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除邪恶 正念正行捣黑窝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是集中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已有数百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于此。随着正法洪势的强大冲击,邪恶生命与因素已处于完全解体中,但邪恶并不甘心失败,愈加疯狂的挣扎,那些行将全灭的黑手、烂鬼、邪灵及旧势力操控着人间恶人、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登峰造极,其野蛮、凶残、卑鄙、下流、无耻的行径令人发指、罄竹难书。

二零零五年三月后,邪恶指使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骤然升级,它们将分散关押在七个监区的金刚不动、拒不“转化”的近二百名大法弟子集中于狱部集训监区,欲進行所谓封闭式强制洗脑转化,加大迫害。邪恶之徒挖空心思、变换花样的对大法弟子進行一轮又一轮的高压迫害和身体摧残,同修们或被每天罚坐小板凳十几小时,或被用手铐铐在床栏上罚站一个星期不准睡觉、或被一年四季强迫春夏秋冬罚在操场上练操,或采用车轮战术对大法弟子進行辱骂、污蔑、人身攻击,每顿只能吃二两饭,不准购买任何食品,几个月不准洗澡、洗头、洗衣服,头发成结,身上发臭,甚至来例假也不准使用卫生巾和换内衣裤,经血浸透内外裤,顺着腿往下淌,不准挂蚊帐,成团的蚊子把脸咬得不成模样,等等等等,不胜枚举。邪党劳教所的卑鄙目地和险恶用心,就是要你所谓“转化”,背叛大法,一毁到底。

面对邪恶,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们以法为师,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在反迫害中所表现的毅力、意识和威严震撼了邪恶。

有位同修,七十多岁,已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个月,她因反迫害,讲真相,被长期关押在禁闭室,不准与任何人接触。她根本不承认邪恶的任何规定,不听邪恶的任何摆布,该背诵大法就背诵大法,该炼功就炼功。恶警十分惊恐,指使恶囚捣乱干扰,堵嘴,扳手扳脚,轮番辱骂,踢打。同修义正词严,大声痛斥江罗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痛斥恶警、恶人是妖精,是走狗,正告它们恶有恶报。同修经常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大法,死路一条!”声音这洪亮,震撼人心,吓得恶警,恶人躲得远远的。同修有个儿子是个检察官,受恶党宣传欺骗,曾经常去劝她“莫炼了,快点转化吧”,每次都被同修痛骂一通,灰溜溜的走了,最后连去也不敢去了。

有一位同修,以前被强行洗脑、邪悟邪行,曾是邪恶的“帮教团”成员,助恶为虐,干了些坏事。归正后,三件事做得很好,以实际行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后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入狱后她真正做到金刚不动,利用一切机会和条件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无论邪恶使用什么卑鄙流氓手段也动不了她的心,惊恐无奈的恶警只得把她单独关押,派恶人二十四小时把守。

有位同修被强迫练操三个月,盛夏炎热难当,每天要在烈日下操正步、转方向六、七个小时(注:大法弟子不应该配合邪恶)。头发晒枯了,脸晒得已无皮可蜕,嘴上起满了大水泡,还要遭恶警、恶人的辱骂。她在心里默背师父《洪吟》〈大觉〉的诗句:“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横空立巨佛。”想着每一步都踏向千魔百邪,每一步都威震寰宇,就这样闯过难关,就连恶警恶人都佩服她,说她“真坚强,厉害”。

恶警要大法弟子每星期写一篇思想汇报,许多同修纷纷抵触不写,这位同修转念一想,这不正是揭露邪恶的欺世谎言,讲清真相的好机会吗?她先后写了几十篇文章,有的洋洋洒洒几十页,从“四·二五”讲到“七·二零”揭露江氏集团怎样迫害大法;从天安门自焚真相讲到全球起诉江魔头;从古代神话传说讲到古今中外的预言;从解放初期的肃反、三反、五反讲到文革、“六四”和迫害法轮功;从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美德讲到当今世界十恶……,每一篇文章都象一柄利剑直取那邪恶愚顽性命,每一篇文章都象一颗炸弹。后来恶警再也不要她写了。你不让写,那我就讲,这位同修在被非法关押三年中,向几十名狱警,上百名服刑人员讲真相,其中一些狱警听進去了,改变了态度,许多服刑人员心里什么都明白了,表示刑满出去后也炼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