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次飑风、头痛和过关悟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五月的一天晚上十二点我发完正念以后,大概是十二点十分不到一点,我想继续念完《转法轮》第一讲最后一个标题“法轮大法的特点”之后就去睡了。刚念了不久,那时是十二点十五分刚过,原本窗外连一丝风都没有的天气,突然从北面刮来一股非常强大的风,我在上海几十年都没有看到过如此奇怪和突然且强大的风力,那个强风似乎要把玻璃窗吹破,冲進屋子一般,后来第二天新闻里说晚上出现的叫作“飑线”(这个在网上可查到),马路上的树有的也被刮断。当时在念大法书第一讲的最后一个标题的内容,看似不多,但在窗外狂风暴风之下,感觉费了好久才念完。其过程中,心里有隐隐的害怕,但是只要一有怕心出来,我就告诉自己,不要怕,怕心不是我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去掉怕心。

学法结束之后,晚上睡觉躺在床上之时,觉的窗外一阵阵闪电,大约三四点就感到右耳膜直通右边后半部大脑开始阵阵发痛,能把我痛醒。早上起床右耳和右半部大脑就开始一阵阵的痛,基本上是十秒钟一阵痛,当然脑袋和耳朵痛起来肯定难受啊。那我就想了,修炼的人是没有病的,怎么还会痛呢?觉的很奇怪啊这个事。我想还是要以法为师啊,我当时是这样悟的,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以前自己不争气,头脑形成的各种不好的坏物质,现在要赶上正法進程,肯定要把坏物质消下去啊,那该是自己承受的,如果又是师父允许的,那我就承受,并且把这次痛苦当作好事,而且不要去管会花多少天啊,多少时间这个头痛才会消失。

第二种,就是旧势力黑手的干扰,因为我想起那天晚上的飑风啊,来的非常蹊跷,极其不正常,很可能就是旧势力的那些黑手以考验大法弟子为名来干扰和迫害。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绝对不能接受和承受,要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干扰。也有可能两种情况同时存在,我想师父也在看我在根本上对法是否坚定。因为,有时看问题,看别人过关,别人的事迹,总归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自己还是缺少切身的体会,今天这个痛发生在我自己的脑袋上了,自己切切实实感受到了这个魔难(实际回头想来,也是小小不言的魔难),那就看我自己如何对待了。

想明白了这些道理,那就好办了,我是这样想的:要是是师父同意的该由我来承受的我自己的业力,我理当承受过去;如果是旧势力一伙搞的迫害,我决不接受和承受,让坏东西返还给旧势力那一伙自己去。如果要真是旧势力搞的,我还笑话旧势力那一伙,就想用这种低能的手段来动摇我修炼大法的心?!这种手段对常人或有很重常人心的修炼人可能会有效,但是对真修的人来讲,根本就是笑话。当时就悟到这一层,反正接着该干嘛干嘛,有一点就是炼功时几乎不痛,只是在下蹲时痛了一下而已。这就让我更明白了,这次头痛不是偶然发生的,从根本上讲就是考验。还想了,师父在书中曾举过一个人好象得了脑血栓症状的那个故事,其实法理师父是早就讲过了。

最后,这个头痛带右耳膜痛,到了第二天,好了一些,不是那么快频率发生了,但还是有痛。到了第三天,好象没啥痛了。到了第四天,痛不知道哪里去了。其实,我也没有想会多少天能过关,想不到最后那么快就过去了这一关。看来一切都是由心性决定的呀。

个人心性层次有限,若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