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从末法时期的宗教走入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八日】“别听共产党说的,法轮功可是中国最好的一种信仰,他们才是真正的信佛法……”我很努力地想让母亲明白什么是法轮功。母亲很惊讶地听着。每次听了还会问一些问题。我知道母亲很同情法轮功,并且经常骂江泽民。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寺庙里已是乌烟瘴气,有让流氓来当和尚与另一派和尚打架斗殴争权夺利的,有养情妇嫖娼的,有盗窃寺院财物供自己吃喝嫖赌的,有穿着袈裟饮酒吃肉毫无顾忌的,有用庙里的财物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去行贿宗教局统战部高官以求得当家方丈位置,如同中国官场跑官要官买官卖官一样肮脏龌龊的等等。一个和尚告诉我,庙里的争斗有时比世界人还激烈。他还说出许多惊心动魄的具体事。我想这些人既然去了寺庙了,为何还要那样的争斗呢?我便十分的讨厌寺庙。母亲也常往寺庙跑,但依然好争要强,数十年的修行也并没有如法轮功弟子那样真善忍。有一天我对母亲说也去炼法轮功吧。母亲的脸一下子严肃起来:“怎么,让我离开佛教?我几十年的修行白修了?没门!”不仅没能让母亲改变信仰,反倒使母亲对我有了某种提防,增添了几许不满。

母亲在三十多岁时就吃斋了,佛教成为她人生最大的心灵寄托。母亲倒不怕中共迫害的政治形势险恶,而是因为她觉的在佛教里已经付出太多心血了,要等回报了,如何甘心放弃?对于这样一个信徒,我是真的没办法说服她的。也许是因为那时我自己也还没修炼大法,所以找不到突破口。但不管怎么样,每次从城里回乡下,我总要对她说服一番。六合彩流行一年后,全村人几乎没几个不玩了,连平常那些敬神的老人,男老人女老人都玩。每次说母亲你可不能去玩六合彩,她总说:“我绝不会参与,我是真信佛的,放心好了。”看母亲对我信誓旦旦的样子,我是放心的,毕竟因为六合彩,使许多急于发财想以此改变命运的山里人搞得家破人亡。母亲没有玩六合彩,起先也不参与讨论。但是整个村子里讨论的都是六合彩,母亲的身边都是这种言论。母亲被动的参与讨论参与猜测特码。有时也被猜中了一两期。问题可能就出在此。坚持了一年多后,信佛的母亲也终于没能远离那个浓浓的六合彩氛围。后来我发现母亲也象其他农村人一样玩起了六合彩。母亲是与附近一座尼姑庵的主持一起玩六合彩的。母亲玩六合彩有她自己一套理论。她说尼姑庵想扩建,但捐款很难,现在人心都不行了,去庵里的人可是越来越少了,所以她们就是想赌六合彩,赢一些钱用于寺院建设。于是,母亲与那主持经常抽签,问佛祖六合彩特码。然而,佛祖并没有次次给她们灵验。她们几乎是与一般人一样会赢也会输。母亲输时便睡不着觉,一个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个晚上在咬牙,心不甘呀。于是有时便怨恨起了佛祖。这些是三个妹妹告诉我的,我便回家责骂母亲。她便辩解说她赢钱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寺院建设。于是母亲便责骂妹妹们,说她们嘴坏。我说母亲你怎么不感到羞耻呢,玩六合彩可是属于嫖赌毒。我警告她,再玩六合彩断绝母子关系,我不再回这个家了好不好。母亲表面上答应了,不再公开玩了,但仍然在暗中赌。这回她吸取教训,让妹妹们无论如何不能让我知情。因为她输了几千元了,无论如何她想赢回。她说赢回了本钱,她便不再赌了。我知道了以后,便给钱,说输的我全给还上,这下总可以了吧!然而,赌输了的赌徒,有几个不输得眼红?六合彩已经成了魔鬼,一个紧紧拴住母亲灵魂的魔鬼。看看周边的人,不管信什么教的,全都陷進了六合彩魔中。因为六合彩,许多人六亲不认,因为六合彩,许多村民们干活无力。原本还有些以道德自居常劝人做好人的老人全加入了六合彩的行列。大几百号人的村庄,已经找不到一个与赌不沾边的道德之士了。祠堂在过去那可是神圣之地,可现在却是人们去向神求六合彩特码的藏污纳垢的场所。六合彩如同恶魔严重地败坏我们那个原本还算纯朴的民风。后来,我便讽刺母亲:“你吃得什么斋,念得什么佛,难道佛会允许你去嫖赌毒?”母亲说是为了建寺院,我说如果那样的话,你的寺院建得越大装的人越多,也就是嫖赌毒之徒越多,如果是那样,那么建寺院有什么好处?那寺里早都没了佛祖了,你们天天拜的敬的全是魔鬼呀,知道吗?母亲知道自己理亏,也不再为自己辩解,但叫她不赌六合彩依然没门。天哪,这是个什么样的世道呀,连母亲这样信佛一辈子的人居然都赌了,那么还有什么信仰呢!我说母亲:“看看你们这些佛教界信徒,有几个不六合彩,看看你走过的寺院,有几个不争权夺利,你说我们家周边的这个佛教不是邪教吗?你看人家法轮功,连股票都不玩,更不要说嫖赌毒。人家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人家才是真正的好人。知道吗?”我心里想着,看来只有李老师才可以让母亲改邪归正。

我特地从网络上下载一些宗教信徒改信大法的故事让母亲看。一次次的劝导,母亲略有醒悟。母亲开始认真地思考佛教与大法的异同。终于有一次,她说:“对呀,我们念着经,拜着佛又有什么用呢?我也常怀疑:真得天天这样烧香磕头就有用就可以去西天极乐世界?那坏人也可以天天烧香磕头拜佛。有人说念五千遍某法师的经书,就可以進西天极乐世界,那么做尽坏事的人临死前便念个五千遍,都成了佛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法轮功说直指人心,不讲形式,这真是好呀!”我趁热打铁,让母亲听李老师有关宗教的讲法。“佛是不承认宗教的,只承认人心的。宗教是人搞出来的,耶稣当年没有搞宗教,释迦牟尼当年没有搞宗教,只承认修炼的人心。当然修炼人在一起有个修炼的环境,当然更好了,那是以真正修炼圆满成正果为第一性的。执著环境,执著教会本身,那不是有为吗?有的人认为:我盖多少庙啦,我做了多少佛像了,那将来就应该圆满了。我说圆满不了。常人中有很多人也做佛像,啥也不是,是工作而已,那是有为。有为法如幻泡影,这是释迦牟尼佛讲的。你的思想不真正的提高,如果一个常人满脑袋思想业,时时反映出坏思想,把其摆到佛那去,就象一堆垃圾,摆在神、佛的面前,这允许吗?那绝对不允许的嘛。所以大家在修炼中,就要去掉这些肮脏的东西、不好的东西,达到一个纯纯净净的身体、干净的思想、更高境界的思想,你才能去那个地方的。还舍弃不了这些,放不下这些有为之事,那不太傻了吗?!”(《法轮佛法(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

母亲听了法轮功师父这些经,她那有如花岗岩的头脑终于开窍了。

二零零四年的正月初七,那是我永远忘不了的一天,因为这一天始,我正式走進了大法修炼的行列,对法理理解得更深了。在我开始学法炼功几天之后,我便迫不及待地回家让母亲也学五套动作。这一回,母亲不再坚持,她已经知道佛教与大法的巨大差距。只有几天时间,母亲便来了能量。母亲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大法书中所言都是真的。伟大的师父呀,终于把一个误入歧途的人拉入了正道。那个因赌输六合彩而咬着牙睡不着觉的母亲,那个认准了佛教就绝不回头的母亲,终于清醒过来了。每当想到这里,我的眼泪便会夺眶而出。这个宇宙间谁能救人于道德沦丧中,谁能让人彻彻底底的变好人做好人?那不是我们伟大的师父吗?母亲开始认认真真的学法炼功了,并有如饥似渴的感觉。母亲真的变了,那个因信佛教而变得善良,后又堕落的母亲终于变了。母亲不仅不赌了,而且争权好胜好计较得失的性格也变了。母亲几乎是对着昔日的同修呐喊,一个真正的佛法出现了,快离开六合彩,快离开争斗,快离开宗教呀!一些人也清醒了,加入了大法的行列,也有一些人背后议论说,不行,不能让她们独自离开佛教,要去哪要一起去。那些还与母亲修大法前一样在六合彩里争争斗斗的佛教徒们,似乎因为母亲等离开佛教而有了一种要捍卫宗教的悲壮气氛,极尽劝阻之能事。然而,这一回母亲是再也不会走邪路了,并且在我老家那块被共产邪灵与各类偏离了正信的宗教污染的土地上辛勤地播种着法轮大法的种子。因为母亲的作为,有许多生命得救了,有许多生命正在觉醒。

笔者从小就生活在各种宗教的氛围中,见证了宗教在中共无神论的冲击下,使中国人变得将信将疑半信半不信的现状。特别是这十多年来在恶党腐烂统治下,善良的越遭人欺负,杀人放火敢抢敢拼的都升官发财。越善的越没好日子,越恶的越是当大官发大财。这就给世间人善恶无报的感觉。于是,中国人包括宗教界人士都迷失了方向,掉進了地狱还自我感觉良好。人们呀,已经到了悬崖的边缘了,再往前一步,那可是万劫不复呀。我特别要奉劝宗教界的人士,想一想比一比,是不是有许多与我母亲一样的经历。我的母亲已经成为好人了,道德和层次还在上升,你们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