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人神一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八日】我是九九年初得法的。刚得法半年,就遇上了邪恶疯狂的七二零大迫害。由于学法少,做了五年的常人。二零零五年初,我有幸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是慈悲的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的内心无比的激动,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看了《明慧周刊》以后,也想写一下自己的修炼体会,写的过程就是在证实大法。

信师信法

第一次贴真相资料的时候,我和丈夫(同修)一起开车先到一位同修家切磋。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们从同修家出发了,大约十分钟就可以到达我们要去的地方。因为是第一次心里有点害怕,而且感到特别冷(现在知道那是邪恶怕曝光,是它害怕反映到我身上了),我就在心里背《怕啥》,路上,我们一起发着正念,这时就不那么怕了。到了目地地,我们由西往东把真相贴在电线杆上。因为这里是十字路口,平时即使很晚过往车辆也很多,只有这天晚上我们一辆车都没遇上。我知道这是师父加持弟子。

当时我一边贴着真相资料,心里一边想着:我就是要救度众生,震慑邪恶,请师父加持弟子。同时丈夫也在一边发正念一边开车。就这样我们带来的所要贴的真相资料全贴完了。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把衣服都湿透了。但一股暖流通遍全身,怕心也没了,感觉到特别殊胜。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也懂的了我们做证实法的事时要抱着一颗纯净的心,不要有人心。只要坚信师父坚信法,就不会出现问题。

还有一次贴真相资料的时候,那天晚上特别黑,在贴的过程中我扭了三次脚,而且还感觉骨头咯吱一下,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干扰。我就在心里发正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是在救度众生,曝光邪恶,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邪恶不配干扰我,我的脚没事。同时我也请师父加持弟子。贴完真相资料后脚一点也不疼了。我体会到师父一直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却把威德留给了我们。我们只需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人神一念

零六年三、四月份的一天晚上,丈夫骑摩托车带着我到五十多里路远的一位同修家切磋。那天傍晚还下了点小雨,我身上穿的衣服挺少。大约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我们从同修家出来。刚到外面就有一股凉风吹来,感觉就象冬天到了一样,冻的我直哆嗦。这时我就想:“我是神,神是没有冷热观念的。”就这一念,顿时感觉一股暖流通遍全身。一路上,不冷也不热,还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而丈夫一路上冻的直哆嗦,因为他带着人的观念。这就是人神一念带来的不同后果。

零六年夏天,晚上发正念时楼下总有卖苞米的干扰我们,一连几个晚上干扰的我们发正念发不好。那个喇叭对着我们这个方向,象疯了似的吼着:“热乎的苞米,热乎的苞米……”简直是要把这个声音打到我们耳朵里,直到深夜十一点还没停。这时我和丈夫还有儿子(小弟子)切磋,都认为这绝对是干扰,我们决定发正念清理。刚开始的时候,我念的是:清除卖苞米的背后的邪恶因素,铲除操控他的黑手烂鬼,让它死!可是发了十分钟也没起作用,卖苞米的喇叭还是不停的吼着。这时我就向内找,是不是我哪做的不好,对卖苞米的不慈悲?想了想不是这个原因。卖苞米的确实干扰了我们发正念,我们清除的是卖苞米的背后的邪恶因素,而不是清除卖苞米的。那又是什么原因呢?我就求师父:弟子悟性差,请师父加持弟子。这时突然悟到:我是带着人心。发正念清除邪恶,应该是正念、神念,不应该是人念。我们发正念是在助师正法,它干扰了我们助师正法,应该加上干扰我们助师正法的邪恶因素,我觉的这是师父点悟我的。然后把我悟到的告诉了家人,他们也同意。这时,我们从新调整心态,我们三人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卖苞米的背后干扰我们发正念的邪恶因素,铲除操控他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神念到,声音止,请师父加持我们。一瞬间喇叭就突然不出声了。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