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社区,用慈悲和智慧解开众生的心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在当地声援两千万人三退的游行中,我走在行人道上,想采访常人,看看他们有什么想法,对我们的游行有什么反应。一开始碰到几个西人,递材料他们接受了,看他们还愿意听,我就告诉他们华人社区正在发生一件大事:两千万人退出与中共相关的组织机构。中共恶事做绝,必遭天惩。作为中国人,我们相信,中国只有过渡到一个没有中共的时代才会有希望。听罢,他们纷纷说:We wish you good luck(祝你们好运)。

再往前走,看到一个西人女子拿着很专业的照相机对着我们的游行队伍在拍照,我就主动上前和她打招呼。她说她已拿了材料了。我提到有个“华人退党服务中心”,华人想退党就可以和这个服务中心联系。听到有这样一个为华人提供退党服务的机构,她很兴奋,马上告诉我,他们正在摄制一个与中国有关的节目,她要了我的名字和电话,并且希望我们的“华人退党服务中心”能与他们联系。

再往前走,我看到一个同修正在同一个中国人说话。那个中国人态度很恶劣,还用英文说,我们游行的人很“crazy”,他还嚷嚷我们在丢中国人的脸。我停了下来,对他说,你是中国人吗?(因为他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我接着说,你是中国人,我也是中国人,我和你一样热爱中国。(他大声嚷嚷:我不相信你热爱中国)。我接着说,你认真看看游行横幅上所传达的信息,没有任何一个反对中国的字眼。我们反对的是中共的暴政,并揭露中共杀人的邪恶本质。这个中国人还在毫无理智的嚷嚷。这时候,他的女儿走过来,他又对着他的女儿用英文说了一些关于我们不好的话,他的女儿用手擦着脸,对他表示抗议说:你怎么把口水溅到我脸上(Why you spit on me)?我忍不住笑了笑。看着这个中国人仍是毫无理智的大声嚷嚷,并引来周围行人带有疑问的目光,身边的同修仍旧耐心地跟他讲着真相,我就一边对着这个中国人发着正念,清除操纵他的邪恶因素,一边继续朝前赶路。

很快路过了一个华人超市,看到那个超市的老板正在门口整理水果,我便迎上去问他,怎么样生意还好哇?上次跟你聊的退党,退了没有啊?

以前,在工作场合有个机会跟这个老板聊了很长时间,他对九评里面写的内容非常赞同,还从我手上拿走了九评的书,说是认真看完后,会将书还给我,这样别人还可以看。他还主动对我说他挺支持法轮功,因为他同意在他的超市放大纪元的报纸。当我从聊天中得知,他的雇员有不少是用法轮功的名义或正在用法轮功的名义申请难民的,而且大多跟他是同村人,我就对他说,今天我们见面交谈就是缘份,请你也跟你的员工好好说说,千万不要用法轮功的名义办了难民还跟着中共说法轮功不好,最低限度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相是什么。做人不是讲个知恩图报吗?他答应我一定会跟他的员工去说。

昨天游行见面时,当我再次告诉他,退党保命啊,他回答我,等他考虑好了会告诉我的。我说:行,并告诉他想好了就打电话给我,他回答我:行。于是,他和我友好的告别,我就继续往前赶路。

前面不远,看到有七八个西人在一起说话,我就过去递材料给他们,他们说已经看过材料了,我就接着说,这是我们华人的心声,作为中国人,我们热爱中国,而中国的出路在于民众的觉醒退出中共并摆脱中共的专制暴政。其中一位矮个男子说,他支持我们,另一位女子接着说,她会为我们祈祷。

接着往前走,我遇到了一对年轻的西人夫妇,就递给他们一张传单,他们说已经拿过了。我就问:你们知道这个游行队伍在干什么吗?这时,那个女子就说能不能问我几个问题,我高兴的回答:当然可以啊。

他们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刚才他们是在一个餐馆用餐时看到我们的,游行队伍路过的时候,餐馆里有一个中国人用英文大声说:Bush government pays them to do so(布什政府付钱让他们这么干的),他们问我这是怎么一回事?第二个问题,那是个土生土长的当地华人,为什么他会这样反应?第三个问题是:这资料上说两千万人退出中共,他们岂不要遭遇杀头和株连的危险,这两千万人怎么可能公开退出?原来那位先生来自波兰,他的父亲曾经面临波兰共产党的追杀,他非常了解共产党的暴政和邪恶。

我和他们聊了半个小时,逐一回答了他们的问题,道别时,那个女士向我介绍了她和她先生的身份,并对我说,下回要再遇上类似那个中国男子说布什政府付钱给你们的话,她一定会去纠正他。

针对他们的第一个问题,我用我亲身经历的一个例子回答他们。

一个周六,在我不上班的时候,曾经在Dunda and Spadina那个地方发材料给过往的行人,我从早上十一点多站到了下午快三点。这时,一个膀大腰圆的男子实在忍不住了,就过来大声怒斥我说:我从早上看着你到现在,这么冷的天,你到底拿了人家美国政府多少钱?我当时很平静,抬起头,用手拍拍他的肩膀,说:这位大哥,谢谢你拿这个问题来问我,因为你有疑问想要解答,你不就是想知道,这么冷的天,我从早上站到现在我拿了美国政府多少钱吗?我马上就能回答你。我接着说,在我身边,这几位五六十岁的老太太,他们跟我一样都是在大法中深深受益的人,你不就是想知道我们站这一天,拿了人家美国政府多少钱吗?很容易,你现在马上从你兜里给我们每人五百块加币现金打发我们回家,不要在这里发材料,你试试看能不能买动我们回家。当时那个男子愣了好一会儿,后来说:我从来不拿你们法轮功资料看的,今天,我还真得拿一份回去好好看看。

听罢,那位女士赞同的说You are very smart(你很聪明)。其实根本不是我很聪明,是大法的无量智慧和法的无上威严解体了众生心中的结。当我接着说,良知无价啊。他们不住的点头。

关于他们的第二个问题,我回答说:我不知道那个餐馆里的中国男子是不是象你说的那样土生土长,但我们都知道当地的华人与中国国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中共用它们掌握的国家媒体对法轮功進行妖魔化仇恨宣传时,这些宣传同样从中国渗透来到了加拿大。更何况,中共还收买当地的华人报章抹黑法轮功。我还告诉他们前面那位中国人对我们大声嚷嚷,并骂我们疯狂的例子,進一步向他们揭示了中共历来沿用欺骗性的宣传攻势挑起一部份中国人仇视另一部份中国人迫害普通百姓的罪恶。听后,他们都表示能够理解了。

针对他们的第三个问题,由于他们告诉我,他们每周上教堂,是虔诚的教徒。我就说,神慈悲于人,当神要来救人的时候,他向人传出要想得救必须退出中共的信息,神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就象你们刚才提到的那样,知道你公开声明退出,它会迫害你,甚至株连你的家人,怎么办?慈悲的神为了让你得救,同时又保护你免受中共的迫害,就给你指出一条路,告诉你可以用小名、笔名、化名退党,唯一的条件是你必须是发自内心的自愿脱离与中共的关系。他们恍然大悟,但马上说,那也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呀。我说那当然。面对中共的极权和暴政,两千万中国人脱离中共,他们才是中国真正的希望。他们非常同意。道别时,他们表示感谢说,非常幸运遇上了我,谢谢我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同时还表示,要和身边更多的人分享这件事,如果下回再遇上类似餐馆里的那个中国人,就会去纠正他。

一路走来,感触很深。我们举办大型的活动,造出声势,这很好,但同时,我们非常需要深入社区了解民众所思所想,看看他们障碍在哪里,解开他们的心结。也许上文提到的那两个中国人已经看过我们很多次游行,可是游行本身并没有解开他们的心结,所以对我们仍充满负面的认识。即使如此,我们切不要轻易给对方下结论,诸如什么不可救要的话。想想师尊救度我们的艰难和无量慈悲,我们所肩负的使命就是真正关心这些生命,用心去了解他们的心结所在,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和智慧去感化他们,真正让他们了解真相从而得救。

个人体悟,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