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安市公安局公然栽赃 荷花坑劳教所酷刑陷害

由景大鹏所受迫害看政法机关的“无法无天”


【明慧网2005年7月22日】常听人们说起“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人民法院都是给人民预备的”之类的话。乍一听觉得有些刺耳,细细体味,发现这并不是无聊百姓对政法机关的诋毁之辞,而是百姓得自现实的点睛之笔,更有甚者政法机关执法犯法的程度竟可达到“无法无天”的地步——法轮大法修炼者景大鹏的遭遇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实例。

2004年4月下旬的一天,河北唐山迁安市公安局和迁安首钢五处的几名恶警以景大鹏的妻子向别人讲过法轮功被冤枉、受迫害的真象为由,闯入景大鹏家强行抄家,抄走存折、手机、身份证、摩托车本、照片、钥匙等物品,并将刚刚下班進家门的景大鹏绑架到迁安公安局并进行殴打。当景大鹏质问为什么打人时,迁安公安局的恶警竟当着景大鹏单位领导的面,野蛮的吼道“就打你了,去告啊!”

于是,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景大鹏被行政拘留15天,后被刑事拘留一个月。期间,迁安恶警几次来到看守所拿着所谓现场提取的脚印,让景大鹏踩脚印对照。目地是要给他罗织罪名。脚印当然不可能对上。最后气急败坏的恶警公然栽赃,强行认定那就是景大鹏的脚印,并编造了某月某日景大鹏去哪张贴真象材料的“罪状”。可笑的是这个时候景大鹏正在上班,有单位的同事和考勤为证!

就这样景大鹏被非法转入洗脑班,十多天后又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三年,关进唐山荷花坑劳教所。

当时已绝食抗议多日的景大鹏身体极度虚弱,坐着都很吃力,可劳教所的恶警却强行让他罚站,用各种方法体罚折磨他,并欺骗说,只要“转化”,劳教所可以出面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他的冤案。可是家属聘请的律师两次来会见景大鹏时,都被劳教所拒之门外。它们竟公然违法剥夺当事人会见律师的权利。既而劳教所又进一步威逼利诱,用各种手段给景大鹏和他的家人施压,让景大鹏认了劳教票上对他的栽赃,并无耻的说只要承认了迁安公安局的诬陷,就可以给减期四个月。这就是执法机关沆瀣一气、残害良善的真实嘴脸!

目前景大鹏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不仅冤情得不到申诉,而且遭受了多次强制洗脑迫害,饭都不让吃饱,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景大鹏瘦弱的已经和关押前判若两人。并被强迫劳动,做奴工所用的工具还要自己出钱购买。

一同被绑架的妻子关在开平劳教所,也遭受了和景大鹏相类似的严酷迫害。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幸福家庭被强行拆散。丢下孤苦无依的孩子,给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创伤。为了维护自身的权益,家里人倾其所有,四处奔走申诉,还聘请了律师,但最终也没有结果。白发苍苍的老母亲颠簸百里,带着衣物前去探望,可劳教所说什么也不让接见,老人含着眼泪无奈的走了,半途中就心脏病突发……亲人们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和经济压力,其间的酸楚痛苦难以言表。

这一切的一切,斑斑血泪,邪恶的罪行一一在册,行恶者罪责难逃!

从公安局的非法抄家、栽赃嫁祸,到劳教所的百般包庇、狼狈为奸、威逼利诱、奴役折磨,都已是公然的犯罪,是阳光下的罪恶!这一切肯定要被清算,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不要以为一时的逞凶就可以“无法无天”,天理昭彰,国法不容!“无法无天”的结果只能断送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