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的大法弟子;打一个真相电话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九日】

  • 智慧的大法弟子

  • 从打一个真相电话想到的

  • 智慧的大法弟子

    一女大法弟子包里常年带着粉笔、记号笔及写有真相的钱币,走到哪里写到哪里,钱花到哪里。

    一日大法弟子利用写有真相的钱币买物品,她将几张钱币递给营业员时,营业员发现并翻看着真相内容。大法弟子从容机智的问“你在看什么呢?我也看看。”她凑上前与营业员一起念:“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快看《九评共产党》”“中共搞历次运动杀害中国人民八千万,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中国大陆各大医院与监狱、劳教所勾结,摘取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贩卖,天良丧尽!”这时营业员的丈夫也接过钱币看,大法弟子说:“我知道法院和医院做交易将死刑犯器官卖给医院,医院再卖给患者,如今连百姓活体器官都卖,共产党真够黑的了。”营业员说我收过很多这样的钱,还有印上去的字呢。

    大法弟子经常去居民楼、大街小巷、公用电话亭等处书写真相标语。一日她正专心的在楼道的楼梯横截面处用粉笔写真相标语,刚写一半儿,就听有人上楼,她便快速上一层楼后再缓慢的下楼,当与上楼的人相遇时见他正停在那里认真的看标语,她便好奇的问:“写的什么呀?哎呀,共产党连活人器官都卖可真吓人哪!听说炼法轮功的都说真话,看来他们是真够冤的。”待他上楼后大法弟子将另一半儿标语写完。又拿出彩色粉笔在墙面醒目处工工整整的写上“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不要中共假恶暴”“天下奇书——《九评共产党》”。

    一天她去到朋友家,见楼道里有一邪恶标语,她用手擦也擦不掉,翻包又未带笔,无奈将口红拿出来,将坏字改为大大的好字,标语变为“法轮功真好”且红色的好字又大又醒目。多日后再去朋友家看到“法轮功真好”依然醒目。这时她拿出记号笔,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她在一楼墙面的两侧用诗的格式分别写上:“中共暴政五十年,杀害人民八千万,苍天惩恶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法轮大法;洪传九州;普世赞誉;真善忍好!”

    五一长假期间她与孩子去一小区的同学家,刚入小区大门便看到大门边的宣传板上的两侧用醒目的美术字写的邪恶标语,中间是普通插图。这里是每天小区居民的必经之路,心想怎样才能将毒害众生的标语除掉呢?因五一期间各部门下发文件欲对法轮功迫害,气氛很紧张,而宣传板对面是小区物业的收发室,如果有人在那里蹲坑怎么办?她心想那我就到小区各楼道里写“法轮功好”“共产党是真正的邪教”来抵消毒素,可是心里知道这是借口。既然我看到邪恶标语了,我就有责任将其清除。第二天早三点多钟,她带上湿抹布,发着正念来到小区。这时天已渐亮,见物业的收发室与宣传板之间有两辆小车,便侧身隐入车后将邪恶标语擦除,当她向前移动欲擦另一侧邪恶标语时,她发现一辆警车横在前方几米处的地方,心想即使有人也不许看见,同时快速将另侧邪恶标语擦除后,悄然撤离。


    从打一个真相电话想到的

    文/大陆大法弟子

    几天前,在网上看到吉林市大法弟子于文忠被绑架的消息,而且迫害得非常严重,已经不能行走。我心里很难受,为什么会迫害这么严重呢?过了几天又看到真相传单上提供了一个电话号码,一个办案民警的电话,我当时就想我要打这个电话。

    以前是出现同修被迫害的事情,把消息发到明慧,就完事了。今天突然意识到这不对呀,虽然大陆迫害的很严重,但也不能把这事全推给海外同修,这是多么自私的想法呀,这不就是等、靠吗?想到这里我决定今天一定打这个真相电话。

    想法一出来,马上怕心就上来了,用什么电话打呢?以前也打过这样的电话,都用的是卡,在公用电话打,现在这种电话少了,很长时间没打了,说白了就是懈怠,这个事不上心,麻木,猛醒这事不对呀!为什么迫害这么严重,这不都是我们自己承认吗,假如迫害出现了,我们每个人都全身心的投入营救,这场迫害还能持续吗?深挖自己还是怕心太重,我决心从我做起,再不允许邪恶在我们身边出现迫害的事。

    看到网上吉林地区的迫害事例,很痛心,很着急,看到了就逐个的发正念,帮助被迫害的同修,正念加持,让邪恶之徒遭报。目前吉林市迫害相当严重,前段时间被绑架的同修很多,最近又出现了几个,我们不能再等了。

    以前很羡慕国外的同修,打真相电话可以随意的打,拿起来就打,其实他们也不是象我想象的那样,那么容易,也是去掉许多怕心和干扰,才能打成的。

    这时我想我找个离大道边近点的电话,打完了可以马上走,一下意识到这不是怕心吗?师父的法在我的脑海中出现“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法正乾坤》),我要救这个警察,帮助被迫害的同修,我还怕什么?这不是最正的事吗?瞬间怕心被这强大的正念之场溶化了,于是我拿起电话拨通了13514457022,话机中传来了一段彩铃,电话接起来了,我说:最近你又抓了一个法轮功,你知道吗?他被抓后在里面遭了很多罪,被打的都不能走了。

    恶警:你是谁?
    我说:法轮功都是好人。
    恶警:你找谁?我不是(我知道他是说他不是那个警察)。
    我说:你不是警察吗?那就没错,不要再管法轮功的事了,
    恶警: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我说:我是为你好哇!
    恶警撂了电话。

    我准备的话没说完,可是我想这已经很好了,因为这种电话,只要他接了,只说一句都没白打,他会掂量着以后的事,再做坏事,不是没人知道,也不会没人管的。

    今天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只是对同修说句心里话:没有指责,埋怨,我们不能麻木,也不允许麻木了。在这里真心感谢海外同修给我们的帮助。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