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敦厚大度 慎独谦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日】陈重,字景公,是东汉豫章宜春人,生性敦厚大度。他与豫章鄱阳的雷义自小是好朋友,雷义为人善良怜悯,重义慎独,两人一起学习经典,修身养德,因为互相谦虚推让而出名。

陈重和雷义都曾在郎署任职。当时同在郎署任职的一位郎官欠了人家几十万钱,债主天天来向他要钱,陈重于是悄悄替这位郎官将欠的债还上了。那位郎官知道后,非常感谢陈重,陈重说:“不是我做的,或许有同名同姓的人。”始终不说自己的恩惠,他就是这样的敦厚善良,施恩不图报,不求名利。

还有一次,一位郎官因事告假回家,错拿了隔壁一郎官的一条裤子走了。裤子主人怀疑是陈重偷的,陈重没有替自己申辩,自己去买了条裤子还给了他。后来告假的那位郎官回来,将裤子还给了主人,这件事终于水落石出,周围的人这才知道身边居然有这样一位能够受污不辩的有德有量之士,自然对他十分钦佩。

雷义在郡府担任功曹时,一直提拔推荐善良的人,但从不夸耀自己的功劳。雷义曾经救过一个犯了死罪的人,这人后来送来了二斤金,雷义不肯接受。于是这个送金人等雷义不在的时候,悄悄将金子放在了他家的天花板上。雷义后来修理房屋,这才发现金子,但金子的主人早已死了,没法送还了,雷义于是便将金子交给了县里的有关官员。这同杨震“天知、地知、我知”的慎独功夫可以说是相互辉映了。

雷义还非常重道义,他后来升任尚书侍郎,有位同时当郎官的人犯了罪将要被判处服劳役,雷义悄悄上书承担了罪责,因此被发配边远地区。同在台省的郎官发现了,弃官上书,请求替雷义赎罪,汉顺帝这才下诏书免去了他的刑罚。

雷义后来被举荐为茂才,雷义要让给陈重,刺史不同意,雷义就假装发疯,披头散发的在外面跑,不理官府的任命。先前陈重一开始被太守举荐为孝廉时,当时也曾要将孝廉让给雷义,先后给太守写了十多封信,但太守不听他的。

同乡的人都赞叹说:“胶和漆自认为坚固,但也比不上雷义和陈重啊!”两人因为谦虚推让的美德而出名,当时的“三公府”(丞相、太尉、御史大夫)同时召用二人,并委以要职。

陈重和雷义两人在切身利益面前,能够没有私心,互相谦让,这真是了不起,被后人视为与人交往的典范,现在雷氏宗祠中的堂号“谦让堂”正是由此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