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帮我退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八日】前些天我去村里老孙家串门,谈到奇书《九评》及当前的退党大潮时,他深有同感的向我说忆起他亲自见证的一件痛苦的往事。

他说:“我小学时有一位老师,温良敦厚,品行端正,对学生极为负责,只是说话略带口吃。在文革那个疯狂年代,早已被打成臭老九的他,有一次,被勒令背诵“老三篇”,而背到“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时,由于口吃和紧张,不小心说成了“村上的人都死了,开个追悼会”。此时,当看到眼前瞪着一双双的大眼,张着一张张的大嘴巴时,顿时冷汗直冒,在那个无限上纲上线的血红的政治年代,这样一次口吃带来的口误,竟被天天游街、示众、检查、批斗、体罚……直至折磨而死,搞的家破人亡。唉,真是一个字一条命啊。

我记的当时镇上还有个大字不识的农民老伯在背“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时,恍惚中,背成了“革命不是请客、就是吃饭……”最终,虽没革了命去,却苦苦的吃了多年监狱的饭。恶党就是这样以“公仆”的身份,打棍子,扣帽子,搞的人人自危 ,互相残杀,象这样的事太多了,《九评》上说的都是些真事啊。”

我说:“邪党50多年来杀害了我们八千万同胞,现在天要灭中共,赶快脱离邪党,灾难来临时不会被株连,千万别错过退党自救的机缘啊,过了这个村没那个店啦,今天我帮你快声明退了吧。”

他爽快的说:“行啊,我知道邪党是从根子上邪,从骨子里邪,邪到今天,真是邪到头,邪到顶,邪透了,呆在邪党里面没有安分的时候。我不是不想退,早就想退,实在是不知道怎样退呀,今天可得机会了,谢谢你帮我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