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母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日】我的母亲已是七十八岁高龄,但精神饱满、满面红光、步履轻盈、神采奕奕。久不见面的朋友看到母亲时,有的很惊异的说:没想到老人身体这么好。有的更直接说:看您老过去的身体,没想到能活到现在;有的欣喜的说母亲越来越漂亮了,有人说母亲比十年前还年轻。是啊,母亲每天笑对生活的一切,笑对周围的每一个人,可你知道十年前我的母亲是什么样吗?

说起母亲的前半生可真是不容易,母亲二十岁那年与大她十八岁带有三个孩子的父亲结了婚。到了这个家,没享过什么福,除了照顾我的二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外,又生我们姐弟四人,日子可怎么过呀?七二年父亲病故,随后的五年间,我的大姨夫、大姨、姥姥、姥爷,母亲的四位亲人相继去世,一向刚强的母亲终于被击倒了,患了双侧乳腺瘤,以我家经济条件根本就治不起。

当时两个大姐和哥哥已结婚,三姐、四姐在农村接受“再教育”,我和弟弟上学,母亲便每天去针灸,整整扎了九个月才控制病情的发展,可母亲也瘦成了皮包骨,一米五的身高只七十斤重。但从小就患了小儿麻痹后遗症的我,四次大手术让家里债台高筑。母亲每天用两斤重的刀劈大竹竿子,划成竹条,一干就是五年。还了外债,并为弟弟挣下了所有的结婚用品及我的陪嫁。

当时六十多岁且瘦弱不堪的母亲在自家开了一间食杂店,这小店在十年间为我们姐弟及家添补了生活费。母亲六十八岁那年,已是体弱多病,尤其是严重类风湿折磨的她行走不便完全靠药维持。

一天,一位大姐来我家给母亲讲法轮功,并留下《转法轮》这本书。也许是缘份到了,母亲如获至宝,每天风雪无阻的去炼功,并把包装好的书分发给我们看。母亲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放弃了所有的药物,并戒掉了二十多年的烟瘾,从此酒也一滴不沾。身体一天天好起来,渐渐胖了,脸上泛起了红晕和光泽,不知不觉面颊上带着六十多年的麻点儿也不见了,细皮嫩肉,白里透红,整个人的状态透着慈祥、和蔼可亲,不要说我们做儿女的,就连我的朋友见了我母亲都要情不自禁的和母亲贴贴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母亲一次乘车途中,一个警察奉命上车清查,左右环顾,一步步走到母亲面前说:“这老太太真富态,满面红光的,好象炼法轮功的。”

母亲七十岁那年,正如师父所说老年妇女还要来例假,因为经血之气是用来修命的。母亲真的来了一点例假,从此母亲真的青春永驻了。这八年间母亲不但不见老,脸上的皱纹也逐渐减少,黑头发也越来越多,皮肤也越来越白。母亲越来越年轻了。

去年夏天去北京姐姐家,在天坛公园照相时,几个外国人不约而同的挤进镜头,用不流利的中国话说要沾“仙气”。按常理快八十岁的老人正是让儿女照顾的时候,可我母亲十一年间没吃过一片药,不但不给我们添任何麻烦,还尽力帮助我们。四年前,大姐夫病故,母亲不计前嫌陪伴小她四岁的大姐(继父的女儿)度过了最痛苦的时光;八年前,我做阑尾炎手术,母亲照顾我,直到我身体恢复去上班。去年三姐夫病故,母亲一刻不离的陪伴三姐,接着外甥女生孩子,母亲又整整照顾了二个月。

母亲走到哪里,都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母亲身边又多了学炼法轮功的新学员。最近我因心脏病暂住母亲这里,母亲每天换样做可口的饭菜,每天教我炼功,我们一起学法轮功著作,我也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

母亲善良、慈祥、豁达,赢得人们的爱。过年期间,我们同父异母的姐弟七人,加上外甥外甥女近三十口人团聚在母亲身边,是法轮大法让我们拥有一位最可敬爱的母亲。在她的影响下我大哥、弟妹及我都成了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