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的九年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我九七年十月得法。近十年的修炼过程中,有过因执著太重被旧势力钻空子摔倒的教训,更有不精進的遗憾。但是我能十分肯定的说:在九年多的修炼中,我始终坚定的信师信法,特别是在正法修炼的历程中,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慈悲、理性的救度着众生,实现着史前大愿,尽量做好正法修炼的“三件事”。

得法前,三十几岁的我,身患失眠、抑郁、狂躁等精神类疾病,还有心脏病、胃病等多种疾患。虽然在机关工作,不需要体力劳动,但整天浑身没劲,打不起精神,每天下班到家象一滩泥就想上床躺着,什么也不想干。最后发展到上几个月班就得休息一两个月,生不如死。但得法不久,这些疾病不翼而飞,全都好了。尽管在后来的修炼中,有两次由于常人的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之心,私心,恐惧心等太重,被旧势力钻空子象犯病一样,给救度众生、证实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但都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及同修们的帮助,没有偏离、脱离法,都闯了过来。

创修炼环境 踏踏实实证实大法

先谈谈我如何开创家庭修炼环境,救度家族众生。

我的家族成员(包括娘家、婆家)中有做教师工作的,有作公安工作的,也有在不同岗位担任领导的,绝大多数人都加入过恶党组织,被恶党毒害、欺骗较深。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一开始,恶党采用流氓诬陷手段在全国進行恶毒宣传,污蔑大法和师父,整个中国象天塌下来一样,邪恶的打压铺天盖地对着大法弟子压下来。我的家也不例外。整个家族的人想尽了办法让我放弃大法,放弃修炼。丈夫说:“你要大法,你就是不要这个家,必须离婚。”我说:“修炼大法是为了身体健康,按:‘真、善、忍’做好人,与家庭生活不矛盾。大法家庭我都要。”他说:“两全不能齐美,必须做出选择。”父亲、弟弟们说我自私,不顾家人等。他们看用亲情说服不了我,就伤害我的肉体,抓着我将我的脑袋死命的往墙上撞,从楼上往楼下推,我滚下楼梯,头上撞出了个鸡蛋黄大的包。嫁入婆家十几年一直相敬如宾的公公,冷言冷语说的非常难听。

尽管我的身心都受到巨大伤害,但我心里始终坚定着一念:我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没有错。大法不仅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使我的道德升华,知道了人生的真谛及活着的真正目地。得法前我在中型企业做中层干部。受邪党文化、无神论的毒害,为了自己的名利,同事间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互相伤害,几乎失去了人的本性,还觉的挺“幸福”。是师父给了我一部返本归真的天书《转法轮》,我下决心一定要坚修到底。是师父的法教弟子闯过了家庭关。

我深知,家人之所以反对,也是因为他们都惧怕恶党历次整人运动中使用的邪恶手段及牵连政策。正法修炼的几年里我不断的向家人讲真相,同时认真学法。感谢师尊在黑云压天的日子里不断的给弟子指明了修炼道路,使我对法理越来越明,越来越坚定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不断的精進学法、提高心性的同时,重视发正念清除家族成员背后的邪恶因素,同时不厌其烦的向他们讲真相。慢慢他们明白了事实真相,得到了救度。至今,父亲、公、婆、弟弟、弟妹等人都退出邪党组织;父亲和弟弟还同意发表觉醒声明,声明过去对大法及大法师父的不敬言行全部作废。丈夫做公安工作,恶党让其迫害大法弟子,却不许他做记录,不下文件,只口头传达,这使他感到不解,也引起他的思考。他读了二、三遍《转法轮》,明白了什么是大法,并退出了邪党。

在这七年开创家庭环境的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的慈悲,是师父把我们这一家族中让恶党拉下地狱中的人们救回来,找到了新生,重见了光明。

七年来,我在工作单位坚持正念正行,改变工作环境,使许多众生得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领导怕受牵连,便以“保护”我的名义把我从中层干部岗位降到一名普通管理人员,并让我在生产岗位上和工人一起干活。当时我只觉的自此可以摆脱了写党八股、假大空文章的烦恼,并没有从法理上去认识,就顺从了。后来认识到其实这也是恶党对大法弟子在工作中的迫害。不过,我遵照师父的告诫,大法弟子在什么地方都要做个好人,所以七年来我任劳任怨的和工人们一起完成本职工作,同时正念正行,救度身边的众生。

得法前我是做群众工作的,接触人较多,这对我后来证实法救度众生创造了条件。我见到熟人就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健身做好人,共产党的邪怕正,它才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九评共产党》发表后,为了使那些党徒抹去兽印,我认识到我们的责任重大,更加努力讲《九评》、送《九评》和讲真相,劝“三退”保平安,使众多有缘人得度。一个几千人的大企业中的知情者说我:“一个争强好胜的人,能不争名不逐利,不声不响的在生产岗位干七年的活,真不可思议,法轮大法真能改变人啊!”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我在工作单位,每天利用业余时间坚持学法炼功,从不间断。这七年开创工作正法修炼环境过程中,人们从不理解到对我刮目相看,是师父的大法熔炼的结果,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救了我这个迷途之人,救度了我工作环境的有缘众生。

当我认识到大法弟子来到世间肩负的神圣责任就是向世人讲真相,救度众生后,我便朝着这个目标行动。师父要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我就多方位,多角度的做。

一、镇压开始,我本能的想到,不能任当权者如此肆无忌惮的污蔑大法,我要有所行动。于是自己就用毛笔写真相标语,如“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等标语往楼道里张贴。后来得到了资料点同修做的真相传单、光盘,我就利用上班午休时间大量的发放。我当时没有怕心,大白天就象走亲串友一样,堂堂正正的发。发真相材料过程中,心里经常背《威德》、《助法》、《如来》、《苦其心志》等经文。结果很安全,也很顺利。后来师父给予大法弟子发正念除恶的法宝,我就边发正念边做真相,有时出发前先发正念清场。一次我用毛笔写了一张长零点八米、宽零点六米的标语,将它贴到了我家附近的繁华市场的一面墙上。晚上下班回家,一邻居大姐告诉我说:“大法弟子真了不得,写了那么一大张标语贴在市场那儿的一面墙上,字写的还挺好,内容是‘法轮大法千古奇冤’等。派出所的都来了,围观的人还挺多。”还有一次,夜里我把一条红底黄字近三米长,零点六米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条幅挂在了家属区热闹通道,保持了近一天之久,救度了世人,震慑了邪恶。

二、用书信的方式讲真相。如,给中央电视台王小搴、崔永元等媒体人物寄真相;给教育界的校长们写信讲真相;给企业相关人员寄真相。我还特别给政法部门有关人员寄真相,给他们讲大法是无辜受迫害的,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讲迫害大法遭恶报,善待大法得福报等劝善,救度有缘人。

三、利用购物的机会,救度社会上的有缘众生。利用每天买菜与接触到的商贩讲大法真相;利用选购服装机会向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乘计程车时向司机讲真相劝退,等等。看到师父讲法中肯定了利用纸币讲真相的方式,我便经常制作真相纸币用它劝“三退”,救众生,还鼓励孩子用纸币讲真相。

四、碰到有污蔑大法、毒害众生的展板图片及时清理。一次我去一家银行的总行会朋友,看到那里二楼警卫室门口有污蔑大法的图片,我当时就想一定要除去这害人的东西。到周六双休日,我从家出发前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守卫人员不在,让我顺利揭去害人的图片。结果到那一看,一个守卫人员也没有,不到两分钟顺顺利利把一大张害人的图片除去了。还有一次一同修和我说某校一展览窗内有污蔑大法的图片,于是我和同修一起来到学校把那些害人的东西全部清除。

五、利用同学聚会及走亲访友讲真相。一次有一同学的母亲生病,我买了些水果到其家中看望,同时也是为了去讲真相。这一趟,使同学的父亲、哥、嫂及三个姐姐和她本人还有两个去她们家串门的有缘人,共计九人退出了邪党及其附属组织。还有一次参加同学聚会,我去前及整个活动过程中一直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铲除控制同学们的邪恶因素。通过讲真相,也有九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而且这些人大部份是政府官员、各级领导,不仅救了他们自己,也使他们明白了真相后不再去毒害他们身边的世人。

总之要想实现救度更多众生的目标,我们就必须开创好家庭、工作、社会的正法修炼环境。这个过程中,我的最深刻的体会是,一定要按照师尊要求我们的做到“学法”、“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我没有间断过学法,每天至少学一讲《转法轮》,师父在正法时期的最新讲法我都及时学、经常学,背诵了《洪吟》、《洪吟(二)》和部份经文及一些短经文等。为了了解大法在全球的发展形势和大法弟子的修炼状况,每周的《明慧周刊》我都看;坚持每日参加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尽量在正点多发正念,坚持每日炼功,因故偶尔未炼,有时间就一定补上。

但由于自己有求安逸的心,还是不够精進,前不久才开始背《转法轮》,还有没修去的根本执著和不少其它的人心,但有师父和大法导航,自己能听师父的话,正信大法,本性的一面深知救度众生是自己的史前大愿,所以七年来,利用亲朋好友“婚丧嫁娶”及节假日走亲访友讲真相、劝“三退”,目前家族中已有百余人退出了邪党及其附属组织;在社会上、工作环境讲真相、劝“三退”中,使三百余人退出邪党及其附属组织。

我知道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我会牢记师尊在《洛杉矶市讲法》中对弟子“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的告诫,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不停步,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两次被非法抓捕、关押 正念正行

二零零零年末,進京证实大法,被恶警非法抓到北京前门派出所,后又分散到顺义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监狱两天三宿。

在顺义派出所恶警将我身上带的一千八百元钱及化妆洗漱用品全部非法侵吞。恶警让我报姓名、住址,我不报,我说我依法为大法讨公道,清白无罪,无需报名,应无条件的放我。恶警就在下半夜十二点~早六点间将我的棉衣、裤扒光,只穿内衣裤,光脚,逼我将脚埋在雪堆里,手平举,双腿弯曲,站马步桩,酷冻六个小时之久;带手脚扣子,身体成大字型坐死人床;四、五个壮年男子强令我双脚弯曲;手后背“飞飞机”。由于我進京证实法前将《洪吟》全部背熟,加之以前背了经文,所以无论邪恶怎样变换花样迫害,我都在一心不乱的背法,溶于法中,所以,三九天冻了六个小时不仅没有冻伤,也未感觉太冷;四、五个壮年男子让我飞飞机,我就是不配合,使他们累的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为此恶警都感到不解;死人床上电棍电不着我,等等。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弟子身边保护着弟子(迫害详情已在明慧网曝光)。

二零零四年下半年的一天,由于昔日同修(现被恶党转化为“帮教”)出卖了我,我被市公安一处恶警绑架。我不配合并向市场上的民众讲真相,揭露邪恶,恶警给我戴上了手铐,连拉带扯的把我弄上车,拉到公安一处。到那我一点怕心也没有我知道我在做着这个世上最正的事,救度众生,不配合邪恶,什么也没问出来(身上带了近二百多张不干贴也没有被发现),我还给两个年轻的警察讲真相救他们。他们问我:“你们炼就炼,为什么发材料?”我说:“民间有冤情,六月还下雪呢!媒体宣传没一句真话,全是谎言、诬蔑,还不让我们大法弟子说话、上访。发真相材料是救人,是反迫害,我要有分身术,夜里一边在家睡觉,一边出去发真相资料,救人。”之后一直立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当晚七点左右闯了出去。恶警向我家人非法索要几千元钱,我家人不配合,没有给。

这次我能七个小时就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也完全是由于师父的慈悲呵护:在恶警绑架我时,师父让我的一个朋友看见,朋友马上通知了家人,家人将我营救了出来。

找出根本执著,走好最后的正法之路

虽然修炼了九年之久,坚定的跟随师父走到了正法修炼的今天。但多年来受恶党文化的浸染,还是有许多执著。如:讲真相、劝“三退”顺利,通过自己“三退”的众生较多时,会起欢喜心、显示心;有求安逸之心,又是发放真相材料不精進;当在当前的大环境下,依然存在着怕心,也怕被旧势力钻空子对自己的肉身及精神上進行的迫害,其实反映出的是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父信法;求大法能治病的根本执著之心;同修之间交流时,总要抢先表白自己做的如何如何,反映出的妒嫉心,争强好胜、争斗心,表现自我,证实自我之心等等,等等。

我自己的感觉,修炼就象金字塔一样,越往上路越窄,对我们的心性要求越严格。所以自己清醒的认识到要修去这些人心就必须认认真真的多学法,扎扎实实的提高心性。我一定会紧跟师父证实法,走好最后的修炼之路,实现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由于自己的心性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