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一定要坚信师尊,坚信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前几个月,我经历了一场令人痛心的深刻教训,甚至是刻骨铭心的,使我走了很长时间的弯路。现在彻底的明白了。想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在法上和同修们切磋,希望如果有与我类似问题的同修,引以为戒,真正以法为师,走好以后的路。

今年四月份上旬,我们学法小组的一名老年同修,不慎摔在一块大石头上,就这样走了。这个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当时我们都向内找,找出了整体上以及她个人的漏洞,从而被邪恶钻空子,夺走了生命。我感到很痛心,那时才深深的体会到修炼是多么的严肃,任何一颗不放的人心与执著都是很危险的。那几天,心里很沉重,心静不下来。因为我知道自己从修炼开始至今一直是一手抓着佛不放,一手抓着人不放的那种人。知道自己有很多的人心与执著没有放下。自从去年与同修合伙做小生意后,学法心不静、溜号,炼功、发正念打瞌睡,身体一直有不好的状态出现。真是三件事一件都没做好。知道是不精進造成的,向内找,发现执著的东西太多,一时又找不到头绪,心里很着急,这一急问题也就开始来了。

一天,我对同修甲说:“大姐,现在我觉的修炼真是太严肃了,如果我有什么不对与执著不放的地方,请你直接指出来。”同修甲没有直接回答我,过了一会,心情很沉重的对我说:“现在我不想说什么,过两年再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当时我一惊,问甲同修:“大姐,你就直说吧,什么事情有这么严重?”同修甲当时不想说,她说,说出来会伤害我,怕我承受不了。我知道了同修甲的想法后,对她说:“大姐,你就说出来吧,你不说,对你、我都是一个阻碍,真有什么事,你放心,我都能承受。”同修甲见我执意要她告诉我,她就如实的说:“同修乙对我说你对你爱人的那个情太重了,你背后有不好的东西,那个不好的东西修成了,它在吸你的精华,她告诉我要你赶快搬家(因为我一家三口一直租住在同修甲家),如果不搬家,不好的东西会害我的家人,以至我自己……”,听了同修甲说的这些话,一下茫然了,没有以法为师来衡量,而是完全陷入了人的痛苦之中,不正的思想也出来了,认为自己修了这么多年,却落到这么个地步,很痛苦的哭了一场。其实那时的我已经是很不理智了。同修甲也许看到我很多没修好的一面,以及不好的状态,她也为我着急,怕有什么不测,就与我商量说:“同修乙还说你接触的同修太多,同修背后都带有不好的信息,所以你背后有一个邪恶的群体,很难消完,邪恶都集中到我们这里,要不你赶快回家乡。”这时我说:“如果我走了,孩子没人照顾,还有生意就落在你一个人身上,那怎么办?”同修甲当时说:“孩子我来照顾,生意别操心,回家乡好好学法,静一段时间,待状态好再来。回去就不要与任何同修接触。”其实那时我和甲同修都不在法上,没有以法为标准来衡量同修乙说的话,竟然把师尊讲的法全忘了,没有向内去找,为什么听到这些话,不是用法来衡量,而是被人心带动的很厉害,真的就回到家乡了。

刚回到家的那两天,由于盲目听信了同修乙说的那些话,心里有一种怕的感觉,心里发慌,精神上有很大的压力,身体状态更加不好了,每餐可以吃两碗饭,可浑身上下没有劲,胸部也很难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当时简直要背过去了,思想业不断的往出翻,怕心也暴露出来,怕自己肉身死亡,影响身边的众生得救,怕自己肉身死亡,失去人身没修好,不能圆满……这些不正的思想出来后,邪恶更猖狂,直接迫害我,晚上不让我睡觉,只要我躺下,邪恶就上身来压住我,让我喘不过气来,每一次都是在大声喊师父,邪恶才逃走,当时我干脆就不睡了,感到事情的严重性,觉的不对劲,开始警觉起来,以前虽然状态不好,可一天下来,我可以做很多事情,可现在盲目的听信了乙同修的话,却是现在这样的状态,而且明显状态更糟,而且邪恶更猖狂的迫害我,这时渐渐意识到,我已经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当时我顾不上找自己的漏洞,立即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就是我有漏也不允许你邪恶迫害我,我是主佛的弟子,是大法徒,我有李洪志师父管我,不要你管,我没修好,我会在大法中修正自己。就这样正念不断,不断的加强正念。每天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找自己的漏洞,是什么原因被邪恶钻了空子。

这时师尊也在不断的在梦中点悟我,在法上让我明白,当我看到《转法轮》第六讲〈自心生魔〉那一节,师尊讲:“什么叫自心生魔?人的身体在各层空间中都有一个物质场存在,在特殊的场当中,宇宙中的一切东西都象影子一样照射到你这个空间场上来,虽然是影子,可也是物质存在的。你空间场上的一切,都听你的大脑意识去支配,也就是说,你用天目去看,不动念静静的看是真实的,只要稍一动念,看到的都是假的,这就是自心生魔,也叫随心而化。”“还有一些人自己意识上老受外来信息干扰,外来信息告诉他什么,他就相信什么,也会出现这个问题。”

当我看到这里,心里一震,师尊这里讲的,不正是在说我吗?对同修乙说的话已经动了心,意识上受到干扰,邪恶就让我出现自心生魔的假相,迫害我。由此也找到了我隐藏很久不易察觉的执著,刚得法时,师尊讲附体那一节时,我不敢看,知道有附体很可怕,特别是附体两字不敢看,后来渐渐学法后明白了,后来就不怕了,现在想起来,那个怕自己身上有附体的意识在潜意识中还没有放下。原来是自己心不正,没有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没有理解好法,被邪恶钻了空子,相信了同修乙说的话,认为自己身后有附体,还有一个邪恶的群体。导致出现被附体的假相,四肢无力,以及不好的状态。当我明白了法理,找出了执著之后,精神上一下轻松了许多,于是继续发正念,否定这一切,否定同修乙说的那些话,这时我也看到了邪恶的本质:邪恶迫害我的目地,不就是不让我证实法、不让我讲真相、救世人吗?

明白这些之后,我不再陷入那种不好的状态中了,而是打起精神,帮爹爹婆婆干农活,见到有缘人就讲真相、劝三退。那时状态好多了,就这样在家住了一段时间。一天我突然想起甲同修,知道甲同修也受到很大的干扰,我想赶快回去与她在法上切磋,不要再相信乙同修说的话,要以法为师。

回到同修甲家后,我与同修甲谈了在家乡如何明白师尊讲的法以及自己的状态,并找出自己的根本执著求圆满。同修甲不愿我在法上交流,她只是告诉我,她为了不让我搬家,她精神有很大的压力,很苦,她还告诉我同修乙总在要求她要我搬家,还说如果我不搬家,身后的邪恶会害死同修甲的家人以及同修甲,最后就是我死在同修甲家。听了这些话,我再也没有先前的那些怕,可是我当时没有做好,没有以法为师,站在法上引导同修甲在法上认识,找出执著找出压力后面的人心,共同站在法上否定同修乙说的话,而是被同修甲沉重的心情、巨大的压力所带动,陷入了同修之情之中,被邪恶钻了空子。

由于执著于自卑、虚荣、同修之情以及求名的心,我错误的认为同修甲的精神压力,她所承受的痛苦都是我引起的,陷入一种自责的状态,没有站在法上摆正我与同修甲之间的关系,没有及时清除不对的思想,而是随和,导致邪恶迫害同修甲,隔三差五不是身体这里难受,就是那里不舒服,而且出现我以前不正的状态,甚至她被干扰到不敢炼功(因为同修乙说,我背后不好的东西,因为我和同修甲在一个场,不好的东西会把同修甲炼出来的好东西偷走),我深切的体会到同修甲与我没有明白之前一样痛苦,甚至还要苦,当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邪恶搞的鬼,没有及时正念铲除,而是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维护自己,怕自己再一次受到伤害,怕同修甲怨我,她的不好的状态都是我带来的,就在这种自私的心态下责怪同修甲不应该相信同修乙说的话,从而默认了邪恶对同修甲的迫害,在这种自私自我的心态带动下,使我自己感觉压力很大,心性守不住,邪恶也在不断的制造假相、矛盾给我施加压力。一次,邪恶又迫害同修甲,使她感觉特难受,叫我照顾一下生意,当时她无意的说了一句让我难受的话,实质是触动了我的执著心,我却没有守住心性,没有向内找,在邪恶迫害她的时候,还去用过激的语言伤害她,为自己辩解,写到这里,我为当时自私的我而感到痛悔,过了两天,同修甲什么也没说,善意的提出叫我搬家,还嘱咐我以后尽量不要与同修接触。

搬家以后,努力的学法,在不断的学法过程中,彻底的向内找,找出了为什么这场魔难过的那么久,过的那么苦,各种人心与执著以前的修炼都是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这次魔难都是那些人心与执著促成的,明白了这些以后,应该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可是我好象有一种精神压力,不自在,每天除了按部就班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其它什么也不想,除买菜外,几乎不出门,也不与任何人接触,陷入一种悲观的情绪、一种消极的状态,我也知道正法進程到了最后的最后,别的同修都在积极的做证实法、救度众生、劝三退的事,我却陷入这种自卑、消极的状态不能自拔。想到这里,觉的自己太不象修炼人了,正法都快结束了还做不好,真是辜负了师尊的洪大慈悲与对我们的慈悲苦度,不觉的流出了悔恨的眼泪。

就在我又一次处在这种痛苦的状态下,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又一次梦中点悟我,鼓励我,鼓励我要努力,正法没结束,还有机会,当时深切体会到师尊无时无刻的在看着我、呵护我,不愿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想到这里,我再一次振作起来,通过不断学法,很快找出悲观的情绪、消极的状态的根源,那就是我太执著自我,非常的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特别是对同修乙有崇拜之心,其实我也没有在法上与她交流过,只是经常有同修对我说,她修的很好,能吃苦,打坐可以坐几个小时,天目还能看,经常听说她帮同修度过难关,还有谁谁请她帮助等等类似的话,就这样对她产生了崇拜之心,现在才明白这个崇拜之心还在作怪,虽然明白她说的那些话偏离了师尊讲的法,可就是在潜意识中还在起着一种干扰作用,也就是这颗心在阻碍我不能精進,这时也真正的明白了由于崇拜心没去,我对同修乙的印象太好了,甚至形成观念,这一念不可改变,认为她修的那么好,怎么可能说出那些偏离大法的话,正是这个不好的心,人的观念带动,在潜意识中,她说的那些话时常在大脑中往出翻,甚至搞的真的不去和同修接触,不和同修一起学法、交流,导致很悲观、消极的状态出现。说白了还是执著自我造成的。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交流,是师尊七二零以前给予我们的修炼环境,那么现在一定要以法为师、突破自我,按师尊的要求去做。有了这一念,师尊就安排同修告诉我哪天在哪里学法。

到了那天,很早把家里的事处理好,就去学法,一出门,心怦怦的直跳,有一种害怕的感觉,当时分清自我,这怕的不是我,我就是要按师尊要求的去做,我这是去学法,是最神圣的事,谁也阻挡不了。这时感觉自己越来越高大,正念也很强,那个怦怦直跳的怕心一下消失了。就这样,我又恢复了正常的修炼状态,堂堂正正,该干什么干什么,偶尔同修乙说的那些话在大脑一闪而过,这时否定它,不再陷入她说的那些话中去找自己,而且慈悲的师尊,为了让我更坚定自己的正念,引导我学习了《再论衡量标准》这篇经文,这篇经文真是好几年都没有学习了,全都忘了。师尊讲:“我早就讲过衡量人的标准就看弟子的心性,而且我绝不会叫任何没开悟、没圆满的人看清我弟子的真实修炼情况。那些能看到的人是在很低层次上看到的给他那一层次显现的而已,再高的他就看不到。”“为什么不听师父的话衡量学员修炼得如何就看其心性呢?你们知道吗?所有的空间是同时同地存在的,任何一个空间的生物都可能和人体重叠,很象附体,可是没在一个空间,于人没有关系,所谓开天目的能懂得这些复杂的情况吗?”(《再论衡量标准》)

看完这篇经文,我更彻底的明白,是我没有学好法,把师尊讲的法全都忘了,没有听师尊的话,赶快彻底把这个不好的心不留余地的去掉,同时发正念:彻底从思想中清除同修乙以及同修甲说的那些话,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这以后,那些话再也没有出现。

我这一次的教训真是让人很痛心,真是太深刻了,痛定思痛,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魔难中不断的点悟我,使我能在法上认识法,从而最后坚定师尊讲的法,破除旧势力给我安排的魔难,在破除魔难的过程中,也是不断的在法上否定同修甲以及同修乙说的那些话的过程,最终也是去我那些不好的人心与执著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使我真正的体悟到,只有坚信师尊、坚信大法,才能破除执著,才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也使我更加体悟到师尊在每次讲法,都要求我们多学法、多学法、多看书,以及永远向内找,找自己的重要,真是太重要、太严肃了,在这里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敬意之心及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唯有在今后严格以法为师,做好三件事,圆容师尊所要求的。

在这里我想借这个机会,与同修甲与同修乙在法上切磋,这次魔难我们都在其中,在魔难中,我们都没有以法为师,一思一念都被邪恶牵着鼻子走,特别是甲同修,精神上虽受了很大的压力与痛苦,我们的这些压力与痛苦,不都是没有以法为师,由于人心与执著造成的吗?真心的在法上提醒乙同修:师尊在《转法轮》里还讲:“其它法门谁也不让看,同门中的弟子都不让看的,谁也说不对的。因为那一生是改变的,是修炼的一生。”用师尊讲的法对照你说的那些话,难道不是有问题吗?我这里不是指责,只是发自内心提醒你,赶快惊醒,不要再被邪恶利用,不要再一意孤行,认为自己悟的、看到的都是对的,从而指使别人干什么。要知道我们修炼的路是师尊有序的安排的。要知道这次魔难,邪恶是想利用我们的人心与执著阻挡我们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从而让我们陷入邪恶的圈套,在魔难中不能自拔,最终想毁掉我们。在这里我们严厉的正告邪恶:有师在,有法在,你邪恶妄想,只要正法一天没结束,就是我们的机会,我们会以法为师修正自己,而等待你们邪恶的是,最终被正法所淘汰。

同修甲、同修乙,现在我们赶快惊醒,应该形成一个整体,再也不要互相排斥,共同找出各自的人心与执著,在整体上破除旧势力对我们的安排,解体邪恶,共同以法为师,圆容师尊所要求的做好三件事,走好以后的路。

有写的不对、悟的不对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