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一分为二”的流氓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当我们揭露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时候,总有人说:难道中共一点道理都没有?难道法轮功一点问题都没有?要一分为二!

当《九评共产党》传世时,又有人说:难道中共没做一点好事?!这也太片面了吧,要一分为二!

乍一听,“一分为二”很在理啊。任何事物都存在着两面性,有好就有坏,有善就有恶,对中共也得一分为二呀!

可是,仔细剖析这个“一分为二”,就发现它有两个大的问题:一是,在逻辑上犯了偷换概念的错误。二是,从本质上讲,这个“一分为二”根本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一分为二,而是“中共特色的流氓化的一分为二”。

中共的“一分为二”偷换了正常的一分为二的概念,把“任何事物都存在着正反两方面”,偷换为“说任何事物就必须同时说正反两方面”,否则就不是“一分为二”。

我们在评价二战期间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说的可都是日本的坏事,为啥没有人提出要同时说说日本好的一面?因为是谈论整个侵略战争的实质。

我们在评价岳飞的时候,都说岳飞是民族英雄,为啥没有人提出要同时说说岳飞不好的一面,因为说的是对岳飞一生的总评价。

同样,我们在谈起秦桧的时候,都说他是卖国贼,为啥没有人提出要同时说说秦桧好的一面,一分为二?因为谈的是对秦桧这个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的所做所为。

法官在宣判的时候,说的全是犯人的罪行,为啥没有人要求法官同时说说犯人好的一面?为啥没有人提出法官光说犯人坏的一面不符合“一分为二”?

当人们谈起癌症的时候,无不谈癌色变,为啥没有人提出癌症也有好的一面,为啥没有人说要对癌症“一分为二”?!

从以上实例我们看出,是否同时说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与是否违反一分为二并不是一回事。当一个事物的主流是正的时候,人们只说其正的一面并不违反一分为二;当一个事物的主流是负的时候,人们只说其负的一面同样不违反一分为二。

只说正的一面或只说负的一面,并不意味着所说没有经过一分为二的分析。恰恰相反,正是经过一分为二的分析,人们才会对一个事物做出是正的还是负的,是好的还是坏的,是善的还是恶的等等定性判断。

当经过一分为二的分析,判断出一个人或一个集体或一个事物的主流是恶的时候,人们会将其恶行揭露出来,为的是惩恶扬善;当一个人或一个集体或一个事物的主流是正的时候,人们会彰显其正的一面,为的是教导人们从善如流。当一个人或一个集体或一个事物坏到极限时,说其好的一面已经没有意义了,如果有人还要提出再对其“一分为二”,就是自甘与恶为伍了;当一个人或一个集体或一个事物好到极限时,说其不足的一面已经是吹毛求疵了,如果有人还要再对其“一分为二”,那就是与善为敌了。

而对于普世的判断标准,诸如善恶、好坏、对错、利弊等等,是不能用一分为二进行分析的,否则,一分为二本身就因为失去了判断的基础和前提而失去存在的条件。

那为什么在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事实是如此的清楚,证据是如此的确凿,迫害的深度和广度是如此的惨烈,就因为没有同时说中共的好话,有人就说这不符合“一分为二”呢?!

根本原因在于:在中共邪党的迷惑下,人们除了把“任何事物都存在着两面性”混同于“说任何事物都必须同时说正反两方面”以外,人们自以为是的“一分为二”——在不牵扯到中共的时候,人们按正常的一分为二进行思维;一旦牵扯到中共,人们就改用长期被灌输的以维护或者恐惧中共为根本的“一分为二”的逻辑,就会失去清醒、理智和客观。

其典型表现就是:潜意识中把中共当作自己,用中共自定的标准对中共进行判断和辩护,对中共的打击对象进行扭曲和攻击。无论中共犯了多大的罪行以及证据是多么的确凿,都要表示置疑并极力为中共找开脱的理由;无论中共打击的对象是多么的无辜以及被迫害的是多么的惨烈,也要极力的去挑被迫害者的毛病。在实在找不到中共好的一面以及被迫害者不好的一面的时候,干脆就指责对方不“一分为二”!

被毒害了的人在振振有词的说着“一分为二”的时候,意识不到其实已经落入了中共的圈套,其实是在用中共的流氓化了的“一分为二”在为中共辩护。

由此可见,中共这个“一分为二”与普世的一分为二根本不是一回事。那么,什么是人类共同遵循的一分为二,什么是中共特色的“一分为二”呢?

一分为二来源于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辩证法,与其对应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相生相克。一分为二有三个核心点:

一、对事物进行一分为二的依据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标准,黑格尔称之为“客观思想”,中国传统文化称之为“天理”。应用于人类社会,就是超越于地域、人种、男女、贵贱、民族、国家、团体之上的人类普遍认可的公理,诸如善恶、好坏、对错、利弊、真假等等。

二、事物的性质取决于占主导地位的方面,善的因素占主流,其性质就是善的;恶是方面占主流,其性质就是恶的。

三、处理矛盾的主要途径是采取具有积极和建设性的措施,诸如求同存异,以善化恶,以直报怨,扬善抑恶等等。至于具有破坏性的、暴烈的斗争方式,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

然而,到了中共那里,除了一分为二这个词还被保留以外,核心内容则完全变成了中共的流氓逻辑。

中共特色的一分为二来源于马克思的所谓唯物辩证法。马克思剽窃了黑格尔的一分为二,并对一分为二的三个根本点进行了阉割和扭曲,炮制了一套用于诡辩和煽动阶级斗争的流氓化的“一分为二”邪说。这个邪说,经过苏联共产邪党的强化,到了中共邪党这里,更是集古今中外一切流氓诡辩术为一体,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一、对事物进行一分为二分析的依据不是人类共同遵循的公理,而是所谓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

二、事物的性质不取决于其善恶、好坏、对错的比例,而取决于与中共一致的程度。与中共一致的,就是好的;与中共不一致的,就是不好的。无论中共所做的事情是多么的不好,也有好的一面;无论被其打击的对象是多么的无辜和善良,也有不好的一面。只要抓到对方的一点不是,就可扩大成100%的不是;实在找不到对方的一点不是,可以无中生有,栽赃陷害。

就算中共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错的,只要有百分之一的道理,也是可以理解的;即使中共做的事情一点道理都没有,也可凭空编造,涂脂抹粉。“反右”斗争被证明99%都是错的,但中共仍然说反右斗争是对的,不过是“严重扩大化”而已。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实在找不到法轮功的一点不是,就不惜自导自演天安门“自焚”丑剧栽赃陷害法轮功。

三、处理事物两面性的主要途径是毁灭性的斗争,按毛泽东的说法就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从以上对比可以看出,中共的“一分为二”只不过是打着一分为二的幌子,为中共自己量身打造的以自我为判断标准,用于抹黑别人、打击别人、保护自己的流氓逻辑。中共通过几十年的恐怖高压和流氓欺骗,潜移默化的把这个流氓的“一分为二”变成了民众思维的一部份。人们在用这个“一分为二”为中共辩护的时候,察觉不到其实不是按普世的一分为二原则在思维,而是在用中共特色的流氓化的逻辑在为中共辩护。

我们常常嘲笑那些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人,殊不知,用中共的“一分为二”为中共辩护的人,不也是如此吗?

中共流氓化的“一分为二”在强势和弱势的情况下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表现。

在邪气高涨、胜券在握的强势下,中共会撕掉“一分为二”的面纱,表现出“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张狂,全盘否定,全面镇压。中共的历次整人运动无一例外,都是把对手批倒批臭,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镇反、三反、五反如此,土改、工商改造也如此,文革更是登峰造极,至于六四镇压、迫害法轮功,在初期也是邪气高涨的表演。

在迫害力不从心的窘境下,中共则会举起“一分为二”的救命稻草,放低姿态要求人们对其“一分为二”。

在历史上,中共耍弄“一分为二”的流氓丑剧一再发生。然而今天在天灭中共的大潮下,仍然有不少民众由于恐惧中共或者受中共流氓化的“一分为二”的迷惑,不愿理智清醒的对待法轮功真相和《九评》、“三退”,面临很危险的境地。

揭穿中共邪党流氓化的“一分为二”的真正面目,是为了将这个流氓逻辑从民众的头脑中清除出去,让民众认清中共邪党的流氓本性和必然灭亡的结局,还人们正常的思维,从思想上和行动上退出中共邪党,以便在天灭中共的时候,保住性命,保住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