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师恩 更当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当我捧着《忆师恩》,看着大法弟子们的回忆,也唤起了我的回忆。我以前身患子宫肌瘤,有一次回老家奔丧,我劝“三退”十几人。身体来例假量很少,晚上炼功,一块块血饼子排下来,足足用了一卷卫生纸,从此身体所有病症都消失了。

我在教学中,给我的学生讲“三退”,陆续二、三十人都退了。有一天早晨我听到警车鸣笛不断,往窗外一看,整条街都是车,当时我的怕心就起来了,因为这时我和丈夫刚开始做资料,我就拼命学法炼功。过两天才知道那些警察和警车是为高考准备的。

有段时间我流于常人状态时,常常睡午觉;一次一睁眼棚顶是一张黑色的网,那时很少学法炼功。

记得秋高气爽时,我买了一束鲜花往家走,马路上人很少,过人行道时我还特意环视一下,没有车才向前走。当走到中间时,听到耳边轻声说“车”,我不自觉的就定在那里,一辆红色出租车贴身擦过!当时我也不害怕,就想谁喊我,回头一看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值勤的一位大姐向我这里走来。回到家我同丈夫说了这件事,丈夫说那时他半边身子一抖心一惊,那就是因为我。这是师父保护了我呀。

一次,我的一个学生肚子疼,我那是初次在学生中讲真相,我看她一个人在窗边坐着,就走过去对她说你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她一愣。下课后同学们都走了,她激动的对我说:老师,真灵!我疼了一宿了,要不是你的课我都不来了,我刚念了两遍就不疼了。当时我真为她感到高兴,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现在,在我教的班里同学们都谈论法轮大法,和我探讨生命的真谛已经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了。有一个学生毕业时对我说:“老师我对你说件事,我一直瞒你,但我要走了,我一定告诉你,我从小胎带的痔核,自从念了‘法轮大法好’现在没有了,还有身上长了一个瘤也念没了。”还有一个男孩不反对也很尊敬我,但总不太信,有一天不小心把舌头咬破了,情急之下想起了“法轮大法好”,结果不过半个小时舌头长好了,当时他很激动,主动跟我要护身符。有个男孩不信,扯掉了真相资料,说有那么灵吗?我说,扯真相资料的会遭报的,你们小孩脑袋撞个包也不好呀!我转身刚走过来,一个女生跑过来眼睛睁的大大的说:老师他头撞个包。当我转身出来时,那个男孩从地上捡橡皮起身时头碰到窗框,抱着头蹲在地上。那个女孩说:放学后我把真相资料粘回去。

现在我们家成了一个小资料点。看着《忆师恩》,我的双眼模糊了,我真正从心底升起了对师父的崇敬之心。师父一直在身边关爱,看护着我,耳边轻声的“车”让我躲过一场灾祸,让同修帮我一步步走到今天。师父是那样的宽容、慈悲,我这样一个不精進的弟子还一次次为我展现大法的威力。

《忆师恩》象一记重锤敲醒了我,才理解同修说的那句话“干什么都不如学法炼功有意思”,看着那朵红红的即将盛开的莲花,我真心希望自己和她一样美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