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算是做到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行动的理由和目标如果能符合大法,符合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就应该算是正念正行了,可是为什么邪恶仍敢来迫害我们呢?我的认识是,正念正行不仅仅体现在行动表面,而更应该是体现在深层的内心。

比如有大法弟子在集体学法交流时“温顺”的被邪恶抓去,为什么会这样呢?集体学法交流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提高的一种方式,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应该是正念正行了,邪恶是不敢迫害的,那么为什么迫害仍发生,而且被抓的同修似乎还挺配合?其实看看我们那时表现出来的一些心就明白了——

当恶警来到面前时,我们往往是这样认为的,认为我们没有按照恶党的规定做,恶警自然会对我们進行迫害,这样的迫害是很正常的,于是在自己这里给迫害找到了堂堂皇皇的理由,从而把自己的正念削弱或否定了。这其实也是被长久形成的观念(违背政府的意愿就会被打击)蒙蔽,完全忘记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与聚集是天经地义的(邪党不也在宪法中不得不假装承认吗),大家在一起交流怎样做个好人(从常人这一层理而言)更应是理直气壮合理合法的,邪恶的政府及其爪牙的迫害是地地道道的犯罪。由于正念不足,我们会在气势汹汹的恶警面前心虚,于是顺从邪恶的安排,承认着迫害。

记得在狱中,邪恶宣传大法弟子破坏民用鑫诺卫星的运行(即插播真相),我当时的想法便有:如真有其事,虽然是迫不得已而为,但扰乱了这么多人正常收看收听卫星节目,也不是很好(我把讲真相的重要性放在了世人正常生活,其实是“麻木生活”之后)。以此与狱中一同修交流时,同修毫不思索便说:如果我有这样的本事,我也要去这样做,这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我一下子看到自己存在的差距。

再一次,这位同修(从未向邪恶妥协过)要求监狱提供过冬的被子和棉裤,一开始我觉的不妥,便找机会与同修交流。我的认识是:我不愿求它们(似乎是一种自尊),也不愿给它们添麻烦(似乎是善),而且我们修炼人也不应该怕冷(这似乎是忍,这样的认识在“七•二零”之前算不错,可在正法时期就有漏,愿意承受邪恶的迫害也就在一定成度上承认了迫害)。但同修的认识非常简单明了:谁叫它们把我弄進来,我不是自愿進来的,它们弄我進来就得给我提供吃的穿的用的。

“文明”惯了的人初时一听会觉的这话蛮横不讲理,细细体量才发现这真是正念俱足、全无一丝惧色,拉我進虎穴狼窝是你邪恶自找苦吃。另一次,邪恶利用常人中的犯人来威胁说:你们不认罪,那么这里的饭是给犯人吃的,床是给犯人睡的,你们就不要吃不要睡。我无言以对,觉的这话似乎无理也似乎有理,过后拿此事与该同修交流,同修的回答仍非常干脆:饭是给“人”吃的,人吃饭是天经地义,他敢不给我饭吃?!现在進一步认识到,大法弟子没罪,应该出来救人,根本不应该被关押在邪恶的黑窝中。

那么在讲真相中,怎样才算正念正行呢?我现在的认识是,心中必须完全认同讲真相是救人,是天大的事,谁阻碍谁干扰都是疯狂而失去理智,那些人是自己不救人还扯别人救人的手;我们注意安全是为了多救人,也是为了让迷中的人少犯罪(迫害、举报、干扰等),迫害如果发生,我们一定要正告迫害者他们才在真正犯罪而且是大罪。这既是真(正法中正在发生的事实)也是善(希望对方不要自毁)也是忍(没有暴力对抗,恶语相向)。

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