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强迫我放弃信仰 唐山荷花坑劳教所极尽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去北京证实法被抓,后被非法关押到唐山第二看守所,两个月之后,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判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在那里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1、坐板

到劳教所之后,首先被分到六大队的严管班,在这里整天被强迫坐板。坐在高20公分左右,长约30公分左右,宽约10多公分(有的不足十公分)的小木凳上,而且要求双腿垂直地面,双脚与肩同宽,上身垂直地面,双手在前时,手心向上,放置膝盖上,背后时,双臂外张,双手手心向上,十指交叉。坐不好时,值班的人说打就拿凳子打。早中晚吃饭各10分钟和上下午各一次的上厕所5分钟。在那里我被强制坐板一个多月,这一个月下来臀部都坐烂了。

当时李卫平任六大队大队长(警号:1350097),自二零零零年开始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六月组织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攻坚组。

李卫平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有:30万伏电棍、杀绳。如迫害法轮功学员韩跃春,在李卫平任六大队大队长期间,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之一是昌黎的李树利;多人致伤致残,如秦皇岛的赵焕真、孙章柱。

六大队电话:0315-5931139 大队长室电话:0315-5931157 李卫平家电0315-2990926 家住唐山路北幸福花园小区。

王玉林 :警号1350077,原六大队迫害法轮功最凶恶的恶警,后调离。该恶警自2000年开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30万伏电棍、杀绳、绷床、唆使刑事犯殴打法轮功学员,王玉林直接参与了迫害昌黎法轮功学员李树利。

2、被强迫做奴工

一个月之后,又被送到五大队,在这里被强迫做奴工,主要是包卫生筷子,每人每天一编织袋,白天干不完要加班到晚上9点或10点多。从二零零一年一月到二零零一年六月,被强迫做奴工半年之久。当时王勇任五大队队长,二零零一年七月之后任所长。

3、杀绳

二零零一年五月,我因提出炼功要求被几个恶警和几个刑事犯一起杀绳,对我杀绳的恶警姓黄。杀绳――惨无人道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用绳子从脖颈后边绕下来,胳膊缠几圈然后把胳膊使劲往上提,提到手能挨着后脑勺,绳子勒进肉里,钻心的痛。恶人再把我捆起来使劲勒,还找来根木棍绞绳子,紧到不能再紧为止。从早上八点到中午十一点,共杀了九绳;每杀一次,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这样一直到中午。杀完九绳后,又让我坐小板凳。

也许当时我信师信法放下生死的一念,没有太多的承受,我知道是师父在为我承受。当时我只是觉的很晕,没有承受不了的感觉,所以才能一直坚持下来。

4、电棍电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劳教所成立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攻坚组,把我从五大队送到严管班,每天强迫大法学员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晚上关到小白楼(远离宿舍楼,当时专门为各大队迫害大法学员用,主要使用一层,每个大队用一间屋子)。他们先是伪善的谈话,谈话不起作用,就用电棍电。当时四大队恶警张晓峰电我的头顶、胸口,和脖子,大概有一刻钟左右。一个钟头之后,我的脖子上出现馒头大的大包,上面都是玉米粒大的水泡,过了一两个星期才逐渐消下去,留下象烧焦一样的疤痕。我在严管班被折磨了一个多月。

几年的迫害,给我家人的身心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我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受到中共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绝大部份和我一样也都遭受到了这种非人的精神迫害和肉体摧残。

希望像我一样的受害者,拿起笔来,揭露邪恶。为了那些善良的好人不再受到迫害,为了一起制止对法轮功长达八年的疯狂虐杀。也希望善良的唐山父老乡亲认清恶党的邪恶本质,赶快退出恶党组织。选择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