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集资骗局 以法为师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2006年农历新年,我去盘锦,经亲戚介绍认识一位自称是同修的人,和我讲关于“给大纪元集资”的事情。她说他们那里一些同修都在参与做这件事情,已经两年多了。

又过一段时间,那个人又给我的亲戚(也是修炼人)介绍她们当地的一位自称是同修的中学教师。说这位教师经常到外地做“大纪元的筹资工作”。7月份我的亲戚打来电话,说那个同修要见我,让我去,而且催的很紧,说就这几天有时间,过几天就走了(出去做别人的工作)。我和亲戚说要是“集资”问题,我们就不去,这样做不对。那位教师又给我本人打电话说要来我这儿,说我们黑龙江被落下了,要与我们接上这个缘。她的要求被我们拒绝了。

前几天,我亲戚的姐妹俩(同修)去盘锦串亲戚,说在那儿接触上了这位教师,说她看上去修的不错,在利上看的很淡。据她本人讲自己每年收入有30万元,生活很俭朴,余下的钱都用在大法和送到大纪元了。这个人还带她去大连见到一位说是“经常出国和师父见面”的人,也是同样的说法,还说要舍尽,修炼人留钱干啥……。

听到这些,我不觉有所感动,在交流中我的思想渐渐被她们带动了(她们说这不叫“集资”,是自愿付出的)。据她们讲,大连那个自称“常和师父见面”的人说“给大纪元拿钱的事就截止到今年十二月份。如果这个事不做就漏项了”,还说“不能在小范围内救度众生(指在国内),要把钱拿到大纪元,那里是世界性的,拿到那里能救度更多的众生。”那个人还向她发誓说“假如这钱拿不到大纪元,我就形神全灭,我要是骗大家,也形神全灭…”

那个人还说盘锦的那位教师和我亲戚姐妹俩是某某朝代一起下来的,这个缘不是随便谁都能接上的。最后,盘锦和大连的两个人叮嘱她们回去一定要与其他同修说 “在法中悟到的给大纪元拿钱的事”。还给她们留下了寄钱的地址。听到这些我受到了干扰,但我心里还是有一些疑惑,她们说的能是假的吗?盘锦和大连的“同修”能是骗人的吗?说的好象也对,人家“经常和师父见面”的“同修”能随便乱说吗?也许……。

回到家里我的头就开始痛,发正念也不管用,痛了一天多,接着更大的干扰接踵而来,打坐、发正念时,以前得法初期有过的自心生魔和随心而化的一些东西都上来了。那些魔在我脑子里说话,眼前看到一些不正的东西。这种干扰在7.20后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我这才悟到自己错了,不应该接受那些不好的东西。

通过学法与同修切磋,觉的这件事不是小事。并不是我们不参与集资就没有问题了。修炼是严肃的,我悟到自己刚刚从一种邪悟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要从根本上找一找自己为什么要相信这些人“悟到“的所谓的“高层次的理”。

回想这几天的事,我有些后怕,一旦思想被它们那些东西带动就往下掉。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说过不要向学员征集资金。而有一部份人还是我行我素。我悟到那不是他自己。他们已经不能主宰自己了。被另外空间里的邪魔烂鬼及共产邪灵操控着,理智不清,还觉的自己都在法上。

同修们呀,一定要听师父的话,要以法为师,不能看别人怎样做,就随之去做。这些年在邪恶铺天盖地的压力中我们都走到了今天,可就在最后的最后,我们更要时刻保持正念,走正走好修炼的路,不要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决心挖一挖到底是什么心使我的思想被干扰,险些误入歧途的。

通过学法,再次与同修交流,我悟到自己受到干扰是因为平时学法不扎实,所以遇到问题,法理不清晰,不能以法为师,总是看别人怎么做,错以为自称“与师父直接接触”的人就修的如何高;崇拜人的心还是没彻底去掉,同时也暴露出我对时间的执著,不想再吃苦;还暴露出一颗“花钱买功德”的肮脏的心。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

今天写出此文,希望还在迷于集资或有其它偏离大法行为的同修赶快清醒过来,不要再继续参与了。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为什么不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呢,不听师父的话,就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走的越远越难以回头。用法来洗净自己那颗不纯净的心吧,去掉执著,排除干扰,以法为师,走正最后修炼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