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执著 乙肝症状消失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

  • 找到执著 乙肝症状消失了

  • 坚信师父最重要

  •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帮助妈妈闯关

  • 找到执著 乙肝症状消失了

    近日随单位体检,我的乙肝症状消失了,加号变减号,阳性转阴性。周围人觉的我乙肝不治而愈不可思议,都很佩服大法的神奇。

    作为一名老弟子,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坚定信师信法的同时,我也认识到自己执著和不悟对自己修炼状态的影响,体悟到师恩浩荡的同时也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

    强身健体是我走進大法的初衷,虽经多年修炼,此心未去,竟变成了根本执著,那个阳性加号成了“沉重的十字架”,法理上知道这是人的认识,可就是不能从根本上正信正悟上来,总担心传染给女儿,正念强一些时,知道自己根本没有病了,可一假想自己的血能否混到女儿的血里时,就又不行了。那种心里明白腿打转儿的尖锐矛盾弄得我不敢再想下去,比较起来,甚至觉的生死关都比这个好过。

    想起来,这里的人心太多了,对法没有足信,对女儿的情也很重。烂鬼抓住我的漏洞不放,我的肝胆部位几年不适,严重时疼痛难忍。好在我对大法的信念没有动摇过,难受到极点时就想就由师父决定我的一切吧。

    是师父看到了我的这一正念吧,也可能认为这一执著凭弟子个人的悟性很难过去,几次点化我没有病了──给女儿买疫苗到家一打开竟三支少了一支;两次梦中被告之常人乙肝患者的加号都没有了。我觉的应该去化验一下。

    从法理上讲,化验结果说明不了什么,但是在常人的理上却又是不可否认的。也是赶上了单位体检,可能也是安排吧,我就化验了一次,真就没有加号了,我又去传染病院验证一下,仍然没有加号。我悟到,这是师父拉了我一把,给了我一个台阶,也是为我破了一点迷,使我消除了迷惘,走出了误区,坚定了正念,我由此更加精進了。

    与我有同样问题的同修希望能从我的经历中也有所悟,坚定的信师信法,放下根本执著,走好今后的修炼之路。个人认识,不当处请指正。


    坚信师父最重要

    我今年八十岁了。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得法后,身上的冠心病、脑血管硬化、骨质增生等疾病都好了,身体很健康。

    在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突然出现了尿毒症的症状,晚上十一点开始尿下不来,一整夜也没尿下来。肚子憋的像鼓一样,大小便不通;接着脚腿也肿了起来,走路无力,我非常着急。这时我回想十年来,学了大法,身体改变,大法给我一次次的生命,从而坚定了我的正念。坚信只有师父能给我解决问题。

    当时我发出纯正的一念,我说:弟子修的不精進,出现了这种状态,我把身体都交给师父,死活决无怨言,并默念师父经文。

    就这样,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奇迹出现了,肚子开始咕噜了。

    当天我就开始排尿了,也排便了,三天后肚内的大便排完了(原先八天没大便)。肚子感觉舒服多了,不正常的小便,排了二十多天,大肚子慢慢下去了,脚腿肿也慢慢消了。这个腿肿都延长了三个月,都退去了。

    这件事惊醒了我身边的亲朋好友,他们明白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帮助妈妈闯关

    文/大陆大法弟子

    2007年4月14日中午,突然接到母亲病危的电话,说母亲突发脑出血生命垂危。当时就是觉的不可能这样。母亲从97年开始学法修炼,好象还算精進。怎么会出现这个情况?

    我坐在车上一边发正念,一边想修炼到这时了,怎么会出现这样大的病业反应?

    一会儿,我头脑渐渐清醒了(因为动了情,当时心很乱),静下心来仔细的思考,想起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讲的“越到最后对你们的考验也越严峻、越关键”。正法越到最后,旧势力不会善罢甘休,总会垂死挣扎。真正做好三件事的学员,它带不走,也不敢毁,但它会钻学员有漏的空子。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同修之间理所当然的应该互相帮助。当有的学员迷失时应该提醒,帮助。我的心明朗起来,我觉的我在挽救的不只是母亲,而是一个大法弟子。即便是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迫害,即便是和旧势力签约了,也不允许它们带走。

    我在母亲的耳边一遍遍的说:“妈妈,谁叫你,你都不要跟着走,师父在人间,你还没有修炼圆满,还有许多众生等你救度。妈妈,师父是李洪志”。每当护理在母亲身边的时候,我给她读她最熟悉的《转法轮》,默默的发正念,同时周围的很多同修也在帮助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解体旧势力与乱神。

    整体协调起来,大法弟子是一个坚实的整体。母亲一次次度过了危险。在第五天的时候,小姑子说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一群人叫妈妈走,妈妈说;“你们走吧,我不走。”

    妈妈的走回来,减少了大法的损失,更多的众生得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