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修心”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由于知道按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经常回家看望瘫痪了十九年的婆婆,洗刷、洗澡、洗衣什么都干,为此成了街坊邻居夸奖的小话题。但是我知道心里有个结怎么也去不掉,就是婆婆摸过的、或吃饭没吃完的食物我吃不下去,有时一听到她咳嗽、大口大口的吐痰就觉的厌恶,心里不舒服。其实婆婆虽然拄着双拐,但在师尊的呵护下,每天炼功五套功法都能独立做完,从二零零五年六月至今一天没间断。

我家有五口人,毛巾、饭碗颜色各不相同,各用各的,几十年来的生活方式给我带来难去的执著。一天,我去同修家,同修说:“师父传法时,曾经吃弟子剩下的饭。”我知道是在说我。师父的作风,使我们无比敬佩,也是洗刷我们肮脏心灵的指南。

这天,我又去了婆婆家,晚上吃饭时,我们刚刚把饭盛上,忽然婆婆问保姆:“我中午剩下的那半碗焖饼呢?”保姆答:“我随在锅里了。”当时我脑子一“轰”,饭已经盛上了,这可怎么吃,但是我立刻想到师父在传法时生活的艰辛,为了节省资金,不多花一分钱。想到师父在《真修》中说;“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

婆婆知道我的心情,赶紧拿出鸡蛋、松花蛋还有别的食物叫我吃,我说:“不用了,我也是大法弟子。”话虽然是这样说,泪花在眼里打着转,勉强把这碗饭吃完。我没过好这个关。回到家,我看到煮的花生米下面有厚度半寸厚的粘泥。

就这点小事,大多数同修都没有的心,我却把它看的象山,我决心把它修干净,到婆婆那里曝光我这颗肮脏的心,现在我已经把这颗心修下去了。

公爹是老红军,邪党文化对婆婆毒害最深,开始《九评》她看不下去,而且说些不敬的话,我就跟她说:“邪党与天斗、与地斗、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死了多少人,你年轻时当街道干部,你一言堂,不同意见你听不進去,弄了一身的病,是不是这样?以前每月都要花五、六百元的药费,没地方报销,自打炼功你不难受了,药不吃了,以前剩下的药都扔了,不到两年时间节省一万多元钱,是不是这样?”她想想说:“是这样。”

师父要我们修炼人按“真、善、忍”做人,首先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做一个最好的人,现在婆婆都能接受了,而且还让儿子、邻居们看真相资料。在大门口坐着,也发真相资料、也讲真相,也知道了修心性。

我把这些写出来,这在别人都不值得一提的事,对我来说却觉的是突破了一个大难关。

无法表达感谢恩师苦度弟子之恩,谨借明慧一角叩拜恩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