为未来的领导人,真正帮助中国繁荣和发展。中国具有五千年的历史,而不是五十年的历史。共产主义和马列主义不是源自中国的,你们的情绪是被操控的。我非常爱中国,但我不会爱中共和他们对自己的人民所做的坏事。”

针对现场有人举牌发难和照相,杨景端略带风趣而又严肃的指出:早上在哥伦比亚大学开研讨会时那些人的表现更差劲,相比而言这里的这些人还算文明一些。其实你们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我作为一个心理学医生,我可以给你们分享一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病症概念,一个人在被扣押或受控制时,如果那个罪犯给了他一点好处,这个人可能就会对那个罪犯产生一种奇怪的依赖情感。我建议你们回去想想自己是否有类似症状。我自己刚到美国时也不能容忍别人说中国一点不好,因为我那时根本分不清中国、中国人民、中国政府、中共到底有那些区别。

有西方学生问及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现状时,杨景端说,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不仅公开炼功,即使在家里炼,也或许被邻居举报而受关押迫害。他建议在场听众(包括在场后面举牌子的那些人)有机会的话回家找一本《转法轮》读读,或许你会理解这场迫害的性质。现在你们在后面举牌子的那些人不自觉的被卷入了政治之中,我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责无旁贷的需要出来讲真相,其实你们没有必要这样参与其中。设想一下,过两年如果这场迫害被宣布不合法而被停止了,中共自己在历史上就经常反复无常,你们又将如何?

一位年青华人在质疑活摘器官真实性时试图引用希特勒当年在集中营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例子,他说,“希特勒当年屠杀犹太人,世界上的人都知道”。杨景端对他诚恳的说,“你看起来像一个聪敏的人,但我想给你一个忠告:如果你真正喜欢了解历史的话,应该知道:希特勒大屠杀犹太人的当时,即使有人传出了一些消息,但当时几乎没有人相信和关注。历史在惊人的重复发生着。”

面对迫害,西方听众和华人反应迥异

在听完麦塔斯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后,在场的西方裔师生表现出了信服和同情关注。正在普林斯顿大学做客座研究的佛罗里达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Alan Petigny提出:作为美国人应该为此做什么?杨景端和李祥春均表示,美国人和其它西方社会的人可以做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帮助让更多的人了解发生在中国的迫害真相,尤其可以让议员和其他政府官员了解这种残酷迫害的真相。让大公司的领导人不要只看重中共控制下所谓大市场,而放弃原则漠视中共残酷迫害人民的事实。尽快帮助制止在中国大陆正在持续发生的残酷迫害。

针对李祥春作为美国公民在中国被关押并受到迫害的经历。现场观众也提出了截然不同的问题。一位华裔学生试图质疑李祥春在中国监狱中受到迫害的严重程度;而一位西方人教师则高度赞赏李祥春的勇敢精神,并关注是否还有其他美国人和西方国家公民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到类似迫害。

现场还有多位西方人士询问了有关什么是法轮功、如何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为何要镇压法轮功、法轮功同太极和气功的区别等问题,杨景端和李祥春分别作了解答。

主办者表示将来还要举办类似的研讨会,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共同制止迫害,这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