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不断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我是个苦命的人,从小吃苦,不爱讲话。勤劳、善良,对谁都好,可是得到的都是不公,特别是丈夫的离异,使我百思不得其解,弄了一身病。正当我痛苦万分之时,九七年我和母亲喜得大法。师父的大法解开了我的心结。我从此走上一条修炼的路。

一、师父讲的都是真的

由于我开了一个小卖部,每天很累,晚上又睡得晚,第二天早上炼功就不想起床,心里还想哭。这时我看到满屋法轮在转,我惊喜万分,一下子起来到公园炼功,从那以后我再也没间断过。学功时,推转法轮,我就感到小腹处法轮在转。以后两年都能感到,看到法轮在身体各处转,我知道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我百病全消,精力充沛。

师父为了鼓励我,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三天两头都能看到师父的法身,师父在法中讲的我都看到过,我知道师父说的都是真的,比如:刚开始炼功,不会盘腿,每天盘腿心里很难过。师父蓝头发穿着黄袈裟坐着莲花就来了,有时乘法船来,师父带我到天上看法轮世界,问我这儿好不好,有时师父带我冲过一层天,一层天,在天上飞到各个世界去看看:看到师父开着大法船,在水中救弟子,师父知道他有多少弟子,又把弟子送到法轮世界那儿,说你们上去吧,我还有事要做;看到法正人间一刻,弟子飞到半空,停下来。世人都能看到那圆满的壮观;看到师父往各个世界送大法弟子;我就坐在师父旁边,看到师父给我们讲法;水上来了,师父划出一层天,我飞上去,水又上来,我又飞上去……我感到师父在带着我修。

二、進京证实法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很多弟子進京证实法,我觉的小卖部离不开,也没有想到去北京,直到师父《走向圆满》经文发表后,心想,应该去北京证实法了。可是母亲不同意,发脾气,摔东西。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师父点化:这个地方很脏,到处是垃圾,快走吧。我就给妈妈说了证实法的重要,她就同意了。我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背会了《洪吟》。

刚到天安门,什么也没做,就被抓了,被骗报了名,说下午放人。中午做了一个梦,一条路,两边都是水,直通天安门。我悟到还得去天安门。到了天安门炼了功,证实了大法,感到非常美好,像在天上一样。

第二次進京前,也是做了个梦,我在河堤下面,师父说:你得上来!看到有两座大山,中间是万丈深渊,用两根铁轨连着,弟子在上边走,师父在旁边看着,我悟到一定要走正。这次進京被恶警劫持后没有配合邪恶,不报名,冬天在北京被浇十五盆凉水,可是到第三盆,水就是热的了,我知道师父替我承受了。后被送到外地,开始说去马三家,到了唐山后,恶警说看到那坟头没有,不报名死了就埋在这,谁也不知道。我绝食八天,又忍受了上绳的酷刑,放下了生死,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堂堂正正闯出来了。

两次進京历时两个月,都是母亲看摊,有啥卖啥,比我在时卖的还多,我知道这是师父呵护的结果,是大法带给我们的福份。

三、发正念神奇

由于我每天两三点才能睡觉,早上六点起床来,有时耽误发正念。我就跟师父保证明天一定起来。有时听到声音:到点了,你还在这儿;有时听到叫门;我买了闹钟放在枕边。

二零零四年四月通知二十四小时整点发正念。看到莲花飞出去,邪恶沾到就死。看到我世界的众生他们都是仙女装扮,离我很近,下来拉我,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说我还有事没有作完,很快就回去了,你们等着我。每当我背《洪吟(二)》〈梅〉就想到这情景,悟到要抓紧做好三件事。

四、在矛盾中不断提高心性

我的修炼环境比较复杂,一是来自家庭方面的。兄弟姐妹多,孩子们也多,不管谁来小卖部,都是随便吃、拿,有的借了很多的钱,很多年了也不还,尤其是小弟三口在家住,弟媳是经商的,整天不回家,侄女几乎是我养大的,名义上他们自己吃饭,实际上既不买煤,也不换气,其他的日用品需要啥就拿啥,高兴了给个钱,不高兴钱也不给。

一方面是来自顾客的,什么人都有,有的通电话不给钱,有的说烟不是味要换,有的邻居赊账、借钱不还。由于我每天都能坚持学法修心性,牢记师父教导。师父说:“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转法轮》),所以遇到这些矛盾时,由过不去到过得去,逐渐把它看淡,直到谢谢他们,感到心性在提高,在升华,时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这些就不是矛盾了。心放下了,环境也越来越好。

再一个是来自母亲的矛盾。母亲八十多岁了,没有文化,原来有高血压,糖尿病,脑血栓,得法后她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全好了,九年多没吃过一片药,被自行车撞翻过,自己摔倒过都没事。开始母亲白天能看小卖部,我上午学法炼功,進货,下午还能睡会儿,晚上还去发资料,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下旬,母亲去厕所摔了一跤虽然没事,但她下午不看摊了。这样我就不能睡觉了,我就背“苦其心志”。有时坐椅子上眯一会儿,有时学法,差点摔地上,感到有人一下子把我拉起来,书也没摔地上过。我知道师父就在我旁边,我一定能过这一关。

到二零零三年冬天,母亲上午也不看摊了,我知道又该提高心性了,我就上午炼动功,晚上关门后炼功,也能安排好,矛盾也就解决了。

直到去年六月,母亲一天摔了两次,这一次摔得太重了,不能走了,白天还得侍候她,洗脸,喂饭,大便抬到凳子上。开始弟弟妹妹还帮帮忙,时间长了,这个腰疼,那个腰疼,白天加班了,这个没空,那个没空,谁也不侍候了,即使有时来了,只是坐在小卖部看摊,等吃饭;这时心里就过不去了,母亲还天天哭,心里很烦。我梦见师父又来了,对在床上的母亲说“你下来吧,不要紧的。下来走吧。”开始母亲不下来,后来下来了。

我就背《越最后越精進》,一定要过这一关。随着母亲越来越胖,我抬她越来越费劲,有时感到浑身发软,一想我是大法弟子就能抬动。

我这儿的矛盾每天都有,当你心性提高了,就什么也不是了。我每天在六点前起床发正念,炼静功,看一讲《转法轮》,再背《洪吟》,然后侍候母亲。下午有人看摊就睡一会儿,没人就不睡了,晚上十一点后学法,直到两点睡觉,利用進货卖东西,讲真相,救众生,每天时间安排得很紧,虽然睡觉少,吃饭少,但精力充沛,很开心,别人说我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几岁,我知道有师父的呵护,没有过不去的关。

虽然我放下了很多执著心,过了一些关,但我知道离大法对我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表现在遇到矛盾时还不能达到坦然不动。由于不爱说话,有时救人还不太主动,这些都是我今后应该提高的。我一定学好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由于层次有限,文化又低,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