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学员:得法六个月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只身在北京工作的年轻学员。得法时间很短,只有六个月。我的妈妈也是同修,但由于不住在同一个城市,交流的机会也很有限。

在北京,我还没有遇到过同修,不过明慧网让我觉的全球的大法弟子都是一直在一起的一个整体,虽然我的层次还非常有限,不过也很想把最近的一些体会与同修们交流一下,有不当之处还望同修多多慈悲指正。

一是关于学法。从今年四月初的一次亲身经历说起吧:

一天早晨上班路上,好象由于我错按了MP3的一个钮,讲法直接跳到了“失与得”这个章节上。当时就想,都是师父讲法,播到哪听到哪就好了,心里很纯净的听完了那一讲。结果当天傍晚下班回家路上就碰到了心性考验的一大关:去年年初分手的男朋友在地铁站看到我,跟着我上了车,用污秽、恶毒的语言骂了我整整一站地的时间。我当时心一点也没有动,什么话也没有说,一直用温和平静的目光看着他的眼睛,内心希望他可以平静下来、不要这样失态,同时非常替他担心:看到我就爆发成这样,平时状态也一定很糟糕吧。一站地过后,他被与他同行的一位朋友拽下了车。

这件事在当时那几天里,我只是悟到一个修炼人要守住心性,一切都要按照师父教导我们的那样去做。

最近几天,我回看自己短短六个月的修炼道路时发现,虽然时间短,也经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事情,而其中的共同点就是:凡是自己在心性考验时能过好关,都是那段时间学法看书很精進;凡是自己犯错误、在明知是考验依然把握不住自己时,都是学法懈怠的时候。

我的那一关实质上是师父提着我、推着我走过去的,通过这件事情,师父也告诉我好好学法有多么重要。我现在明白,只有学好法,时时心里装着法、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时时要求自己同化大法的法理,才能真正做到一个修炼人应该做到的事情。就是师父在《真修》中写的:“心存真善忍,法轮大法成;时时修心性,圆满妙无穷。”

还有学法时间的问题。我以前都是下班后、晚上睡觉前看书学法,但是效果并不是很好。现在有了全国统一的炼功时间,在六点半发正念结束后、到八点钟上班之前,这段时间身心都很清净,学法看书的效果很好。对于每天都要上班的人来说,学法时间可能经常会受到各种干扰,但是只要我们能够用心安排,总会找到合适的时间。

二是关于发正念。从我自身体会来讲,虽然发正念时从来没有看到过另外空间的景象,但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在每天至少保证四次全球统一发正念时间都按照要求好好做的话,整个的环境都要比没有做到时好很多,学法的干扰会少,炼功早起也更容易,讲真相的机会也会多。这些体会一再的告诉我,师父让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非常非常非常的重要。

还有想对北京同修说的就是,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到,“不是北京大法弟子做的不好,大家知道,最大的邪恶都集中在北京,所以在讲真相的力度上、学员的状态上,肯定比其它地区要差。这不是学员不行,是那个地方的邪恶比较多、集中。随着邪恶整体上销毁的越来越多的时候,北京的大法弟子不会落下、不会比其它地方差的。肯定这样。”我个人体会是,我们确实做的不够好,师父在慈悲的盼望着我们更加精進。因为师父在这次讲法中还说:“不是业力不同,也不是要求不同,更不是缘份不同,是当初发的愿不同。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在哪里都是一样,正法進程是同步的。”

很多其他地区的同修写文章说在发正念的时候要加上增援北京同修的一念。我看了之后非常的感激也非常惭愧。如果北京是我们当初发愿助师正法所选择的地方,也许就是因为这里邪恶多,我们都要来一起清除它们,这是我们的任务,我们必须做到。如果平常感到各种压力大,或者有怕心,不敢做太多讲真相的事情,至少,我们还可以随时保持在心里用很强的正念来彻底清除北京地区的邪恶吧。

“我说慢慢去做你听到了,你说老师告诉慢慢去做,那就慢慢去做吧。那可不行!”(《转法轮》)每天中午十二点是我们公司规定的午餐时间的开始,以前我就随着同事一起休息去吃饭了,其实是心里怕同事看出我有什么不一样。但是,路是自己走的,我后来选择十二点半或者再晚一点去吃饭,利用方便的方式集中精力发正念。

三是关于讲真相。

我在这方面还做的很不好,很多时候有着非常多的困惑。以前我的心里是这样想的:一切难度都是我所接触的人群的问题,他们学历高、收入高,受邪党的毒害深、得到的既得利益也多,大多数人都对我们说的事情很冷漠,就算他们知道我们说的是真的,也是一种“那又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的态度。说到三退的时候更是不以为然,因为他们都是固执的无神论者。并且有些人觉的他们自己很有主见、很清醒,非常不喜欢听到我以一种什么都知道的口吻直接告诉他们真相。

看到明慧编辑部《浮动面前找自己》中写到要找出世人的症结在哪里,有针对性的去讲清真相。我忽然同时想到了“向内找”的法理。其实过去那些抱怨都是非常错误的,竟然把世人不能得救的原因推回到他们身上,而不是思考我在心性上有哪些问题和自己思想中还有哪些毒素没有清除掉。而且他们不能接受时都反映出了我自身存在的问题,一是显示心和争斗心,自己从前争强好胜都已经成习惯了,总想显示出自己聪明、知道的多、思维方式独特,这样不好的心都没有修去,怎么能讲的好真相呢?

再一个就是求安逸心,其实这正是我的根本执著所在,这颗心派生出了许多的问题,也是阻碍我面对面讲真相的根本原因。

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还有这么可怕的心存在——追求在世间平静安逸的生活,直到昨天读了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从经文的一开头,师父的很多很多话直接指出了我的问题。当我挖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后,非常惭愧,几乎无地自容。

如果不是自己有着这样一颗几乎够不上修炼人标准的肮脏的心,我讲过真相的同学同事朋友们也不可能是那样一种冷漠的态度,因为他们的态度正好就是我内心深处的一种冷漠的表现。

我现在时刻都努力的修掉目前反映出来的心性上的问题。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人。

最近一次讲真相时,我首先告诉自己不能象过去那种姿态,并且念一定要正,人肯定能得救,不能一开始就认为对方不好说通,那就是在助长邪恶了。于是先找到合适的时机把话题自然的引过来、铺展开,然后问出对方心里对各种问题都是什么想法,再用探讨的口吻告诉对方我还有一些其他渠道得来的信息,根据这些信息我得出的思考结果是什么。对方很容易就接受了。三退的问题虽然还没有谈到,但是下一次肯定会再自然的说到,再配合各种真相资料,把握好自己的心性,我相信生命会选择善良和美好。

虽然我现在做的都还很不够,不过对于高收入的人群,我也总结了一点经验。这种人群有思想复杂的特点,那我们一定要有耐心,用探讨的口吻以探讨问题、交流思想的方式,先找出对方的症结在哪里,然后对症铺展话题,大量举例。他们也有很重视现实利益的特点,那我们就用纯正慈悲的善念去引导,告诉对方大是大非问题关乎每个人的人格尊严,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因为生命的本质都是向善的,他们自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其它各种问题的解决办法就是我们首先要学好法,大法是一切的根本,在修心性方面一定要时刻严格要求自己,而不仅仅是讲真相的那一会儿。并且要大量阅读资料,尤其是《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只有反复阅读,清理自己的同时要记下大量例证,才能在讲真相时运用自如。而不是把这两个重要的资料直接交给对方让他们自己回家看,事实证明他们很少主动回家看真相资料。只有面对面的先把心结帮他们解开才行,他们被蒙蔽的本性才能显露出来,才会主动继续接触真相资料。

我个人的体会是,面对面讲真相是救度众生的非常重要的方式,也是我们修炼的非常重要的方式。目前我能做到的只有这种方式,身边还有很多有缘人等待我一个一个的去讲,我都会努力去做。其他的真相纸币等等,我正打算开始做。

我的体会就是上面这些。成文很不容易,几次重写,所以明白了动手写心得体会确实非常重要,可以认清自身存在的很多问题。今后我会更加严格的按照师父教导我们的去做,与同修共同精進,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个人修炼时间很短,很多认识的层次都非常有限,盼同修慈悲指正,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