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不让人说”这颗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把学习师父在2006年2月25日《洛杉矶市讲法》如何修去“不让人说”这个人心的体会与同修们交流。

我认识到这个问题可是太严重了,这决定我还能是不是师父的弟子。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什么都能做到,一定得去掉“不让人说”这个东西。就在我头天晚上刚刚学完师父的这个讲法,第二天早上马上就遇到了这方面心性考验。那天正在娘家,平白无故的家里人对我连吼带叫、发怒,开始我心里挺平和没动气,紧接着冲我来的怒气越来越大,这时我心里受不了了,师父的讲法也全忘了,与家人吵起来了。

过后冷静下来,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我知道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我认识到师父给我安排的每一步都是非常紧密的,要求都是很严格的,法讲到这个问题马上就出现这方面考验,看我能不能做到,而我却没做好。心性考验没过去,我发自内心的后悔难过,那种心情真是无法说了。下决心以后一定做好。

紧接着我的一个侄女又开始当着家里其他人的面直接顶撞我,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出现的,我虽然觉的有点突然,但我还是没理她,继而她说的话有的就比较难听了,我还是不理她。这时家里其他人对我说,她这么没有礼貌对你,你应该说她几句,要是我可不让她这样。

我心里非常明白,这是师父又给我安排的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这次我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做好。我心里一直想着师父的讲法,心情非常坦然平和,同时我还想到,我是修炼人要向家里常人证实大法,让他们看到我炼法轮功在常人是非面前不计较,表现出宽容大度。

这样的冲撞持续了十几天,我都守住心性没与她发生争执,家里人看到我这样做说你变化真大,都是学法轮功学的,你就好好学吧。当这段时间过后我那个侄女又如以前那样对我好,这时我想这次心性关过的挺好,守住了。

还没等我高兴,随之马上就是我丈夫(也是同修)对我天天的指责,这以前他是很少对我这样的。我心里非常清楚心性考验又来了,不让人说这个问题这时我还是表现的很强,还需要继续提高心性。开始听到他的指责时,我向他解释,他马上就说你甭解释,你就是不让人说。之后我就不再解释,他又说你怎么不说话了,还是不让人说。这时我心里真难受,提醒自己守住心性,这样持续大约两个多月。

看心性能不能守住,不刺激到心灵不算数,直到有一天,我的火爆发了,在他说我时我冲他发了一通火。但这次发火时我的脑子里能反映出师父的讲法,可还是忍不住发火了,但比以前已经能有一定成度的控制。过后我开始认真思考,别人说我时我心里虽然明白要去掉不让人说这个问题,但也有常人之忍的心在里面,还不是完全纯正的修炼人的心态,所以这次又没做好。

不让人说这个问题师父在讲法中已经讲的很明了,我为什么还做不到呢,我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了吗?大法弟子将要成就的是宇宙中伟大的觉者。我这样的表现哪象个觉者呀,为什么不让人说呢,难道我还要留着这些不好的物质吗?

这时我突然非常清醒的认识到,在我身上表现出的所有不好的方面,各种问题,这些都不是我。那么别人指出我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时,那都是后天不好的物质落在我身上,我自己没发现,同修发现了告诉我,给我指出来,我才能去掉它,这是多好的事呀。这不是在帮我修嘛,我为什么还不让别人说呢?难道我还要留着这些落在我身上的不好的物质吗?我这不是把这些不好的物质当作自己了吗,想到这里我豁然开朗。以后不管谁说我都行,因为别人说我的时候并不是说我,而是在说那些我身上不好的物质。现在我倒真希望别人多来说我,说的越多去掉的不好的物质越多,净化的越快,同化法越快,这是多大的好事呀。

现在,我觉的真正去掉不让人说这个人心并不难,因为别人说的那些在我身上表现出来的各种人心,各种问题那都不是我,我都不要护着它,要敢于面对它,那么这时我就能坦然面对别人的批评,心平气和,根本不会动心。

以上是我从这一段经历中的一点所悟,我不太会写文章,只是把这一段事情的经历记录下来,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