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大才能解体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长期以来,自己感到提高不了,好象前面有一堵无形的墙挡在那里,还无法下手,向内找也没有发现。具体表现是,对一切事情马马虎虎,认真不起来,得过且过,好象看破一切红尘,冷冷淡淡,根本没有同修的慈悲,没有同修的毅力。让别人觉的比较冷漠,一切都不能彻底刺激自己,好象外在一切都不能打透自己的壳、不能刺激到内心,一切都是在应付,什么事情都不能从心灵深处引起共鸣,无论外在如何,自己都能“化一切于无形”。

自己对这一切想改又不想彻底改、想放又不想彻底放,几年下来修炼没有進步,没有提高,徘徊在那个层次中,而且还有很多干扰。自己烦恼,弄得别人也苦恼,自己也没有快乐,自己总觉的距离别人很远,别人又感到自己冷漠。同修指出,自己感觉又没说到点子上,有点隔山打牛,没有着力点。直到前几天,我地区几个同修相继出事,自己虽然离开了原来的住所,具体情况还是了解的,他们情况随时能够牵涉到自己,自己才紧张起来、才真正向内找。经过分析,我深深的意识到,不是个别同修的问题,是邪恶对着本地区所有修炼人来的,自己没有做好、没有修好,没有负起应负的责任,对今天的局面也负有相当大的责任。

自己从内心真正想彻底改变现状,对自己的一切心進行详查,不够好的念头一出就抑制,并发正念清除自己的长期难以放下的不好的心,自己几天就感到有了進步,虽然距法的要求相距甚远,但我能够知道如何修正自己了,我知道如何抑制如何排除自己不好的心不好的观念了。还有一些不好的执着、不好的心,虽然没有去掉,但是我要曝光它,一定彻底解体它。下面是一些不好的表现:

1、自己为是,敬师敬法的心不够

自己平时看书养成一种习惯--就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所以经常靠着、倚着的,这些养成的习惯也保留到学法中来了,没有当成一件很神圣的事。法给予了我太多太多,但是我对法没有起码的尊重,只是来索取来了,只想从法中获得,当然法就不会给我有什么展现,所以几年来还是停留在一个层次,没有進步提高。心中没有把法放到足够尊敬的地位,只是当成自己的一个爱好或工作来了,而不是当成自己必须遵守的,根本没有把这一宇宙大法当成是至高无上的、是造就自己的因素,是我生命的一切根本,是必须溶于法中的!

2、对法没有无条件的接受

自己在潜意识中老是把自己的认识当成正确的,而不是无条件接受法中的一切,对自己认为对的、符合自己观念的接受,不符合自己认识的就不重视、不接受,更没有做到主动同化法。平时对同修提出的意见或见解没有认真品味,只是从感受上认识同修的观点,对不认可的就表现出狂傲、不屑一顾的样子,没有谦恭的接受法的给予、更没有谦恭的、虚心的接受同修的建议和批评。把自己的认识凌驾于同修的认识之上,总是不能够无条件的改变自己的观念,总是自我感觉良好、自我认识对的导致不能向内找自己的根本执着,不愿触及自己不好的一面,放大自我,没有决心或者不愿在痛苦中放弃执着,自己的执着总是掩盖和没有完全暴露出来。那些進步快、修的好同修一定是把法放在首位的,不会强调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而自己不能以法为大,就不能接受到法。

3、没有做到实修

自己的执着有的知道,有的需要深挖才能探明,但是就是摆在明面上的执着也没有决心去掉,为了自我的舒服,没有正视和不敢正视自己的执着和缺点,放任自己的一切行为和魔性。对于明知自己的执着不但没有决心去掉,还有意的隐藏,别人指出还会生气和不高兴,更不能“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所以那一关那一难还在,没有去掉,自己的行为也没有改观。例如,自己爱发脾气、性子急,顺自己心的、符合自己观念的愿意去做,否则无动于衷不去行动。总是似是而非的得过且过,关没有过去,总为自己找借口而不真正认清事情的严重性,真正彻底否定它,清除它。

4、正念不足,法理不明

自己每天都好象在看书,但是总感觉到自己没有什么提高,为什么?自己的正念不足,对自己在平时遇到的问题总是不能按法的要求去想、去做,总是用人的观念去思考、用人的方法去处理,所以境界没有本质的提高,说到底,没有真正体会法、没有认识法的重要,对修炼的理解只停留在表面上,更深层的内涵没有理解。

总结起来还有很多不足,归纳起来就是“没有实修,不能以法为大”,所以就造成在平时对那些自己已知的执著,不能放下,对自己在常人中的爱好不放,能够过关的也拖泥带水留有尾巴,不能顺利而过。现在我自己才真正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修炼的殊胜和伟大,也认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从现在起,自己要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要做到以法为大,不断修正自己的言行,做一个真正的修炼弟子,彻底解体那些为私的执着,纯正自己,符合法的要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