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

一、 信师

在明慧周刊上曾看到这样一篇文章《信师》,上面说:我们修来修去到底信师有多少,你相信师父的法身坐一圈吗?真的信多少,我也曾问自己这个问题。《信师》这篇文章写的真好,对我的触动很大。我下决心在今后的修炼中,在信师信法上找出自己的不坚定的心修去它。因为那不是我,我的真正生命一定是信师信法的,而且是坚信。

看这篇文章之后不几天,也可能是考验来了。我在坐车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士。她上车时,我有一念:坐到我身边吧。她真的坐在我身边了。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和她聊天。我说:“现在的天气不正常,你知道天为什么不正常吗?”她说:“不知道。”我和她讲窦娥冤的故事:“当时窦娥冤死的时候,有很多人知道她是冤枉的,可是没有人为她说句公道话,到头来只有一起承受灾难,三年大旱、六月飞雪。就象现在打死那么多法轮功学员,还要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你说老天能不降灾吗,所以灾难越来越多,人还不悟。今天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神给每个人机会,让人明辨是非,不要受害,明明白白选择自己的未来。天要灭中共,你要不退出你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成员,老天灭它的时候,没退出党、团、队的就一起吃“锅烙”。大姐你退了吧,而且还保你平安。”她没表态,但是说:“我看过光盘,知道法轮功挺好的,但不知道怎么炼。”我说:“你想学吗?”她停了一下,说:“我随便问问。”不一会儿她下车了。我想:如果她真想学,我还真得帮她。但心里有点不太放心,她能是真心学吗?但师父说遇到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如果她应该得法,她是有缘人,就应该帮她,我努力去掉怕心。

第二天去市场买菜的路上遇到了那个大姐,我一眼就认出她。我说:“你还认得我吗?大姐,你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你很善良。其实昨天我没有和你说我也炼法轮功,我们有光盘,有师父教功动作,你想学我可以给你送去,你家在哪?”她听后很兴奋,说:“昨天下车的地方,再往里走就是我家。”她又让我把光盘放在她家门前就行,她有时不在家。两天之后的晚上我去给她送光盘、小册子。她家院里有两条大狗叫得很凶。

又过几天我学法回来路过她家,她正好在门口坐着。我赶快下车,她也认出了我。她说:“你怎么还没给我拿来呀?”我说:“我给你送来了,你没看到吗?”说着,我往院里一看,那个绿色手拎兜还在那。我帮她拿来,转身刚要走,才想起她还没三退呢。于是我赶快说:“你得退出党、团、队呀,天要灭中共了!”说了半天她同意退出团队,还帮她的丈夫和孩子退出了。看到大姐高兴的样子,我感到很欣慰。

二、一次证实法的经历

一天坐在车上看到在一个村子大队部的墙上写着什么“邪教村”。回来后心想不能让这个标语存在,于是和同修交流,她说她也看到了,我们决定要尽快把标语涂掉,不能让它在那毒害众生。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们三个同修出发了。步行一个多小时,路上边发正念,边在路边的电线杆上贴上了真相不干胶“法轮大法好”、“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世界需要真善忍”,沿路还发了光盘和真相资料。大约十点多钟,我们来到标语旁,可是当时来往车辆很多。于是我们一起发正念,然后由一个人去擦。墙壁很细腻,不好擦。先把带去的涂料往墙上抹,但盖不上,又把墙弄湿后,同修拿着带去的小铲子和小刀用力刮。为了不引起过往车辆注意,先由我动手去刮,她俩发正念。后来看進度太慢,就由两个人刮,一人发正念。再后来我们三人一起刮,边刮边发正念。我回头时看到有警车,这时怕心出来了,于是我请师父加持,赶快去掉怕心。我们为了不把人家的墙弄坏,小心的刮着。“教”字比较容易些,“邪”字就很费劲,费了好大劲才把“邪”字刮掉。然后把带的涂料涂抹在这几个字的上面。我们想一会涂料干了,就看不出来了,总共用了二十多分钟。

回来的路上走出不远,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同修给司机讲真相,不说话的同修就发正念。告诉司机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讲三退,我们的诚心打动了司机,最后他同意退出团队。我们给他起了一个化名叫“海英”。我们真的太高兴了,这一天太有意义了,疲劳顿时全消。

回来后,我说我当时看到三辆巡逻的警车,但看到你俩发正念很强、很稳,我的心态也稳住了。她俩说看我的正念也很强。通过这件事,我感到同修之间传递的信念,正的信息越强也传递给对方,感染着对方,鼓舞着对方,事情就一定能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