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劳教所恶警的流氓手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二零零三年一月六日,我们十个大法弟子被投入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劳教所的副队长见到我们张口就骂。下午一点多钟,张小丹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一句:你还炼不炼?我说:“炼”。她叫刑事犯拿来手铐,让我坐在床边的水泥地上,给我上了大背铐。大背铐就是把两只手背在后面,一手在上,一手在下,铐在铁床头上,十五分钟换一次姿势,让人疼得死去活来。

张小丹找来六个邪悟者转化我(其中有一个刑事犯)。我不转化,张小丹气急败坏的打我,骂我,还威胁我说比我有刚的都铐残废了很多,胳膊,腿都残废了,不能走路了。她把手铐调换各种姿势,铐得很紧,还坐在我身上,掰我的手上下活动,让我疼痛难忍。

铐了我一下午,见还没达到目的,张小丹叫邪悟者写了一份悔过书,让我签字,我不签。张小丹让邪悟者把我摁倒在地,掰开我的手,把笔塞进我的手里,把我的手往纸上碰一下,就算我签了。我给邪悟者讲真相,她们不听,还说:我们不怕下地狱。我正告她们我不承认这一切。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佳木斯劳教所用的是最下流的手段强制转化大法弟子。

二零零三年三月,看完焦点访谈后,恶警让我们写观后感,我想给我证实的机会,我写了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是骗人的,我写了佳木斯劳教所转化大法弟子都是造假,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我们一共有二十八个大法弟子写了证实大法的真相,恶警气急败坏把名字记下来,这一次证实法震慑了邪恶,是大法的威力使邪恶胆寒,真是象师父所说:“一正压百邪”。

二零零三年四月我被转到九中队,李秀锦、孙立敏让我写“五书”,我不写,她们俩给我上了大背铐,铐了一中午,由于自己承受不住违心写了“五书”。

但是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虽然我在高压迫害下做了修炼人绝不能做的错事,在这里我声明我写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但是我会跌倒了爬起来,坚持我的信仰,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劳教所教育科于文斌布置攻击诽谤大法的作业,我不写,就给我大背铐,还连打带骂,慕振娟、高晓华打我和代丽霞,把我俩的脸都打肿变形了。张小丹把我带进一个空屋子,拽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还踢我,把我打的遍体鳞伤。

张小丹唆使一个刑事犯打我,这人上来打我三个耳光,她刚到一天,看见打我们的场面,吓坏了。张小丹恶狠狠的骂她:你在按摩呢,意思是打我打的太轻了。这哪是改造人劳教所,分明是教人学坏,教人犯罪和迫害好人的人间地狱。恶警打人时象疯了一样,一点人性都没有,那天打我的还有于文斌,刘亚东。打完之后,把我们关在一个没人住的空屋子里,坐在水泥地上,把手铐在床上,不管白天,黑天。不让洗漱,不让睡觉,甚至不让上厕所。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苏艳华不做早操,队长王秀荣把她拽到一边,连踢带打,还骂她,苏艳华问她,“你怎么打人呢?”王秀荣说:我就打你了,是江泽民让我打人的,说着,又打了她两个耳光。

二零零四年三月六日,我没有做早操,王秀荣走在我后边,上来就踢我一脚,问我,你怎么不做呢?

佳木斯劳教所的恶警象其中共邪恶主子一样,只会用暴力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所谓的“春风化雨”,不过是他们欺骗外界的流氓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