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市王村男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摧残迫害 【明慧网】

山东淄博市王村男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摧残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六日】山东省淄博市王村男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魔窟。在我与非法劳教期满回家的大法学员的交谈中得知,山东王村劳教所是中共所谓的“文明”劳教所之一,表面上规定的很“文明”,不允许打、骂人,不允许,背地里邪恶为了得到中共恶党的立功受奖,强制大法学员放弃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恶警完全失去了人的良知和善念,不择手段的对大法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迫害。

大法学员孙某某,男,五十六岁,家住东营市胜利油田,被邪恶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六年上半年,因传经文被邪恶严管体罚后加期三个月。严管十四天被邪恶铐在床上不让坐,一天只允许睡一、两个小时,直到腿肿的动不了了才放过。

恶警对新入所的大法学员进行隔离、洗脑,不允许与外界或其他大法学员接触,制造出一种紧张恐怖的气氛,每天从早到晚不停的灌输诋毁、诽谤大法的录音、录像,看完后强迫表态写体会。恶警对不同状态的大法学员采取不同的迫害方式,有的利用毒打、体罚,每天从早到晚面壁,罚站,不让动,不让睡觉,企图拖垮精神和身体强制转化;有的恶警钻大法学员善良的空子,利用伪善来感化大法学员,使几经折磨,怕心太重,处于恐慌的学员对它们产生了一种感恩戴德的心理,错误的认为它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自己好;有的恶警利用家庭亲情、社会人情、离婚、开除工职等邪恶手段给大法学员施加压力;利用假经文或造谣欺骗大法学员,使大法学员做出错误的决定或对师对法产生怀疑;利用转化了的人邪悟的理论轮流迷惑大法学员。持续几周或几个月的洗脑,使学法不深,法理不明的学员神智越来越不清醒,用人心看待大法,衡量问题,离法越来越远,直到妥协转化或走向反面,邪恶就达到了目的。

恶警对于坚决不转化的大法学员采用的迫害方式有:长期严管体罚和给予加期、处分、判刑等。严管的形式有:

1、威逼、恐吓、训斥、毒打、戴手铐;

2、电棍轮番在身体各个部位电;关禁闭室(地下室的铁笼里);

3、上吊铐或铐在固定的地方不能动,每天只允许睡一、两个小时;

4、送攻坚大队,把坚定的大法学员分在非法轮功队,利用不修炼人的魔性或为立功减期的心理,经常威逼、无理毒打大法学员,每天从早五点到晚十一点甚至十二点坐小矮板凳或小马扎,坐的腿又疼又麻,屁股都坐破了,皮蜕了一层又一层,不让动,不让大小便。这种方式被迫害的大法学员柳××(男,五十多岁)和王××(男,四十多岁)拉在裤子里。

5、那些恶徒们还规定大法学员早三点以前不允许上厕所,七、八月份的酷暑天不允许洗澡、换衣服,不给任何自由或分配重任务劳动等。

以下仅从王村劳教所男二所七大队的三个事例加以详述:

大法学员申某某,男,五十九岁,二零零四年三月被邪恶非法劳教三年。零五年四月五日因不写“三书”、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关在楼下的地下室,铐在管子上,每天只允许睡一、两个小时,三十三天后送严管班继续严管。四月五日的晚上,狂风刮了一宿,第二天早晨,人们都惊奇的发现此楼顶的油毡纸连同穿避雷针的水泥垛子都掀起,摔在窗前摇摇欲坠,震慑着邪恶。以后吃饭站队时,经常能听到大法学员“法轮大法好”的呼喊声响彻在山东王村男劳教所二所的上空,邪恶极其害怕。

大法学员王某,男,二十多岁,有一天在恶警屋里,三个恶警用三根电棍长时间在其身体各个部位轮番电,更为残酷的是恶警把电棍放在王某嘴里电,嘴都烧破了,起了很多泡,很长时间吃饭困难,两腿内侧都电烂了,不能走路。

大法学员张某某,男,五十四岁,家住聊城巨野县城开发区一零九号,二零零五年底被邪恶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张始终坚持不转化,对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指示都不配合,不向任何邪恶妥协,受尽了毒打的折磨,牙齿打松了,不能吃主食,五个月没吃一口馒头,只能依靠喝点稀粥和青菜汤维持生命,骨瘦如柴,脸色煞白,奄奄一息,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一直被严管,没有任何自由。零七年三月十一日刑满回家是被两个恶警抬着出去的。零七年二月下旬新提拔的副大队长王新江到严管队训斥大法学员,显示威风,临走命令只剩一口气的张给它开门,张拒绝,邪恶的王新江觉的很没面子,怀恨在心,二月二十七日借张上厕所时找茬,打的鼻口流血。事后张找大队长罗光明,教导员李功明解决问题,却迟迟未解决。三月一日被严管的大法学员李某某为此不服,找罗光明、王新江说理,反而被一贯打人的凶手七大队长高××拳打脚踢了一顿,并且用手铐铐了好几个小时才放回严管班。

以上类似事例非常多,每天都在发生,坚定的大法学员每人都遭受过残酷的折磨,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对待只因坚持真理、不愿放弃信仰的五、六十岁的老人都能如此恶毒,不难想象,对待年轻大法学员会施以怎样的酷刑。这就是中国大陆所谓“全国文明劳教所”的“文明”表现。

山东王村劳教所是中国大陆邪恶迫害大法学员的一个缩影,其它地区的劳教所中的无数大法学员都在遭受着同样的迫害,无数大法学员和家人在承受着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痛苦。邪恶失去理智和人性的残酷迫害大法学员,天地为之震怒,中共恶党却标榜“现在是中国最好的时期”。

[注: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学员,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要理智、清醒的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在淄博劳教所男二所七大队被关押迫害的大法学员,在艰苦的条件下做好三件事,坚持整点发正念,清除邪恶;利用一切条件给恶警、劳教犯、转化了的人讲真相,到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原来邪恶的七大队从上到下的恶警全换了,邪党恶官从邪恶的八大队(迫害大法学员的大队)调来了新的人。现在除了新提拔的一贯的打人凶手高××为了往上爬,经常在大法学员面前显示威风、毒打大法学员外,有许多警察,非法轮功劳教人员都知道了大法的真相,有许多转化了的人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中。到二零零六年底,七队一百一十多名大法学员中有一半写出严正声明,否定邪恶和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跟随师父正法,坚定维护法;不参加邪恶组织的考试(交白卷),不写“三书”,不表态,不写作业。二零零七年三月,有二十多名大法学员对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指示都不配合,拒绝参加劳动,要求无罪释放。邪恶邪党恶徒现在对正念正行的大法学员无能为力,只要能出工干活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