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太太向父亲跪下那一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遍布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每个人的修炼过程都是一个生动的故事,在“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的这个时刻,我想起在台湾嘉义市吴凤南路的一条巷子里,也有一个动人的修炼的故事。

那天,听到法轮功学员萧先生受伤的消息,我赶了过去,他坐在矮凳上,手臂还缚着纱布,太太也坐在身旁,两个孩子在旁边追逐嬉戏着,萧先生在黄昏斜照的阳光里,娓娓的叙说着修炼前后家庭发生的故事。

“想不到那一刻,太太突然跪在父亲面前。”萧先生说这是四年前发生的事。“当时我心里十分震惊,我从没想到太太会有这种举动,可是,从那次以后,父亲对我们夫妻的态度完全改变了。”

萧先生四岁时母亲就去世了,后来父亲再娶,因此他有了两个弟弟,父亲做清洁用具加工的生意,长大后兄弟们都在父亲的加工厂里工作。

“一直以来我总觉的我们这个家庭很复杂,十几年前我太太也走进了这个复杂的家庭中。”后来他把父亲的工厂顶过来跟太太一起做,弟弟则经营清洁用具的超市。

不知什么原因,萧先生的父亲就是对太太非常不友善,太太向父亲问好,父亲也不理不睬,经常无缘无故责备太太,甚至常常在邻里间说他们夫妻的坏话,太太觉的受了委屈了,就跟父亲争辩起来;将近十年的时间,他们都是生活在这种跟父亲斗争的愁云惨雾中。

“那段时间,我跟太太的心里是非常痛苦的。直到四年前,有一天,父亲偷搬我的工厂里的东西让我看到了,其实我早知道,他都是拿我的东西去给弟弟卖,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当时我非常激动,父亲却理直气壮的说,他可以做,我们不能说,我就跟父亲争吵了起来,惹的父亲更加生气。这时太太忽然跪在父亲面前,请求他不要生气,当时太太这个超乎寻常的举动,在我心里引起很大的震撼。”

从此,萧先生一家人的生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

这件事情在萧先生心里种下了一个很大的问号,后来他慢慢想起来,在几个月或半年前吧,每天早上太太跟人家去学校操场里炼法轮功,从那时起,好象渐渐没听到她跟父亲争吵的声音了。

萧先生说:“于是有一天太太邀我去参加‘法轮功的九天班’时,我就好奇的带着孩子一起去了。”

他参加了九天班以后,也开始学法炼功,慢慢的了解了大法的法理,才知道为什么太太不再跟父亲争斗的原因了。随着对法理的更深层的认识,了解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自己的心性也跟着慢慢的提高上来,父亲再怎么无理责骂,也不会再跟他争吵了。萧先生说:“尽量做到心不动,这是一个去执著、消业力的机会啊。渐渐的也听不到父亲的责备声了,整个家庭的气氛都改变了过来,有一天,父亲竟然跟太太说:我改变了很多。”

萧先生进一步体会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后,就更加精進学法修心性:“修炼人的心境改变了,外在的环境也会跟着改变。你知道,我们做这个清洁用具加工的生意是很操劳的,常常晚上要赶工,白天又要送货,可是修炼大法以后,感觉繁杂的工作反而变的顺畅了,工作再忙也能挪出时间去炼功去学法,去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一切都变的美好了。想起来,我得法还是该感谢父亲的。”

到现在萧先生修炼大法已经有三年多了,他举起缚着纱布的手臂继续说着最近发生的事:

“几个月前,我在附近租了一间房子要当工厂用,三个礼拜前,那时台风刚过去,我爬到屋顶上准备把屋顶整理一下,想不到屋顶都烂掉了,结果我一脚踩空就掉下去了,那个高度大约有一层楼高,掉下去以后,我记得我的身体翻了一圈,然后左肩先着地,十分钟以后我才能讲话,这时我浑身疼痛,不过我还是自己爬了起来,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撑过去,我嘴里念着:法轮大法好,心里想着:我是修大法的,没事。可是在刚摔下去的那一瞬间,我还是没能守住我是炼功人的念头,这是后来我才想到的。”

“接着我打电话给我的太太,她送我到医院,经过医师检查,说我的左肩胛骨断了,胸腔肋骨断了一根,要住院治疗,我当时简直连呼吸、打喷嚏都会痛。第一天我躺在病床上,浑身痛的不能下床,第二天我就把床上的小蜜蜂(炼功音乐播放器)打开,刚好在播放第二套功法的音乐,我勉强自己下床来炼功,可是只能举右手,左手没法举起来。邻床的病人看到我这种炼功的情况,好奇的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在炼法轮功,他也跟着我炼了起来,炼完功以后我觉的走路也比较轻松了。”

“我在医院又住了两天,第三天我就跑回家去了,医生吩咐我要带三角带,那是保护受伤的肩胛骨用的,我也都没用过,到现在虽然胸部还有一点疼痛,但已经不碍事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

萧先生讲到这里,两个孩子也静静的坐在太太的身旁,萧太太接着说:“父亲也说他这一躺可能要躺很久,结果他三天就开着货车去送货了,是师父救了我们,法轮大法给我们全家带来美好。”

那天听完了萧先生的故事,我走出巷口时,胸中充满着大法的慈晖,他们一家人站在货车前笑着向我挥手,黄昏的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好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