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满而不溢 谦恭忠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张安世,字子孺,是西汉时的大臣,尽心尽职,为人谦恭忠厚。

张安世年轻时曾担任郎官,后来因为为人忠厚而受到大将军霍光重用,任车骑将军,忠信谨慎,勤劳政事,日夜不怠。霍光去世后,朝中大臣上疏举荐张安世为光禄勋,皇上也想重用他们父子。

张安世可能深知“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的道理,知道如果放纵贪婪的欲望不知满足,早晚会招来羞辱和灾祸。所以当他听说皇上还要对他加官进爵时,惧不敢当,去求见皇帝,摘冠叩头,说自己不足以担任这么重要的官位,希望皇上保全他的性命。皇上笑着说:“你太过谦了,你要是不行,还有谁行呢?”张安世仍旧坚辞不受,皇上没有答应。数天后,任他为大司马车骑将军,兼领尚书事,后来又改为卫将军。

张安世总是身穿黑绨,夫人亲自纺织。他看到自己同儿子都尊贵显耀,心怀不安,曾特地替儿子请求外出补官。

张安世曾经向朝廷举荐官员,那人后来向他道谢,张安世很后悔,认为举贤荐能,岂有私谢之理?从此便与此人断绝了来往。

有一郎官来找张安世,说他自己功高却没有升职,张安世说:“你功劳高了,圣明君主必然会知道。作为臣子任职,怎么能自己宣说自己的长短呢?”从而拒绝提升他。过了不久,这个郎官却又得到了升迁。张安世就是这样匿名迹远权势,公私分明,不喜欢让人知道他的恩惠。

他的忠厚还体现在他善于隐人过失。在任光禄勋时,有位郎官因为喝醉酒在殿堂上小便,主事将这件事禀报了张安世,想要按法处罚,张安世却说:“怎么知道那不是反水浆呢?”

张安世虽位高权重,但却以谨慎周密而著称,内外无漏洞,自始至终谦恭不骄,史书称赞他“满而不溢”。皇帝非常信任和敬重他,去世后赠印绶,送轻车甲士,谥号“敬侯”。他的子孙继承了他谦恭、知足的美德,也受到朝廷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