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人类什么样的启示

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暨师尊传法十五周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在这个世纪交替的时代,可谓多事之秋。对中国来说,尤为如此,千头万绪中两件事最为引人注目:一是“高速发展的经济”,让全世界瞪大了眼睛,都要想尽办法挤进这趟“财富”列车;二是法轮功在中国的兴起、被镇压和长达八年仍在继续的反迫害。两件事概括起来,就好象是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对中共而言,就是“物质发展”和“精神迫害”,伴随着中国人民甚至全人类,成为了中国社会的时代特征。

人们感受最多的可能就是经济发展。“回来看看,变化可大啊。一年一个样。”的确,高楼大厦,翻新的街道,高速公路,汽车飞机,手机和互联网的普及,光怪陆离的夜生活,激动人心的股市……大量外资的拥进,出口贸易的强劲,世界工厂的名号,外汇储备的巨额积累,对能源和原料的饥渴般的需求,GDP的持续增长……电视、报纸和满大街的广告牌、餐馆名字上都充斥着“大国”“盛世”“崛起”等让人心动过速的辞藻。

正是这种物质和感官的刺激很容易把人们带入一种亢奋状态,而对共产党压制信仰、残酷迫害法轮功显得视而不见、漠不关心,对法轮大法所倡导的“真、善、忍”和道德升华没有什么兴趣。也就是说,物质的发展成了压制精神的工具、借口和掩饰品。

“经济发展”的灾难

当人们津津乐道“回来看看,变化可大啊。一年一个样”时,有没有看到“道德的变化也是一年一个样”呢?只不过道德是往下滑的一年一个样。

人们都感受到了道德堕落的可怕程度。丧失诚信和无底线的性乱成为中国社会道德堕落的标志特征。人们不是不明白道德对一个社会的作用,当你买的油盐酱醋都可能是毒物的时候,当找一个纯洁的女孩都不容易的时候,那是因为道德的败坏已经深刻的影响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但是,很多人仍然迷信“发展是硬道理”,“先把经济搞上去再说”,“经济好了,道德自然会变好”。于是,人们容忍着共产党对道德信仰的镇压,而醉心于所谓的经济发展,指望某一天醒过来,突然大家都诚实善良、遵理守法、相敬如宾了。其实,把道德不好归咎于贫穷,是对穷人的诬蔑和因果的扭曲。多少道德高尚之士,可能一生都穷愁潦倒,或者两袖清风;多少大奸大恶、人面兽心之徒,不正是腰缠万贯的达官贵人、富商大贾吗?

人们越来越看到中共奉行的“没有道德的经济发展”,对中国对民族对这个世界都是一场灾难。全民一切向钱看,为了赚钱,什么都可以做。坑蒙拐骗、假药毒米都算小儿科了。从大处说,有国内学者把中共的经济发展过程比喻为中共及其既得利益者“把中国变成西方人的奶牛”的过程,中共把人权成本降到最低,让全世界的商人都争着去挤这头奶牛,而不顾这头牛的死活。这种断子绝孙的发展模式又能持续多久?一句“把财富带走,把GDP留给中共”道出了中共经济发展的危害之甚。

国务院国资委经济研究中心负责人撰文指出,据日本海关统计,近十年来中国出口日本的方便筷子合计约4486万箱,每箱5000双,总计约2243亿双。根据中国林业专家计算,为生产这些筷子而毁灭的山林面积占中国国土面积的20%以上。同样,因为太便宜,早已不烧煤的日本却每年从中国进口2000多万吨煤炭用来填海,变成人造煤矿储备能源。中国潮水般涌入西方发达国家的廉价一次性商品,虽然毁灭的是中国资源,却连西方国家一些有良知的人都被震惊,纷纷呼吁改变一次性消费,并忠告中国要保护资源。国土资源部有关负责人说,各种名目的开发区面积已超过了祖祖辈辈建成的中国全部城镇用地面积的总和。安徽原副省长王怀忠的名言“查嫖娼就是破坏投资环境”,更是折射出中共经济发展的道德代价。

中共所谓的经济发展造成的贫富之差,造就了人民头上新的三座大山——学费、医疗费和住房。可是“希望工程”“社保基金”等应付之举都成为了贪官污吏的滚滚财源。当中共自己也意识到高速经济是一种没有可持续性发展前景的巨大灾害时,发展的速度想停都停不下来,犹如一辆刹车失灵的卡车在下坡路上只顾冲将下去。道理很简单,没有道德的人,不会为了别人的子孙而手下留情的。“钱”就是一切,只要今天能搞到钱,哪管明天他人的死活?反正很多有钱人都在把自己的后人移民到海外去了。

厚德载物

人们在讨论,中国问题是不是政治问题,是不是制度问题。说白了,是,也不是,归根结底是道德问题。法律是建立在一定的道德基础之上的。西方的法律体系是基于基督教文化的,法律之上还有天,国民的诚实品德是信用制度的基础。到过印度的人,对印度人沉稳的国民心态、完善的金融信用体系、良好的道德素质大都留有深刻印象,这与它的宗教信仰不无关系。而中共是把绝对的无神论和辩证唯物论那一套东西作为理论基础,去“发扬光大”中国历史上沉淀下来的最无耻的厚黑学,于是厚黑学加上无神论和斗争哲学,害得中国到处无法无天,这些都与现代法律、信用社会完全背道而驰。有人说,如果美国的高楼大厦都倒了,美国还是美国,因为制度还在,信仰还在,精神还在;而如果中国的高楼大厦都倒了,就不是中国了,因为这些年中国的所谓强大就是靠这些表面的东西撑起来的,并没有建立真正的制度,更没有信仰和道德精神。虽然不一定准确,但相当真实的反映了在中共统治下的社会现状。

经济的发展同道德的升华原本不矛盾,而且相辅相成。法轮功学员学法修心之后,努力在家里做个好丈夫、好妻子,在单位做个好职工,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不贪污不受贿,严肃对待婚姻、对待家庭、对待社会,对经济的发展,不是都有好处吗?共产党讲什么“精神文明”,可是有几个人响应号召去发自内心的要“精神文明”呢?道德是不能靠政治学习来提升的。法轮功学员们是从法理上明白了“人是怎么来的”,“做人的目的是什么”之后,才真正发自内心而非外界的压力要去做好人的。这不是共产党一阵一阵的任何运动所能相比的,而且共产党所谓的道德运动都是以给党服务为最终目的,对人心向善起不到什么根本作用。被中共自己整肃的贪腐高官们,有几个不是白天在大会上高喊“清正廉洁”的?

人们相信中共的“先把经济搞上去再说”这种论调,把“经济发展”和“道德”对立起来,从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害怕共产党的强权,看到共产党也搞经济了,就容忍着共产党对道德信仰的迫害。事实上,我们都看到,道德败坏之后,真正的受害者并不是哪个人,而是所有的人民了。

神是慈悲的。只是迷中的人们感受不到而已。中国在走入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时候,法轮功在中国传开了。“真、善、忍”的道德光芒对于这个五千年文明古国的复兴,可以说是天见可怜,给中华儿女的无上恩赐。然而,共产党这个无神的西来邪灵容不下这份神的慈悲,非要把法轮功赶尽杀绝,断送中华民族的未来。

小事情和大道理

从大陆来美探亲的老人,是那种绝对的无神论者,打心眼里觉的信神可笑。有次老人问,法轮大法对人类到底有什么好处?正好,那天我去车行买车,买出一个故事,就说给老人家听了,老人家嘴里不说话,但我知道她还是听进去了。现在买车不用一家一家的跑,在网上查询就可以得到一大堆车行发过来的报价。我要的是本田的房车,皮座加光碟(DVD)放映机,好在车上让孩子看录像。有一家回复的价钱比别人低了许多。我打电话到其它几家去要价,他们说不可能给出那个价。我一琢磨,第二天就带着打印出来的报价单去了车行。经纪人拿着报价单去找经理,过了好半天,经理出来跟我说,这个报价有问题,只算了皮座,没有算光碟放映机。但是,因为是他们的问题,按照法律必须按这个价卖给我。我一听,白得一个光碟放映机,这可是汽车自带的,按钮都在汽车上,屏幕是悬在顶上的,捡这么大个便宜,心里美滋滋的。在办完繁琐的各种手续之后,崭新的车子送出来了。我上得车来,赶忙把一张光碟塞进光碟机,想过过瘾。可是,没有动静。捣鼓了一会,还是不行,几个车行的销售人员也上来摆弄,一点动静都没有。销售人员说,还没见过这种情形。时间晚了,最后只好放弃,让我先开车回家,跟维修部约时间再回来修理。

孩子们兴冲冲的带着光碟要上车来看录像,没想到这么个结局,一家人都觉的很憋气。但是,毕竟是修炼人,明白没有偶然的事,这个光碟机忘了算钱和一上来就是坏的,这么巧,有什么是我要修心的呢?我越想越不是滋味。问题不在乎多少钱,而是自己当时占了便宜后的那种欢喜的心态,的确不是一个修炼人的心态。其实,对很多大法弟子来说,这是一个很初级的刚入门时就会遇到的心性考验。想到这一层,心里本来对车行的怨气一下没有了。后来车行说把车开回来待修,一时半会修不好,还要去订新零件,要等好几天。买个新车钱交了,车影子都看不到,家人不高兴,但我很平静。《转法轮》中曾举过一个例子,说有位父亲在孩子的恳求下去抽了个奖券,没想到抽到一辆高级小孩自行车。这位父亲左想右想不对劲,最后拿钱送单位去赞助了。我也想,这少收的光碟机的钱,是不是也要拿去赞助别的事。

这事本没有什么好说的,是老人家问起“法轮大法对人类有什么好处?”,我就顺便把自己这两天买车的心理活动给她讲了出来。她觉的我有便宜不占是在冒傻气,但是我说,我占了这种便宜心里不安,光碟机为什么坏了?作为修炼人,会把这种“巧合”当作修心的机会。如同摔了一个跟头,会反思自己有没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大法教给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买车的过程中,我暴露出的那种占了便宜忘乎所以的欢喜心,就是我要修的。对于今后,遇到同类事情如何处理,也有了参照。我给老人说,您觉的我这样做很傻,那是因为我们是一家人,觉的“亏”了,如果别人这么做,您会有什么不高兴吗?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这样做,都修心向内找自己不正的地方,对您对全人类不是很好吗?您问我“法轮大法对人类有什么好处?”,这还不是一个大好处吗?

我知道,我是在共产党的教育下长大的,受过不知多少共产党所谓的道德教育。可是,那些东西从来没有触及过我的心灵。过了不惑之年的人,上有老,下有小,生活的阅历也算不少了,早已没有那种理想主义的冲动了。而今天我对自己占了点小便宜而耿耿于怀,觉的很对不起别人,我自己都很惊讶我是如何能如此的。我知道,是“法轮大法”真正让我从日常小事中时时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要按“真、善、忍”做好,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李洪志大师在《转法轮》中第一讲就指出“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这个修炼的过程,就是在磕磕碰碰摔摔打打中,升华自己道德的过程。

有人说我不信神或者信别的宗教也能做到,也许是,但是,共产党没有把我教会,我进过的别的宗教也没有教会我,对我个人而言,是法轮大法教会了我,我当然要感激大法对我的灵魂的救度之恩,我也看到了法轮大法对中国人,对全人类的启示是什么。

以德护法 超越苦难

启示当然很多,这里我就说两点:“道德”和“维护道德”。“道德”是自己做好的过程,而“维护道德”是在道德受到邪恶的攻击打压时,能不能站出来维护道德。对法轮功学员来说,就是“得法”和“维护大法”的过程。

法轮功反迫害的八年,实际上展示了如何维护道德的过程。今天的人类有太多的借口来为自己面对邪恶的不作为开脱,特别是在党文化的影响下,思维的误区就更多了。我们不妨撇开那些各种各样的开脱之词,就用基本的善恶是非做标准,来看待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对人类的意义。

当人们习惯于被共产党的强权吓倒时,法轮功学员没有被吓倒,而是勇敢的站出来,走出了一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迫害道路。

当人们认为应该这么躲、那么躲,这么骗一下、那么骗一下,或者干脆躲在家里炼时,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没有选择言不由衷的逃避。

当被经济利益所诱惑全世界都在为同中共做交易而不愿直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时,法轮功依靠自己的力量,永不放弃,坚持讲真相,揭露邪恶,制止迫害,开辟了让世界了解法轮功、传播迫害真相的一片天。

当很多中西方媒体都被中共收买或者施加压力而负面报道、不愿报道法轮功时,法轮功学员白手起家,做起自己的媒体,发展到今天已有了网站、报纸、电台、电视台等多种媒体渠道,全面揭露江泽民团伙和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当中共封锁网络、信息渠道,不让大陆网民接触真相时,法轮功学员开发破网软件,并使用电话、邮件、网络聊天等各种方式传递真相;更不顾危险用电视插播揭露中共的谎言,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当江泽民团伙和中共丧心病狂的用洗脑、关押、折磨、下岗、没有住房、打死算自杀、活摘器官等等邪恶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时,无数的大法正信者并没有被吓倒。

当共产党成为人们了解真相的真正障碍时,法轮功学员推出了《九评共产党》,系统全面的揭露共产党的邪灵本质,引发了退党大潮。

当人们被什么“搞政治”,什么“反华势力”等党文化障碍,不理解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时,法轮功学员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反共不是反中国,反迫害不是搞政治,法轮功学员没有放弃自己的原则,不为外界所动,继续慈悲的讲真相。

佛法无边,为了更多更广的救度世人,法轮功学员开始了用文艺形式来传播真相:办“真善忍画展”,“新唐人电视台新年晚会”演出,更有以弘扬纯正的中国正统文化的“神韵艺术团”巡回世界……

人们都说“邪不压正是天理”,为什么是天理?就是在天象之下,有着顺应天象而行的敢于放下生死的正义善良的人们。等共产党垮了,回溯历史的那一刻,人们都能理解和感激法轮功学员为维护正法和正信的巨大付出。这种付出,就是未来人类在面对邪恶时的参照。

唯一的标准 唯一的机遇

法轮功学员的所作所为,看起来是在维护自己的修炼权利,实际上是在救度众生。历史上几大文明的毁灭,大多处于经济、技术高度发达而道德败坏的时候,特别是性的堕落。中国的文明为什么能存留到今天?那是神的安排。而当今天的人们不再信神的时候,甚至对神大肆诽谤的时候,那这个文明还能留下来吗?宋朝著名预言《梅花诗》中有说“最佳秋色在长安”,指的就是今天中国的表面繁荣,秋色能长久吗?人们从昨天看到了今天的表面繁荣,但是,有没有从今天的道德堕落看到明天一个文明的毁灭呢?有没有想到,唯一能拯救这种毁灭的力量是什么呢?许许多多明白了真相的人们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真、善、忍”大法是唯一能引领人类走向未来的希望!

神判断一个民族的存留的标准是道德。道德的败坏一日千里,而道德的恢复就太难了,光靠经济的发展和技术人才的引进或更替是根本做不到的,只有神的引领,才能真正让人找到心灵的归宿。法轮大法在中国的传出,就是中国人民的走向未来最大机遇。

悠悠万事过眼云,泥沙荡尽现真金。将来,所有的人会不约而同地看清这一点,从而把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在世间开始洪传这一天当作感谢主佛慈悲救度与记载人类幸运新开端的重大历史节日。一九九二年——二零零七年,因为法轮大法在人间的洪传而壮丽辉煌的十五年;因为法轮大法在世间走过魔难而可歌可泣、永载人类史册的十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