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高级工程师被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行走艰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大法弟子钱世光的家人接到龚家湾洗脑班的电话,让家人接见钱世光。家人接见时,钱世光拄着拐杖,几步一歇,行走很是艰难。

钱世光,男,今年六十三岁,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级工程师,家住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燕儿湾路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

钱世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大法的迫害开始后,钱世光被非法关押在桃树坪戒毒所,绝食抗议迫害十几天,奄奄一息,被不法人员扔在其家门口扬长而去。钱世光吃力的将门敲开,当时已瘦骨嶙峋,食水不進,一喝水就呛出来,家人都觉的他已经不行了。

通过学法炼功,他逐步恢复了健康。二零零零年五月,钱世光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平安台劳教所。其间他绝食抗议二十八天,体重由一百二十斤降至七、八十斤,送至大沙坪劳改医院住院一个月,诊断为多脏器功能障碍。劳教所不愿支付钱世光的医疗费,又怕人死在那里担责任,于是劳教所由五大队王姓队长出面让钱世光家人为他办了保外就医。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钱世光被接回家。只要能动,他就坚持学习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并天天打坐炼功。慢慢的身上开始长肉,但长出的肉都是黄色的,出现全身水肿,稍微按压便凹陷下去。打坐时一条腿搬到另一条腿上时,脚就会深深的陷入大腿的肉中,几日后全身皮肤破裂,流出黄油状液体。而钱世光全然不顾这一切,仍然坚持学法炼功,一个多月后恢复正常。

由于多次遭受迫害,其中有一次被非法抓捕的具体时间与地点已记不清了。那次遭受迫害回到家后,浑身上下到处是碗口大的疥疮,身上无一处完好的皮肤,钱世光通过一个半月的学法炼功便恢复如初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日,钱世光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日被抓,并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其间遭受了非人的虐待。

劳教所中的罪犯在恶警的暗示及怂恿下用厕所的搋子吸嘴,用苍蝇拍子打嘴;把头摁入马桶中让钱世光喝马桶里的水;拔他的胡子、眉毛;有时对他进行毒打后扔进小便池子浸泡;冬天被捆绑住之后塞到床下(因床很低,无法翻身),只让他在床下解手,再用凉水浇他。有时趁着夜晚,恶警唆使犯人将他带到户外,脱光衣服往他身上浇凉水,再把他用雪埋上……。

那里的恶警明知钱世光的腰椎被他们打断,无法直立行走,竟然还指使二名罪犯拖着钱世光强行跑早操。

二零零五年五月,钱世光在家学法炼功,身体逐步康复,但仍旧无法直立行走。当月二十七日下午,钱世光刚走出住宅小区,便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兰州市恶警截住,从身上搜走钥匙,其后,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共八人(七男一女,其中有一个男队长姓董),打开钱家的门进行野蛮抄家,并提着摄象机进行录制。钱世光的家被翻的底朝天,还被非法抄走了二台电脑(一个台式,一个笔记本),二个三位一体机,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一拖二的刻录机,一台塑封机,钱币及衣物数目不清,抄走的东西整整拉了两汽车。

当晚七点左右,二十六处的恶警给钱世光上酷刑——老虎凳,叫其说出和他联系的同修,他不说,恶警们便继续给其上老虎凳和殴打,结果一无所获。晚上九时恶警将钱世光绑架至龚家湾洗脑班。直到七、八月才通知钱世光的家人钱世光在龚家湾洗脑班,而在这几个月中,家人四处寻找钱世光都没有音讯。

到洗脑班后,恶警对钱世光继续进行摧残,连续吊铐他十几天,致使他的双臂三、四个月都不能抬起。

二零零五年十月一日,家人给钱世光送去了食品和衣物(包括棉裤和棉鞋),而这些物品根本就没有送到钱世光的手中,以至于二零零五年冬天钱世光穿着单衣单鞋过冬。从二零零六年十月后,洗脑班再没让家人接见过钱世光,直到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才接见了一次。

二零零五年冬天恶人又将钱世光关入地下室(没有暖气和床)只让他穿单衣单鞋,每天不给喝水,只给一个窝窝头,大小便都在里面,还要进行殴打。这期间他又绝食抗议二十几天。二个月后才将他放出地下室。

零五年冬天,钱世光单位的人去看完钱世光回来后,责怪钱世光的家人:“你们也不给钱世光送些过冬的衣物,这么冷的天让他穿着单衣单裤过冬。”家人得知情况后,在后面接见时问及此事,龚家湾洗脑班的人声称:“你们送来的衣物放在柜子里忘了给钱世光送了。”

二零零六年冬天,恶人又让钱世光写所谓的“转化书”,他未写。因洗脑班严密封锁消息,又不允许他的家人去探视他。当时的迫害详情无法得知。望知情人提供他的有关消息。

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洗脑班的人打电话叫钱世光的家人去看钱世光,家人去了之后,它们又找各种借口不让接见,后来洗脑班的杨东晨警官说:“把你们送来的东西让保安给钱世光送進去,让钱世光在窗户上给你们招个手。”小保安把东西提出去后,杨东晨借口说帮保安提东西,不知又给保安偷偷的嘀咕了些什么。接见室离钱世光的宿舍只有几米之遥,小保安把东西送到宿舍后,家人都能听见钱世光在里面说:“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招手?”但就是看不见钱世光的身影,只看见那个小保安在宿舍窗户上晃荡。家人无奈只好回家。

二零零七年五月,钱世光把自己背下的经文写下来与其他同修互相传看,被祁瑞军拉到办公室毒打了一顿,致使钱世光腰部伤势复发,只能拄着拐杖行走,走几步还要歇一歇。五月五日,家人接见时,看到钱世光行走非常艰难。

家人每次接见钱世光时都要等一小时左右,在这一小时里,才给钱世光剃头、洗澡,接见时还有专人监视,不让钱世光说话,这一切都是为了掩盖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事实,不让家人及外界知道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钱世光的工资几乎没有发过。现在钱世光被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洗脑班和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相互勾结,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每月给洗脑班交三千元让洗脑班迫害钱世光。

正告龚家湾洗脑班的祁瑞军、杨东晨等,中共恶贯满盈,天灭中共在即,请你们迷途知返,改过自新,为自己和家人未来考虑,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以免做中共的陪葬品!也请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的领导们三思,你们不知保护自己的员工,反把员工的工资交给邪恶,助长邪恶迫害,你们这种做法与你们直接参与迫害又有什么两样呢?衷心希望你们赶快清醒,远离恶党,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祁瑞军的电话:0931-2860011
其手机号13399315065已失效,请知情者提供新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