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的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从今年四月份以来,陆续看到了多起大陆大法弟子被绑架的事件。同时,个别海外弟子也有突然被绑架,后被直接送回大陆的事情,这方方面面,让我认识到,如果我们看不清我们自己,看不清我们自己在这一时期的真正使命,看不清我们真正的未来,就很难从人中走出来,就很难发挥我们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应该发挥的作用。现列举一些我发现的问题。

一、对正法的整体形势认识不清

有的同修一直持续的做着大量的讲真相的事情,但是这场迫害已经持续八年了,不知不觉已经认为现在就是这样的,就是在这种条件下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种条件下”实际上已经承认了这场迫害,如果我们停留在迫害中反迫害,何时是头?

让我们重温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的这段讲法:“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得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在海外,“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条幅到处可见,但是“停止迫害法轮功”,在有的时候已经成为一句普通的话了,体现不出其背后的内涵,停止迫害法轮功,好象是一种证实法活动的形式了。也就是说海外大法弟子出来搞各种活动,有多少人是真正用心,真心的去做,真正的用正念去对待,还是一走一过走了形式自己还不知道。从最近几次法会期间的游行看,海外大法弟子确实需要在整体上归正。有很多同修这边拿着横幅,那边不停的和身边的同修有说有笑,有的同修还边说边打着各种手势,条幅扯歪了自己还不知道。有些同修就是主意识不清,不知道自己干什么来了,满天都是眼睛,都在注视这小小的地球,大法弟子游行,多么神圣和庄重的机会,我们应该用什么心态去对待?

二、对各个大法项目和同修的情太重,不在法上

1、在大法中、大法项目中求名

举几个例子:

(一)同修甲到同修乙那里去取东西,同修乙向甲说自己买了好些箱往大陆邮寄的小册子,现在都压在了这里,边说还边抹眼泪,同修甲经济条件也不宽裕,他当时没有想大量做往大陆邮寄小册子这个项目,女同修乙一哭,甲想到自己是一个男子汉,应该能够承担下来,就勉强的买了剩下的那些箱小册子。经过好长时间,同修甲买回来的小册子还没用完。

(二)有的地区报纸长期亏损,大家研究如何调整,使报纸能够长期办下去。有的同修说,我们要继续保持日报形式,有的同修说应该细思量一下,调整为每周出两刊,这样虽然不是日报,但人们会一直看到我们的报纸,看到我们被迫害的真相,还能减少我们的运输等方面的费用。

其实,办报纸的目地是为了救度众生,能够达到救度众生的效果,哪种适合的方法都可以考虑,要继续保持日报形式,如果是为了仅仅保持这个形式,做个样子给人看,就是求我们报纸在常人中的名份,在这一点上不是真修,作为修炼人,对大法的任何项目都应该能够拿的起放的下,不要执著于一种形式而忽视了内涵。

修炼人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而修炼,已经很困窘了,还要摆个架子给人看,这是自己欺骗自己。如果有改版的需要,可以坦诚的和读者交流,“因为一些因素的影响我们现在改成周报或一周二刊,继续为广大读者服务”。大法弟子做事的出发点确实为人好,能够正视现实,向读者和广告客户说明情况,他们是会谅解的。如果执著于报纸在常人中的名份,会因小失大,因为我们有漏,如果不去掉,这个漏洞会越来越大。

(三)还有的同修一起去外面办事,有的同修在介绍别的同修的时候,说他是什么什么项目负责人。也有的同修,在介绍自己家人(同修)时,也说他是做什么什么项目的,有的还拿出他家人和某个社会上的名人的照片炫耀。其实,修炼人就是无条件的修炼,因为救度众生的需要,我们做了这些项目,这些项目背后是有内涵的,根本不是常人的工作项目,向别人介绍自己和同修,我们就是大法修炼者,如果把我们做的大法项目,摆到前面了,突出我们在某一个项目中的地位,那就是显示自己,对大法不敬,而且是利用大法。

其实大法弟子做多少真相工作都是应该的,而且无论在大陆还是在海外都要注意安全,不要什么什么都说,有多少同修都是默默的在做,而其他的同修都不知道,他自己也从来没有向谁炫耀过。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说:“负责人不管其在常人中做了多少工作,都是自愿为大法工作,工作的成功只是在常人中的表现形式,而能使人得法和大法的弘扬是大法本身的威力和法身的具体安排。没有我的法身做这些事,别说弘扬,就是负责人自身的保障也难得到,所以不要总是觉得自己如何了不起。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

(四)有的同修盲目的崇拜某些同修,认为他们有能力,有资历,有地位,还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有的同修没得法前在常人中希望出人头地,走入修炼后这颗心还在,表现上就是愿意当辅导员,在同修中愿意管一些事情,得到同修和佛学会的重视,等等。师父在经文《再论衡量标准》中说:“我早就讲过衡量人的标准就看弟子的心性,而且我绝不会叫任何没开悟、没圆满的人看清我弟子的真实修炼情况。”我们看同修,不是他做了多么多的事情,他在大法项目中有什么地位或者他哪一个方面表现的很突出,她的外表有什么变化等等,就认为他、她修的如何如何,而是看其心性,这也是唯一的衡量标准。

2、学了法,却没有学到法。

其实邪恶最严重的迫害是使大法弟子忙来忙去没有时间学法或也看了书却没有学到法。我们没有学到法,就不能用法来指导我们修炼,自己提升不上去,又做着很多证实法的项目,不知不觉,已经是象常人在做事情了。最近我背法几个月来,我明白了很多法理,而且师父讲的法虽然读了十年,但在今天,好多地方象是第一次在学,比如:决定人天目层次的三大因素是什么,遥视功能是如何形成的,背法后才知道。在这之前,无论读过多少遍书都没有印象。所以我这十年来,一直维持着一种完成任务式的学法形式,很多时候被另外的因素牵制,跑到了别的空间,自己还不知道。

所以自己不能突破自己,不能破除旧势力设置的各种变异的思维和魔障,就学不到法。比如:学法时让我们各种人的观念往外冒,让我们困,让我们想着手头上重要的工作而静不下心来,让我们读错字。想参加集体学法时,让我们走不出去;想自己安排时间学法时,又有别的事情插進来。这些年下来,我们有的同修事情没少做,但法没有真正学到,这也是一种长期的迫害,我们没有真正认清它,识破它。

昨天,我出现常人发烧感冒的症状,我背法背不進去,我不断的加强自己的主意识,背法,背法,背法,我把要背的这一段话多读了几遍,然后大概背了一下,之后再默写,默写完查缺补漏,再默写,再查缺补漏,一遍一遍,最后完整的背了下来。背法确实要坚定,要持之以恒,要对自己负起责任。

3、没有溶在整体中,没有站在正法觉者的视角上立体的看问题。

大法弟子今天是正法时期的修炼,不是个人修炼。遇到大法活动,有的同修想,这个“我”不想参加,那个“我”愿意去;有的想,这个“我”不擅长,那个“我”还可以;遇到集体学法交流,有的同修忙的时候就不参加了,有的同修觉的集体学完法之后总是谈论事情就不愿意参加,慢慢的就和同修疏远了。有的同修学法是为了“我”要提高,处理问题时是“我”要修炼。有的时候我们以为我们在整体中,其实我们没有在整体中,而是我们在整体中安排我们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整个一个我、我、我。我们应该时时刻刻破除这个私,无条件的圆容整体的环境。

我们考虑任何问题,“大法需要”是第一位的,把自己放下容在整体中是我们应该做的,而不是遇到什么问题先想到自己。原来有一段时间我也不愿意参加集体学法,因为学法过后大家都在谈论事情,后来有一天明白了,我还在等待,还在观望这个整体有什么变化。其实我可以主动和大家交流心性上的东西。这样,我又走入了集体学法环境中,到交流的时候还没等我开口,有同修已经开始交流心得了。我的心态一转变,环境就变了。我认识到大法弟子做的正就在改变着环境,而不是我们在依赖环境,被环境所带动。

总而言之,修正我们的一思一念,不断的真正的看清我们自己,我们就会走好走正未来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