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劳教所恶警遮羞的外衣 【明慧网】

辽宁本溪劳教所恶警遮羞的外衣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一提到当权者对人民百姓的镇压迫害,很多人觉的这事离自己挺远、甚至不挨边;一提到暴政就想起秦始皇了。其实每个中国人当前都处于中共恶党的暴政统治之下。此党的对付人民的手段绝不逊色于商纣或秦始皇。本溪市威宁教养院(威宁劳教所),就是一个专门执行“共产主义专政”的暴力场所。

自99年以来,辽宁本溪市威宁教养院法制中心,至少关押过两千多名法轮功学员,用它们自己的话说:到这里不服的想回家不太容易。该中心打着“教育、感化、挽救”的牌子,对全省乃至周边省市送来的法轮功学员,采用一切想到想不到的手段进行所谓的“转化”工作。每个新来的学员,到这里就首先会受到干警的“关怀”,看上去很“友善”的面孔,很“周到”的安置,很“亲切”的交谈,了解各方面的情况,嘘寒问暖。让你以为真的是“人民公仆”来了呢。同时进行的就是大量的洗脑工作。早晨起来没吃饭就找你“谈话”,所长谈完主任谈、队长谈、犹大谈、外帮教谈(即彻底走向反面的犹大,回到社会仍然帮助邪恶中共做他人“转化”工作的人)。同时电视录像成天播放诽谤大法、师父;以及歌颂中共的录像,让你的头脑无一刻安宁。所有的房间、走廊都有监控录像。即便如此,每个新来的学员都有一到两个“转化”人员的看护,寸步不离,包括上厕所。

如果这些对一个人不奏效,它们就会恐吓你了,如:不“转化”就加你刑;不写作业加你刑;问你话不答应加你刑;不背“劳教学员守则”加你刑……;给你转成判刑;送你上关山子劳教所;送大北监狱去;等等。

再不好使,开始用手段,不准睡觉,弄几拨人车轮战术和你谈话,几天几夜,低头就拨拉你,就是不让你睡;还说你是炼功人,让你双盘,并用绳子绑上,不转化不松开……;或者找个借口送严管队,上抻床,能把好人抻成植物人;上地环;关禁闭,每顿饭一小块苞米面发糕。

这些只是它们的一少部份手段,不可否认相当多的坏事都是邪悟的人受恶警指使干的。它们每个恶警都有一套整人的方法,比如:所长刘绍实,此人极具欺骗性,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实质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多年的迫害经验使他积累了很多邪恶的“经验”,对人的心理活动及动态很能见缝使坏,且极为阴险毒辣,是该中心的掌舵人物;

副所长郑涛,此人掌握一些邪悟的理论,对人软硬兼施,吃软就给人灌输邪悟理论,并歪曲法律以恐吓人;不吃软就想方设法给学员延长劳教期限,无理刁难于人;

副所长郭铁鹰,如地痞无赖一般,威逼恐吓、挖苦诱惑、污言秽语、仗势欺人,无恶不用,经常在大法弟子面前开口骂大法、骂老师。有一个学员家属带一个孩子(四、五岁)来探望,郭竟用恐吓语言把孩子吓哭,以此戏弄于人取乐。此人低级可见一斑,并经常摆出一副流氓嘴脸,且自以为是,令人十分恶心;

干警苏正伟,用各种手段欺骗他人,极能算计人,工于心计,阴险狡诈;

干警丁汇波,该中心的得力爪牙,典型的邪恶方针执行者,对上级的迫害部署工作不遗余力,全力以赴的维护邪党政权,手段多样,邪恶至极,而且此人专能捧领导的臭脚,最能挖苦刁难学员,惯于指使转化邪悟人员,对未转化的弟子进行无所不用的打击批斗;

另外还有教导员张×;主任赵×;干警苏靖、郑凯、林×、韩×、王×、梁×等,都是邪恶迫害的直接执行者。

究竟这些恶警干了多少坏事,也许只有它们自己才知道,但每个坚定的大法修炼者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自己都知道。每个受过它们迫害的人都应该站出来揭露这黑窝里的内幕,曝光它们的罪行,扒光它们那遮羞的外衣,邪恶必将无处藏身而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