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同修的去世所想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今年三月二十一日,听到甲同修突然去世,周围及同修都感到非常意外,众说纷纭,谁也没有想到她会失去生命。因她精進的履行自己的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前一天她还去关心一个病人、看望、帮助别人。甲同修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七二零前,为洪法做了许多的贡献,本地城乡都有她的足迹。七二零以后三次進京护法。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沙洋那个邪恶的黑窝里受尽折磨。在看守所短期非法关押好几次。每次回到家就忙着讲真相,吃了无数的苦,这么精進,怎么会被烂鬼以病业的形式迫害死呢?这件事出现后,同修之中有各种表现,也在思考,今天写出来,让我们吸取经验教训,共同提高。

从甲同修这方面看,由于长期在邪恶的黑窝里受折磨,经常遭毒打,关小号、绝食抗议被恶警刘黎光撬掉门牙、还被打毒针,在饭中下不明药物,当时就全身发抖,狂躁,身体和精神受到严重摧残,有时主意识不太清醒,有时突然冒出一句话,常人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从劳教所回来后,急于做事,学法静不下心来,读法时漏字、加字。特别是近期学法时,竟不知读到哪儿去了,同修多次指出,也不见转变。发正念也发困,手式变形,她也很想改变这种状况,但一直没有突破。

还有一次被邪恶抓到阜阳看守所受迫害,她在里面讲真相、绝食。她丈夫去要人,住在那儿天天要人,看守所放人时,逼她写“三书”,她不写,她丈夫写了“三书”。她当时在场,回来后没有发表声明。有同修多次问过她这事,她说她是正出来的。这事是她去世后,同修从她丈夫那了解的。这也是一个大漏洞,这事如果早说丈夫代写了,同修一定会催她发严正声明的。邪恶烂鬼是无孔不入的,它们是想方设法迫害大法弟子。

甲同修本人是想精進,尽全力去救众生。但由于长期被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损害。学法少、且不静心,有时主意识不清,发正念迷糊。修心性滞后,不知不觉中走了旧势力的安排的路。在七二零之前,甲同修在学法上、修心性上不太重视。在洪法上的事,她是大量的做,又舍得花钱,又舍得吃苦,城里乡下到处是她的足迹。如果旧势力不搞这场迫害,她的不足之处会在修炼中去掉的,她一定会修好的。

再从我们整体配合上看,有许多的不足。我们平时很少关心她,有时甚至避她,经常责怪她这不好,那不对。没有用修炼人慈悲、宽容的心态好好帮助她从法理上提高,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对于甲同修的身体、生活、思想很少过问。在她去世的前几天就出现过身体突然很不舒服,经同修发正念后缓解了。同修走后,她又急于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而同修没叮嘱她多学法,多发正念。几个知情的同修没想到事态会发展的这么严重,没有找更多的同修来持续发正念,彻底解体迫害的黑手烂鬼。有个天目开了同修事后说,她天目看到有魔在拉甲同修走,甲同修不走,说我的事没做完,那个同修怕自己看得不准,没有及时跟甲提醒,也没找其他弟子帮着发正念,过后才知天目看到的是真的,很后悔。还有个同修说,甲同修在出事前对她说过,她把大法书等东西都清好了,放在某一个地方。事后才知道那是甲在安排后事。这些迹象都说明邪恶要对甲同修下狠手了。三月下旬,甲同修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她如果不走,不知有多少人会在她的努力下得到救度。她一走,给本地讲真相带来了很大程度的损失。教训是深刻的。

反思这件事,如果我们及时的提醒甲同修,尽心尽力的实质的帮助她,邪恶就不会把她拖走。是我们整体没有配合好。没有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对旧势力太大意了,没想到它们被淘汰前如此疯狂。这件事出现后,有的同修认为甲同修圆满了,完成了使命,认为她是应该这样走。我觉的这种认识是不对的,还有那么多人没有明白真相,没有退出邪党,没得到救度,大法弟子怎么能丢下肉身走呢?再一个就是看到的、听到的,关系到同修生命的事,一定要引起警觉,为法着想,为对方着想,为整体着想,想些办法去避免造成损失。

再说说甲同修出事的前后几天中,周围的大法弟子的表现。当一听到甲同修身体很不舒服后,就有三四个同修帮她发正念,读书给她听、鼓励她正念闯关。对周围不明真相的常人,听到他们说些不好的话,我们都耐心跟他们解释,讲真相、尽量消除负面的影响。

回想起来,我们还不成熟,许多事情没有做好,没修好,没配合好,请同修吸取我们的教训,让我们学好法,理智、清醒的去证实大法,做好三件事。这是我的些肤浅的认识,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