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悦的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我感觉将要不堪负重了,几个方面的证实法的事情都积在我这里,希望同修分担过去一些,可是有的同修对我的期望无动于衷。我开始对同修有所抱怨。这么多事要做,我怎么办?我无法形容那一刻茫然的心情,真是“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李白诗)

停一停吧,静心学学法。在学法中,我注意着思想中的一思一念,不在法上的念头接连不断,冒出来就清理,清理了就学法。

在学法中,我有意识的清除平时经常翻出来的色欲心,正法到了今天,怎么还人心这么重,这可是走入修炼的第一大关啊!我发现在这方面人的观念还没有从根本上转变过来。它一翻出来,我就在正念中选择大法,清除它,彻底放弃人的观念。

接下来我发现,在我做的事情中,开创新人类文化的心比救度世人的心重了,这背后是什么原因?我发现由于掺杂着人心做事,做事中从这一层次看似很正的地方,在深一层中却有不符合法的观念,也就是说没有完全同化法来做证实法的事情,生出了事业心,此心在不知不觉中起了作用,使我救度众生的心淡了,继而就是对揭露迫害营救同修的事情表现麻木了。该写的文章没有写,该做的其他事情往后拖,有些事情拖没影了。

我对同修的抱怨则是一颗肮脏的妒嫉心,怨同修不真正帮助自己提高,只把工作往我这里推,妒嫉同修学法,不愿意承认同修修的好。把自己由于放松了精進的意志、不能在法上真正提高,归咎于没有得到自己希望的同修的帮助。

再想一想,我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同的项目呢?有正法進程推進中的需要,也有自身人心的作用。多掌握一些东西丰富自己,像常人一样希望完善自己的心就在其中。用大法项目需要掩盖了自己的人心,为了那个包揽一切的观念(根本上还是妒嫉心)做这做那,不在法上做事情得不到法的护佑与加持,累了又开始抱怨,進入了恶性循环,把该做的事情一拖再拖,一放再放,对于救度众生的项目渐渐冷淡、麻木。

学了两天法之后,我意识到正法進程推進这么快,大法需要大法弟子展现出神的一面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这么在家里学法,总想着通过学法把自己调整好了再做,又陷入了个人修炼的圈子,不能分清邪恶的迫害,不能正念否定邪恶推过来堆积在这里的败物,还把它当作自己应该去的心,这怎能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呢?我不能够自己躲在家里学法,我应该走出去与同修交流。

在交流中我们分析了以上种种问题,在与同修的对比中我发现,造成这些问题积累的根本原因是平时忽视了对自己修炼的严格要求,放松了一思一念在法中同化,五套功法总有借口炼不全,放任了自己的惰性、求安逸的心,由此导致看不到法在不同层次的更深内涵,跟不上正法進程。

意识到了,从最基本做起,借大法弟子通过卫星广播集体炼功之机,彻底改变自己求安逸等等人的观念,精進起来,让自己赶上正法進程。

今天在下午五点钟发正念中,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恶随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无论恶警用电棍或是坏人用药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电流与药物转到施暴者身上去。”(《正念制止行恶》),我在思想中发出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把邪恶的黑手、烂鬼推过来的一切宇宙败物返还到它们那儿去,让它们承受,把这些宇宙败物连同那些黑手烂鬼一同解体清除。此念一出,沉重的感觉顿时消除。(当然从根本上转变人的观念还是不能放松。)

六点全球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的过程中,眼前一闪念,让我感受到,我原先所有的技术的背后都有为私的目地,而在此刻,我分明感到,那一切都是我帮助同修的有力工具,为私的自我无影无踪,宁静中为别人付出的喜悦感油然而生。進而我感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能在此时助师正法真正是大法弟子的荣幸。在同化法的瞬间,由原先私心带来的一切旧宇宙败物顷刻尽灭。

近几天的一点感受,欢迎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