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从新《严正声明》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看完《明慧周刊》同修有关严正声明的文章,对我触动很大,认识到自己以前写的“严正声明”真的是非常的不严肃,象是完成任务式的草草写了几句话,声明自己以前对师父对大法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当时抱着一颗想要开脱自己的人心,心想:反正自己做错了,声明一下就完事了。现在认识到,这根本就是不行的,根本就达不到法的标准的。是在欺骗大法,欺骗师父,欺骗众生,欺骗自己,这样怎么能过得了关呢?

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份得法的,得法后根本就没有做到真正实修,总是处于一种带修不修的状态中,而且还抱着一种非常可笑的错误想法,反正我书也看,功也在炼,去不了的执著心,等到圆满的时候,师父会给炸掉的,就这样“修”吧!等到师父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的经文《走向圆满》发表出来之后,又用凡重的人心将经文悟偏了,认为马上就要圆满了,如果自己再不走出来证实法,就被落下了。于是抱着一颗追求圆满的心开始走上天安门,发真相资料,给世人讲真相,完全是用常人心在做着大法的事,根本就没有静下心来实修自己。

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的一个晚上去张贴真相,由于带着强烈怕心和做事心,结果遭坏人举报,被恶警绑架至臭名昭著的西果园看守所迫害,后经绝食闯出魔窟。从此被迫流离失所。在此期间,还是没有静下心找找自己,抓紧时间实修,还是抱着求圆满的心,做事心,怕心等各种执著心在做着大法的事,导致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再次遭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在臭名昭著的平安台劳教所受尽各种酷刑,暴行非人折磨。在恶警,恶人用“吊铐”的酷刑折磨,威迫下,由于为私的怕心和求安逸之心,根本就不愿承受这种痛苦和压力,于是违心的答应了“转化”,被迫给邪恶写下了“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等所谓罪恶的“三书”,从此被邪恶抓住把柄挟持,在邪恶黑窝里对大法,对师父,对众生犯罪。

邪恶强迫我们大法弟子每周写一次思想汇报,即所谓的“决裂书”几乎每个月都要写一份揭批材料,由于我们一味的附和邪恶,最后邪恶竟邪恶到让我们所有被所谓“转化”了的人当众宣读揭批材料,我也被强迫的违心的读过一、两次,不仅如此,每月一次对我们進行所谓的“考核”,当着恶警的面诽谤大法,诽谤师父,只有这样才算“合格”,否则就要被关禁闭迫害,出于怕心和求安逸的心,这样的罪恶勾当我也被迫干了很多次。

刚从劳教所出来,还是怕心在作怪,担心写了“严正声明”又被邪恶迫害,心想如果真的写了“严正声明”把自己对大法,对师父干的这些可耻之事公开出来,真是没脸见人,别人怎么看我呢?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能做好吗?在肮脏的人心驱使下,也就不想写“严正声明”,想等自己在学法过程中从法理上认识上去了,敢于面对这一切,没怕心、有勇气、有信心的时候再写。直到一位同修反复提醒我写“严正声明”,可是当时还是没有悟到为什么要写“严正声明”,想着既然是同修提醒我,也是该写,那就写吧,于是就草草写下了前面我提到的那句话作为所谓的“严正声明”。用于开脱自己。

现在我自己体悟到:首先一点是自己对师父,对大法,对众生犯了那么大的罪,必须得要认错(常人中做错了什么,还得要给别人认错,道歉呢)必须得要表示自己认错的心意。再一点自己必须得认识自己走错路的原因,在以后的修炼路上能够更好的归正,走正。还有一点就是表示自己从新走回大法的决心,真正的有勇气去面对自己走错了的路,下横心去弥补自己的错误带给大法,带给众生的损失。

从劳教所出来后,邪恶指使着片警隔一段时间就来家中骚扰一次,一直到第四次再次上门骚扰时,当时我通过学法也有了一点正念,就把恶警拒之了门外,家里人心里想着老来骚扰,也气不过,就出去和恶警在我家单元门口吵了起来,将恶警不让我们修炼人过安稳日子,经常上门来骚扰我们正常生活的恶行和我们家几人因修炼而遭迫害的大概情况揭露给了前来围观的民众,此后恶警才没再敢上门来骚扰。

由于我们家几个修炼人都遭受了残酷的迫害,特别是我的丈夫被迫害致死,家里亲人产生了严重的怕心,邪恶就利用亲人的怕心来干扰控制我,从劳教所出来很长一段时间,家人不让我与同修接触,不让我做任何讲真相的事情。就是我出门时间稍微长一点,回家后都要受家人追问,甚至发脾气、谩骂。

到二零零五年,当地邪恶的“六一零”又以我从劳教所临出来时没写所谓的“保证”为由,逼迫我再次写所谓的“保证”。当时我心里压力很大,但是我想我不能再对大法犯罪,就是我再次流离失所也不能再干这种罪恶的勾当了,我让家里人转告邪恶的“六一零”,我决不会写什么所谓的保证的(因他们没有直接找我,是找了家里人来给我做工作),最后他们就以不写“保证”就送洗脑班威逼家人写了一个什么“不参加任何活动”的保证。由于自己怕心仍很重,对此也没有全盘否定,认为反正不是自己写的,既然家里人写了东西,他们也就没有理由来找我的麻烦了,竟把此当作了自己的“保护伞”了,现在想来,这些念头多自私,多么邪恶呀,固守着如此邪恶的念头,真是可怕,真是太危险了!

刚从劳教所出来,学法时脑子发木,根本就看不進去,没办法只有一遍一遍的写着学。每学一段都要写上三,四遍甚至更多遍才能大概记住,发正念,炼功犯迷糊,没办法,发正念只好睁着眼睛。随着不断的坚持学法,炼功不迷糊了,可是很多时候还是犯困。直到最近,我觉得随着自己在法理上有了一定的认识,升华,思想也渐渐清晰起来,对自己的要求也严格起来,一心想要勇猛精進。可是这个“困”就是突破不了,我就从心性上找到底自己哪个地方有很大的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呢?

那天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有关“严正声明”的文章点醒了我,认识到自己没有严肃的对待这件大事情,从前面我写的从我劳教所出来后所表现的种种不正确状态,现在我悟到就是因为我没有严肃、认真、负责的写严正声明,邪恶就有借口纠缠着不放進行干扰破坏。我上次写的“严正声明”根本就没有达到法的标准,这是邪恶有空子可钻的借口之一。

我今天以纯净的心再次写《严正声明》,也曝光邪恶,使邪恶解体于法的威严之中,同时有勇气公开自己做错的一切,也就有勇气,有信心去面对自身各种执著,欲望,私心,邪念,下横心修去它们。

所以我在此郑重声明:我以上所述对大法、对师父、对众生所有犯罪的一切言行,还有因我没做好,被邪恶威逼家人替我写的所谓“不炼功,不参加任何活动”的保证,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進程,弥补对大法,对众生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李红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