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辽宁东港地区存在的问题与同修磋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八日】自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至五月二十三日,我们东港地区先后有十二名同修被非法抓捕。我想以这一系列的同修被绑架这件事,谈一下东港地区在做 “三件事”中所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以便整体上抓紧提高上来,在法上修,而不要被动的在迫害中修。

1.学法和修炼以及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至今仍不清楚

有部份人很少学法或者是不学法,认为《转法轮》里讲的自己都知道了,不用学也行;有部份人是害怕受到迫害而学法,认为邪恶在虎视眈眈,如果不学法而邪恶钻了空子遭到迫害怎么办?好象是学法的目地并不是为了同化大法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而仅仅是为了避免遭到迫害,那么我们今天来在人世间的目地是什么呢?那么怕迫害,实际上不就是在求迫害了吗?

还有一部份人把学法当成了任务,心态不是很正。在工作或干其它事情时用随身听或者是MP3听一听师父的讲法就行了,然后抓紧其它的业余时间去过常人生活。而不是真正静下心来用纯正的心态来学法、谦恭的接受师父的恩赐,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和能力,更好的揭露邪恶、救度众生。

更有甚者至今对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仍然不理解,也就更谈不上去做了,说什么:“不是说学《转法轮》就能圆满么?怎么还叫我们去讲真相呢?”

我想对以上的学员说一句,如果我们都是这样的心态来对待修炼的话,别说救度众生,连我们自己都救不了。这是最根本的问题。得到大法却长期不珍惜,不能真修,到了正法的今天还在处于这种状态,师父虽然还在慈悲等待你,但邪恶和旧势力的因素迟早会钻空子对你采取“毁灭性的检验”的,你平时心中没有法,在恶意的迫害中能过得了生死大关吗?你选择的未来是什么呢?

2.是不是真正的以法为师的问题

有一部份学员至今不能按照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去做。在做证实大法和讲真相这些事时以及发生一件事情时,并不是用法来衡量这件事情的对与错和该做不该做,而是看别人的。特别是在一些重大事情上,别人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或者是用人心来判定证实法中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没有自己的正念。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师父早就在《精進要旨(二)》〈路〉中和近期讲法中多次讲到这个问题了,不是说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吗?我们是怎么做的呢?“以法为师”不是挂在嘴上的,而是要按照这个要求去做的。有一大部份学员在遇到邪恶干扰或遇到困难或互相之间交流时,说的最多的就是:一切听师父的;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听师父的话是对的,反过来看看我们实践中是怎么做的?“做到是修”才是修啊。

3.关于整体协调配合方面的问题

整体的协调配合在我们今天做讲真相、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些事情上非常的重要,它体现在方方面面。下面仅从一个方面来说明整体协调配合的重要性和它的巨大作用。一次与吉林某地的同修進行了一次交流,得知这个地区的同修在整体协调配合上做的非常好,从而使这个地区在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等方面做的就更好。

例如:有同修被绑架后,当地的同修及协调人马上行动起来。有的同修去调查是哪个邪恶部门干的事,具体是谁干的;有的去准备营救被迫害同修的不干胶等真相资料;有的去近距离发正念;有的和被迫害的同修家属一起去派出所要人;实在没有时间走不开的同修也在同一时间发正念;当时负责接待的警察拿笔的手都在颤抖。结果不长时间这位被绑架的同修就走出了劳教所。

还有一件事,一位同修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后,当地的同修采取各种方式揭露邪恶。此地的公安局打电话给其它地区的公安局:“把你们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看住了,别叫他们到我们这里来。”这说明了什么呢?一是邪恶和恶人怕我们,而不应该是我们怕邪恶;另一个是邪恶是针对我们整体来的,并不是单独针对哪一个人。

恰恰在这方面我们地区却做的非常的不足。在我们地区的同修被邪恶迫害时,我们是怎样想的和怎样做的呢?有一大部份人一听到有同修被抓时,动的第一念就是保护自己:哎呀,他被抓了,能不能牵扯到我呀等等。当一旦觉的好象是能牵扯到自己时就吓的不知所措,没有了正念。也有些人觉的同修被抓牵扯不到自己的安全问题,就好象与自己没有关系似的,冷冷的丢出一句来:“他有漏,他肯定是有漏。”

就象上面提到的第二个问题里说的,我们不是常说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吗?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我们为什么承认呢?有漏就应该被迫害吗?当我们说这话的时候想没想到过我们这个时候的基点站到哪里去了。邪恶不就更有理由迫害同修了吗?同修被迫害了,我们首先想到的应是铲除迫害同修的邪恶因素、否定迫害、营救同修。我记的在几年前的《明慧周刊》里有一篇文章说过这样一句话“……在狱中遭受迫害的同修的身上是不是也有我们踩的一只脚呢?”

我们是一个整体,邪恶迫害同修不等于是在迫害我们自己吗?为什么我们东港地区被非法抓捕的同修我们一个也没营救出来?哪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能说与自己没有关系!正法進程已到今天,更需我们东港地区的大法弟子整体上协调配合的更好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从目前情况看,我们地区整体协调方面做的还是很差,辜负了师尊对我们的期盼、辜负了众生对我们的希望。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修走出来,参与到协调配合中来,抓紧所剩不多的时间做好我们应该做的那一切。

4.做协调工作的同修目前存在的问题

(1)用人心参与证实法的问题

虽然我们在证实时都或多或少的掺杂一些人心,但是随着我们在修炼中、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这些人心会越来越少,正念会越来越强。但是如果我们做协调工作的同修在这方面不注意就会造成很大损失。

比如说自从《九评》推出以后,有的协调人就说:其它真相资料都不用做了,东港地区的人都知道真相了,只做《九评》就行了。结果造成做好的真相资料发不出去,而需要资料的地方没有资料可发。

既然协调人自以为东港地区的人都知道真相了,其他学员也盲从,那邪恶为什么还在抓捕和迫害我们的同修?不明真相的人为什么还举报发真相资料的同修呢?如果真的是只发《九评》,其它真相资料都不用做了的话,《明慧网》上还出真相资料干什么呢?

2006年5月17日,《明慧网》又一次登载了师父在2003年11月15日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语文章。我理解第一这是正法進程的需要;第二是我们对当地的邪恶向当地的民众揭露的不够,揭露的不彻底,没有全面的给邪恶和恶人曝光。我们这次应该全面彻底的做好这件事。

开始时这位同修很热心的查找被迫害同修的资料,准备整理成小册子。就在材料都已准备好要去做册子的时候,这位同修的人心出来了,害怕以前被迫害过、现已回到家中的同修因为这次揭露邪恶而再次遭到迫害,因此而不让揭露迫害这部份同修的恶人。导致东港地区揭露当地邪恶的资料至今没有大面积的做出来和发出去。

不揭露邪恶不就是允许邪恶存在吗?想一想那些用自己真实姓名写的揭露迫害事实的同修,我们与他们相比差的是不是太远了?对邪恶揭露的不够邪恶才疯狂的,也许被迫害的同修发自内心的希望我们把迫害他们的邪恶曝光呢!我们不是常常把“一切听师父的安排”、“师父说了算”的话挂在嘴上吗?这时候我们怎么就不听师父的安排了呢?

(2)听不進同修建议的问题

我们有的做协调的同修听不進去任何不同的意见和建议,每当有同修提出不同建议时,根本不让同修把话说完,至于采纳和听取同修的建议就更谈不上了。这个问题的出现除了和协调人本身修炼有关之外,还与我们那些不“以法为师”、学人不学法、没有自己正念的人大有关系,滋养了协调人的家长作风。在这里并不是叫各位同修不听协调人的,而是让大家认识到这问题的重要性,在整体协调配合上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