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经文《走出死关》有感

清除邪党文化因素


【明慧网2006年6月10日】我2000年曾去北京天安门护法,正念闯回来, 因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以及其它原因被邪恶绑架。在邪恶的高压下和诱骗下(邪恶答应保证不迫害其他同修),自己说出当地一些同修的名字;虽然事后其他同修没有被抓,但他们都受到监控。后来自己被非法关押判刑,04年下半年又回到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中。

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自己证实大法的事还算做的较好,也不断的鼓励当地同修走出来,带好新同修,《转法轮》已经背完第一遍,现第二遍已经背到80多页了,时常体会到师尊伟大的慈悲和大法的美好,眼中含着眼泪,自己似乎也忘了曾经向邪恶说出同修名字的事情,好象自己就是百分之百的真修弟子了。

当我看了师尊近来的新经文《走出死关》以后,特别是看到明慧上一同修经过激烈的思想冲突以后,更说出了自己曾经因邪恶关押提审时提供了同修的信息、出卖过同修。我自己以前那件事情也是出卖同修的行为,不能含糊、深埋在心中,应该说出来,公开表示放下这污浊的包袱,真正的走回到大法中来。

我刚意识到这件可耻的事情时,心中顿时痛苦万分,上下翻腾,觉的自己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件可耻的事情呢?自己还配当大法弟子吗?甚至怀疑自己还有没有资格,配不配再学法,证实大法的问题,这件事情说出来以后同修们怎么看待我这个一直被认为“精進”的修炼者,脸面怎么放的问题。

我内心痛苦万分,连法也背不進去,脑海中全部都在考虑个人的名誉得失;同时我也在反思自己怎么自己会怎么痛苦啊?反复读了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想从中找出一个理由开脱自己,遮掩自己心中的罪恶,可是,越看经文,越觉的自己应该公开说出来,堂堂正正的做一个修炼者,于是我在下午时对妻子(也是同修)说了这件事。我准备承受她的指责,可她没怎么说我不对,反而安慰我说以前大家不知道该怎么做,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了。我好象心中有点安慰了。

在做晚饭时,我真诚反思这件事情,悟到修炼者就是应该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今天我怎么会如此痛苦呢?把那污浊的包袱丢掉不是更好吗?应该内心高兴才是,怎么反而痛苦呢?突然,我一下明白了,这是旧势力恶党毒素的影响造成的,恶党多年来对中国人洗脑,宣扬假、恶、斗,其中那个“假”也在人的意识中根深蒂固,99年7.20恶党残酷的迫害法轮功,真相已大白于天下,可它们怕自己的丑事曝光,极力掩盖,撒着弥天大谎,以欺骗世人;历史上恶党坏事干尽,可它从来都没有真诚的向世人承认过自己的罪恶,都一贯标榜自己“伟、光、正”。旧势力非常执著于自己,其基点是自私的,也让这个恶党把执著于自己,即自私表演的淋漓尽致,从而干尽坏事,被宇宙众神定了死罪,落下淘汰的结局。我今天的痛苦不也太执著于自己的名誉、得失,这不是自私吗!

这就是死关,修炼要走出这死关,否则也将落下被淘汰的结局。师父不是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吗!未来的新宇宙是为他的呀!把内心污浊的包袱、罪恶放弃扔掉,从而尽快的同化大法呀!彻底否定旧势力,干干净净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才配是真修弟子,跟随师父,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当我决心将此成文,公开表示出来,顿觉一身轻,心中充满祥和和美好!

希望与我有同样经历的同修赶快走出这死关,师尊在慈悲的等待着我们!

此文因当天夜晚仓促而成,请同修们多多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