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小说《苍宇劫》及相关问题在法理上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从3月14日开始至今,正见网连续刊登了一部神话小说《苍宇劫》,随后其它一些网站开始转载。至今,国内外学员已经广泛传播,国内学员有互相传的、甚至有资料点印成小册子、印成书在学员中传播的;国外学员除直接在网上观看的,也有通过email群发给每个学员的,都津津乐道在传。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在学法交流会上、在论坛上、在三三俩俩的学员切磋中,都進行了广泛交流,小说《苍宇劫》成了一个热门话题,这是最近出现的一个极具争议的事情。造成了为一本小说而出现的人心浮动。

从目前反映的情况看,《苍宇劫》主要的问题之一就在于,小说在大法弟子中传播,引起的人心波动,这是一个奇怪的情况。

5月10日,明慧网发表了师父的新经文“关于小说《苍宇劫》”和编辑部文章“浮动面前找自己”。

学习师父讲法后体会到,我们在修炼到最后的阶段,必需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大家在艰苦的环境下修炼这么多年了,在目前正法的紧迫时间里,在救度众生的有限时间里,这一次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国内国外的学员被一本小说带动?在学员中大行其道,我们怎么在法上来看待这个事情?怎样才能在正法修炼的路上真正成熟起来?大法弟子的文艺作品应该怎样写比较完善?就这些问题,结合同修们的交流,谈谈我们的一些认识。

一、以文学形式来证实大法是得到肯定的。

这些年来,大法弟子的一些文学作品陆续问世,在揭露邪恶,制止迫害,歌颂大法,表现大法弟子在世间证实大法的壮举、救度众生等等方面都起到了积极作用。以文学形式来证实大法,写出好的作品,甚至流传后世,这都是无可厚非的。师父也是多次肯定的。

神话小说《苍宇劫》也是大法学员的文学创作,作者试图以小说的形式来形象的描述这次宇宙正法的缘由和过程,以及在人中修炼者的表现,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庞大的构想,写作也是相当辛苦的。我们也希望有这方面专长的同修,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证实大法,救度更多众生。

作为大法弟子的文学创作,包括小说,都应该有高标准的要求,一定要符合大法标准,偏离了大法,作品本身出现问题,导致太大的负面影响,不管自己的本愿如何,都可能给大法造成损失,给大法修炼者造成修炼障碍。当年旧势力也是打着帮助师父正法的旗号来左右宇宙正法的,释迦牟尼佛的一些弟子在不同层次上写书解释佛经,导致佛教衰亡也是教训,这些都是我们大法弟子应该早就明白的法理。所以,对于文学创作的学员,在写书的时候,需要时时事事都以法来衡量,作品中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应该怎么写,都必需严格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二、为一本小说出现人心浮动,表现出相当一部份人修炼的不成熟

自从《苍宇劫》开始刊登后,赞同小说观点的同修,谈了他们的感想,有些人看的热血沸腾,深受启发,也很激动,津津乐道的在传,还积极的向其他同修推荐,也一直持续的等待小说作者不断写出下一篇,不断询问怎么下一篇还没有写出来呀,等等。结果是执著心被勾起来了,人心波动起来了,淡化了当前大法弟子最紧迫的任务是什么,忘记了师父对我们的严格要求。

这反映了我们还有相当一部份学员,国内国外都有,还生活在比较宽松的日子里,思想还没有紧跟正法進程,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没有做到以法为师,在修炼上表现出还不够成熟。

其实,往往受到波动的都是学法不够、修炼不太精進、学法不深、法理不太明了的学员。大法能够造就整个宇宙,师父那么多的经书、讲法都不能使你精進修炼,而一本小说却让你精進了,这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理?当然,真正法学的好,精進实修,严格按照师父要求去做的学员是不会受到影响的。我们必需清楚的认识到:能让修炼人提高的永远只有师父和大法,修炼人也只有通过不断的学法才能正悟法理,从而升华上来。

由于一些学员学法不够,修炼不精進,看了一本小说就激动了、有信念了、自信了,那么这股热劲一过,这种从看小说而带来的这种表面上的冲劲、激动可能就消失了,就又不精進了。“总不能等着别人再发表什么小说吧?”我们必需清楚:小说是没有法的力量的,不能与大法相提并论的,修炼人的一切正信永远来源于大法,也只有不断的学法才能不断的坚定正信。

其实,在这期间,一直有不少同修通过各种渠道和交流,谈到如何在法上来看待这本小说的问题,可是一部份学员就是抱着固执的认识不放,就是坚持要传。为什么我们要花那么多的时间、人力和有限的资源在一本小说上,而不是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上,这本身不值得我们深思吗?正如明慧编辑部《浮动面前找自己》中说:“大法弟子讲真相,要用心的针对世人的症结去讲,而不是花很多时间满足自己的新奇感和其它人心。我们应该知道抓紧时间救人。多花心思琢磨怎么打开世人的心结,让人能够明白大法好、明白这场迫害的邪恶,在很紧的时间里让更多世人在正法中摆正位置、从而得救。”

三、永远不能在大法弟子中传播不是大法的东西

先不说小说本身有什么问题,看看目前在大法弟子中引起的人心波动,我们只能向内找,好好问一问自己,向内找看看为什么自己会被一本小说所带动?为什么历经千难万苦走到今天了还会出现在大法弟子中津津乐道的广泛传播一本小说――不是大法中的东西,这是为什么?我们需要问一问自己真正做到了时时事事在法上认识法了吗?以法为标准来衡量一切了吗?我们真正修炼成熟了吗?

其实,在这方面,根本就不需要再更多的交流,师父对大法弟子在这方面早就有极其严肃的讲法。

记得九九年以前有一些对大法的报道,那些报道在当时的情况和背景下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世人了解大法、得法修炼。但是这些不是法上的东西不能在大法弟子中流传。在师父经文《永远记住》、《佛性无漏》等等经文发表后,全部都销毁了。特别是大陆老弟子应该有深刻印象。

下面引用几段师父讲法,我们一起来重温:

“下面再顺便的说一件事,最近有很多大法弟子写了一些书。个别的我简单的看了一看,出发点都很好,很多写的都是修炼与被迫害和反迫害的内容,但是不能在大法弟子中流传。”(《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但是大家都知道,大法弟子要圆满,所以任何事情都不能干扰了今天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这个形式,这是事关重大的事情。除了学法,任何东西都不能插進来,所以绝对的不能够在大法弟子中流传不属于大法本身的任何东西,绝对不能对大法弟子造成干扰。”(《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四、文艺作品的读者定位问题

究竟一部文艺作品应该立足于写给常人看的,还是写给大法弟子看,这是一个关键的基点问题。

《苍宇劫》定位问题是引起争议的主要原因之一。从小说作者在正见网上的回复来看:既是给大法弟子看的,也是给常人看的。作者自己说:“实际上《苍宇劫》中有些章节已经不能够用“心得体会”这样的词语来形容了,那些章节可以说是作者从大法中证悟到的法理,会有从法中证悟的真理的力量”“《苍宇劫》并不是完全纪实的作品,里面有真实的修炼故事,也有虚构的故事情节”。

那么现在就有一个问题存在,既然是象作者所说的“《苍宇劫》可以是一篇心得体会,可以是一篇法理切磋,可以是一篇修炼故事”,那么就不能虚构,即使是天目看到的也应该如实的反映,但是,因为又是小说的表现手法,事实上该小说在很多的情节中都是有很大的虚构成份的。这样问题就出现了,学员要看,学员会当作是真实的来对待。所以,有些学员看后就说:原来师父讲的法是这样的,因为小说形象描述了嘛。那么仅仅从这一点来看,对看的学员在法中在各自境界中的正悟就可能会产生干扰作用。所以,一直有学员质疑小说的真实性。

换个角度来看:小说写作以大法弟子为读者对象,这是原则性的错误。这在前面已经详述。作者认为,小说也是在法理切磋,也是给大法弟子看的。这个写作的基点需要以法来衡量。

现在回过头来说说,小说又是给常人看的。我们认为文艺作品的创作是应该立足于常人的,而且为了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还需要写的常人看的明白,不是说常人就不能看懂神话小说,就看作者怎么去写。

《苍宇劫》作者认为:“常人读者看《苍宇劫》可能会觉的难以理解,很深奥,没有关系。”我们认为:这个认识值得商榷。怎么能够“没有关系”呢?那我们的创作目地是什么?常人连看都看不懂,我们怎么通过作品去讲清真相?怎么去救度他们?

再有就是,要写给常人,我们怎么把握尺度?很显然是不能写高的。一是,写高了,常人看不懂,二是也不允许常人知道那么高的事情。从目前反映的情况看,《苍宇劫》主要的问题之一就在于,小说在常人中起到的影响不大,反而在大法弟子中传播,引起的人心波动,这是一个奇怪的情况,也就是说,现在反而受到影响的是一些大法修炼人。

所以,这部小说的读者对象问题还是需要作者考虑的。

五、关于神话小说应该怎样写的讨论

现代人用变异的观念认为“神话小说”是虚构的。其实“神话”就是另外空间、或者高于人的某个境界、或者超越后来人的生活现况的一些真实情况的体现。那么,从对另外空间高境界的神和事的记述来说,我们应该写到哪些层次才比较合适?

作为小说,笔者认为还是从邻近三界的某一境界写起比较合适,因为是要给常人看的。对很高境界的描述,人的语言本身就无法达到,描述出来之后,再美丽的辞藻也是不敬。

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小说《苍宇劫》在引子中对极高境界的描述,对主佛和其他一些大神的名号的描述,对主佛讲的法用作者想象的人的语言来引用表达,对极高层次的描述还有东南西北,主佛还要“入甚深禅定”,等等等等,笔者认为都是不敬,甚至有更加严重的问题。

文学创作虽然可以虚构,但是我们必需严格要求,不是因为冠上小说的体裁了,就可以什么都敢写了。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要符合做弟子的本份。

六、关于小说《苍宇劫》其它一些问题的切磋

这次小说《苍宇劫》引起了很多的争议。通过各种渠道都在源源不断的反馈小说中存在的一些明显的问题,除上面提到的外,下面是几个主要的方面,提出来与大家切磋。

1. 小说中关于七二零时的传真问题

有学员说,在第一次看到小说中描写到:七月二十二日的上午一份传真到了厂部办公室,其内容是:【不用问我是谁,大法弟子都应该知道我是谁,绝不允许宇宙大法在人间遭到破坏,立刻走出来维护大法,立刻到北京,到省政府去,再不走出来的就不是我的弟子】,这个学员很气愤。

不知道作者知不知道,在当时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下,邪恶集团就是利用这些来攻击师父的,诬陷师父在“幕后指挥”的,千千万万的大陆大法弟子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勇敢的站出来维护大法、否定这一切的。奇怪的是,小说作者怎么偏偏就引述了这么一段,这在小说中,能够说明什么呢?不正是无意中帮了邪恶集团一把吗?现在想起来心都还难过,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五月十号师父发表了“关于小说《苍宇劫》”的新经文,我们能够感受到师父无量的慈悲。师父没有责怪任何人,仍然鼓励大家继续做好。

2.作者对大陆当时的修炼环境和七二零时的情况缺乏充份的了解

小说是来源于生活的。《苍宇劫》也是以正法和大法弟子证实法为大背景的。《苍宇劫》在描写主人公在当时的大陆修炼状态以及七二零开始迫害,这几个章节都是小说的重头戏。但是,从已经写完的部份来看,作者对当时大陆的修炼环境和七二零时的迫害情况缺乏充份的了解。从而出现了一些与基本事实格格不入的地方。这里仅举几例说明:

例一 小说描写:“孙月香……发现汪建国的身上没有法轮,但是她不敢讲,她怕学员们不相信,汪建国肯定会打击报复,又会给她扣上许多大帽子……结果遭到汪建国的严厉斥责,……几次在会上都把孙月香训斥的眼泪汪汪……”

大陆在九九年迫害前的和平时期的修炼环境,真正是一片净土。当时,学员之间,坦诚相见,一切在法上的交流是畅所欲言,精進提高,在大陆那种严酷的政治环境下都体会到了是一片真正的净土。根本就没有小说中描写这种所谓的因为交流而出现的“肯定会打击报复”“扣上许多大帽子”等等之说。正是因为当时在师父的严格要求下,有坚实的个人修炼基础,千千万万的大陆大法弟子才能够在九九年的灭顶之灾中走过来。

例二 在“辅导员之死”一节中描写了“第二中学的退休教师汪建国在家中被自己的独子所杀害,尸体被分割成八块,分别抛撒在八个区乡。……大法是不是假的啊……第二中学炼功点的炼功人数立刻少了三分之二,其它炼功点的炼功人数也明显锐减,坚持炼下来的学员很多也是战战兢兢。”

作者对传法的前几年得法修炼的大陆老弟子,一進入大法就坚定实修的那种状态缺乏一些基本的了解。象这样描述的情况在全中国根本就没有一例,绝对没有出现过因为一个人的死亡“炼功人数立刻少了三分之二,其它炼功点的炼功人数也明显锐减,坚持炼下来的学员很多也是战战兢兢”的情况,绝对没有。恰恰相反,这个例子很象是邪恶集团栽赃陷害大法时“1400例”中的那种假案例。

其它还有,如:“省城辅导总站的正副站长和辅导员们都在七月二十号晚上被抓捕了。” “七月二十二日的上午传真厂部办公室”“(公元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从省到市到县的一把手们的政绩都是实行法轮功问题一票否决制”等等,这些都是与当时的基本情况有不符合的地方。

此外,作者对一些大陆的一些基本情况了解不够。比如:

“十一月金秋的峨眉山道两边,枫红草绿银杏黄,秋色斑斓”。处于川西的峨眉山的十一月没有这种金秋。

陆青刚刚在一个山区小县的国营机械厂工作不久,不会有小说中多次描写的三十天的探亲假。

““十•一”长假,在小说中写的是一九九六年,那时还没有“十•一”长假。

“峨眉山国际气功大学”,尽管这个是虚构的,但是当时办气功大学之类的都是那些干扰师父传法的假气功,真正为气功铺路的那些却没有那样做。为什么作者就要选取这样的素材呢?

3 小说中使用了太多创新词汇和佛教禅宗、密宗以及假气功的东西,甚为不妥。

大法弟子写的小说应该有更高的标准要求,小说要达到证实法的目地,其基点必须是符合大法真、善、忍的要求,随意虚构、编造这是原则问题。

可能作者对佛教禅宗、密宗以及气功的东西有过研究和修行,在整个小说中描写了太多这些方面的东西,引用了佛教禅宗、密宗、气功以及编造了许多的新词汇,我们认为这是不妥的。

如:次法界、微法界、正法之轮、光明法轮、本源之神、佛眼大神通、黑暗藏、光明藏、宇宙年、广大神变、禅定、血红的大神、识海、佛光定、密宗黄教、胡跪合十、圣王暗自叹息、血红的大神们就举行了第一次法界正法协商大会、丈母娘的圣意,等等等等。

难怪我们好多同修看了小说引子之后,就说:作者胆子真大,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随意编写,特别是法轮圣王的讲法。

七、事实证明:小说不能表现整个正法的事情

小说《苍宇劫》试图从正法的缘由、过程,天上人间的正法历程来描述这次宇宙正法,很显然小说的力度和表现手法是不够的、达不到的,作者的这次尝试也证实了这一点,其实,这是我们没有牢记师父的讲法。

“问:弟子曾写过修炼武侠小说,用武侠小说的形式讲超常的理,是不是可以?如何在文艺方面做得更细致?让世人潜移默化的接受修炼的正确观念?
师:我想你要写史记那还是比较严肃一点的。写小说也可以,但是把大法的整个这件事情写成小说,好象小说的份量不是那么太恰当。我觉得写成史记,更具体化一些、人物化一些也无所谓;写小说如果针对某弟子、某一个地区、某一件事情,选一个题材嘛,这是没有问题的。” (《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

八、大法弟子应该继续努力做好三件事,排除干扰,救度众生

小说之事应该落下帷幕了。从这件事的教训和反映的问题来看,根本的问题还是没有学好法,没有做到以法为师,没有做到用法来衡量一切。

本文讨论了小说《苍宇劫》及其相关的一些问题,无意指责任何人,目地是希望通过交流,大法弟子能够在法中勇猛精進,更加成熟,能够创作出更多优秀的文艺作品,记录下正法的辉煌,给后人留下一条可以参照的路。在当前情况下,我们需要更加努力的学好法,把我们的精力最大成度的放在继续努力做好三件事上,在最后有限的时间可以救度更多的世人和众生。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